第三十章 消息

胡妈妈在廊下正好见着翠香。翠香刚要屋里,当心的用茶盘端着个茶盅,笑着招呼:“胡大娘。”“哟,这是端的什么?”翠香说:“是姑娘去柳家作客,柳家姑娘送的茶叶。咱们本地没得卖,姑娘特地让人泡了茶来给奶奶尝一尝。”胡妈妈赞了一句:“姑娘是有孝心,一“哟,这是端的什么?”。...

胡妈妈在廊下正好见着翠香。翠香正要进屋,小心的用茶盘端着个茶盅,笑着招呼:“胡大娘。”

“哟,这是端的什么?”

翠香说:“是姑娘去石家做客,石家姑娘送的茶叶。咱们本地没得卖,姑娘特意让人泡了茶来给奶奶尝尝。”

胡妈妈赞了一句:“姑娘就是有孝心,一口茶也想着爷和奶奶。”

翠香进屋去送茶,替胡妈妈禀告过,掀了帘子出来说:“胡大娘是有事吧?奶奶正好有空,您进去吧。”

胡妈妈进了屋,四奶奶已经换过了衣裳,白天见客时穿的那件秋香色的衣裳搭在椅子上。因为天热,衣裳上容易沾上汗渍,也容易生皱。那件衣裳袖子和后腰处都有点皱了,胡妈妈顺手将手裳叠了一下,准备收去洗。

四奶奶趿着鞋从里屋出来:“妈妈坐。”

胡妈妈应了一声,侧身坐下来:“刚才遇到翠香,说姑娘还特意给奶奶泡了好茶呢。”

四奶奶疲倦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这孩子吧,跟个小大人似的,心细。”

胡妈妈说:“可不是么。听说一般人家的大闺女都很懂事,可咱家大姑娘比别人更懂事机灵呢。”

四奶奶顺手拿起扇子,扇了两下:“嗯,她就是性子太散漫了,都是她爹给纵的。现在请了先生,多少得有点儿用处,哪怕只装个样子,也得装给旁人看。”

胡妈妈笑着说:“可不是么。这规矩还不就是做给旁人看的。”她压低声音说:“今天下午有船过来,咱们铺子里的人也跟着一块儿回来了,人货平安。”

四奶奶点了下头,等她的下文。胡妈妈说:“也打听着一点儿消息。”

四奶奶顿时来了精神。她忍了这么些天,就是等去进货的人把消息捎回来。

胡妈妈详详尽尽的从头说起:“咱们绸缎铺子里头这次进货,是二掌柜老宋带着他侄儿宋化和两个伙计一同去的,在房安停留了一天。徐秀才的事情在当地知道的人不少。都说这秀才命不好,娶了个败家的媳妇,讲究吃喝穿戴,还生的狐媚,引得秀才荒废了举业,淘虚了身子……这且不说。秀才前年病了一场,秀才娘子就卖田,花钱大手大脚,还有小丫头服侍。秀才一死,徐家就把徐秀才的娘子给扫地出门了。”

“单为了这个原因吗?”

胡妈妈声音比刚才更低了一些:“宋化请人喝酒,还问出一段情由。据说徐秀才原来有个同窗好友,姓田,名字倒是没打听清楚。田秀才在房安镇的书院求学时,曾经借住在徐家。徐秀才娘子对那位田秀才……关切有加,不避嫌疑。田秀才在徐家一住就是大半年,从春天一直住到年尾,差点儿连年都在徐家过了……”

四奶奶微微笑着问:“这种事情,应该只是闲人捕风捉影的的谣传吧?”

胡妈妈说:“人人都这样说的。田秀才和徐秀才本来关系很要好,跟兄弟一样。可是后来……徐秀才把田秀才从自己家中扫地出门,再也不来往了。”

四奶奶沉吟片刻,放下扇子,伸手去端茶盅。胡妈妈忙先把茶端起来递给四奶奶:“奶奶您想,要不是有这事儿,徐家也不能说兄弟刚死,就把寡妇孤女的撵出了门吧?”

四奶奶喝了一口茶:“我就看她不象个安份的。男人才死,还没出一年呢,这就急着张罗下家。”

“奶奶说得是,瞧她那作派,断不是正经来路。这样的祸星万万不能让她进门啊。”

胡妈妈回过事儿出去,四奶奶坐在那儿出了一会儿神,都不知道李光沛什么时候进屋来的。

“怎么没点灯?”

“咦?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李光沛解了外袍扔在椅子上,挨着四奶奶坐下了:“想什么呢?我刚才在外头说话你都没听到?”

“也没什么,就是有点儿累。”四奶奶说:“你闺女脸皮厚实着呐,出门做客,还拐了人家的茶叶回来。刚才特意的泡了来孝敬我,我喝不惯,你等下尝尝。”

李光沛笑眯眯地说:“一点儿茶叶算什么?小姑娘们之间送个荷包手帕茶叶点心的不是很寻常么?我看闺女也不会白要人家的茶叶,肯定会想法儿回送点儿什么。她要是想不出来,你就替她拿个主意。”

“还用你说,我心里有数。”四奶奶说:“听说这石家姑娘从京城来的,举止言谈都不俗,我看又林和她多来往着也没有坏处。对了,今天家里来客了,陆家一家四口来了,你已经知道了吧?”

“知道了。”李光沛说:“娘那里见过了吧?说什么没有?”

“他倒没说什么,他媳妇很能说会道,再三的谢老太太收留照顾陆秀云母女两个,旁的倒没说什么。我仿佛听说,陆家以前也很殷实,怎么现在看着光景大不如前了?看两个孩子身上穿的,那料子可不是新料子。”

“他父亲那辈儿分了家之后不会经营,还因为与人争地的事吃了一场官司,田地一下就亏去一多半。到这一辈又都老实,不懂变通,只知道土里刨食,所以越发不如以往了。”

四奶奶靠在他肩膀上,懒洋洋地说:“说得也是。既然人家大老远来了,看着老太太的面子,是不是留他们多住两天?”

李光沛说:“回来我问问娘的意思——虽然说是亲戚,平时也没多少走动。我看娘对他们家也不热络,只是还顾念一点儿亲戚情面。你且招呼着,也不必太劳神了。我想他们也不会久待,一两天也就该回去了。”

四奶奶小声说了句:“那可不一定呢——人家能舍得这么就走吗?”

李光沛明白妻子话中的意思:“你瞧你,别总是冤枉我啊。我对她是真没有那种意思,赶紧让她哥嫂把人领走,好眼不见心不烦。”他端起茶盅把剩的半杯茶喝了,虽然茶已经冷了,但是味道还没全变:“嗯,这茶很好。到底是我闺女,什么时候都不忘孝顺爹娘。”

+++++++++++++++++++++++++++++++

家事最新章节

家事相关资讯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完本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5312人
  又林原本我以为再次穿越后的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一直这样了,结果有人露头要搅得她的姻缘。来就来谁怕谁,又林不信凭她两世为人为人,还不能够把一个男人变为好丈夫了……四奶奶扶着丫头的手,从东边儿过来,跪着的丫头里,有两个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和四奶奶的目光一碰,又赶紧低下头。。
  • “那是&情好了

    七奶奶得意洋洋,往椅子上一靠:“那是,快给咱上点儿供吧,我心情好了,也给你们家又林找个好的先生。”

    2022-05-21 08:13:33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爹惯

    四奶奶正经的说:“那敢情好。这丫头让她爹惯得一点姑娘家的样儿都没有了。你知道我们搬回来头一天,她干什么了?我一眼没瞧见,她爬到后院儿的大树上头去了,他爹居然还在底下拍手叫好儿,我说,你不要笑啊。”

    2022-05-22 11:56:21详情点赞(0)回复(0)
  • 意思改&过的,

    又林自己的屋子是按着她的意思改过的,窗子极大。但七奶奶家这里,窗子都小,窗纱又厚密,屋里着实是闷不透风。

    2022-05-22 11:59:37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喘不&头问:

    屋里还凉快一些,一出门,热浪呼啦啦迎面扑上来,让人喘不过气。又林咬了一口果子,指着墙根处的几个丫头问:“她们为什么受罚?”

    2022-05-22 01:29: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得打了&个激灵

    又林咬了一口井水里冰过的果子,酸甜,冰凉,整个人都舒服得打了个激灵。喜凤怕她热坏了,取了一把扇子来,在一边轻轻替她扇凉。

    2022-05-22 09:56:00详情点赞(0)回复(0)
  • 礼,脆&给七婶

    又林也上前,行了个礼,脆脆的说:“七婶婶好,又林给七婶婶请安。”

    2022-05-22 03:29:00详情点赞(0)回复(0)
  • 四伯母&了。”

    “七婶婶明天就写信去替你打听,咱们去和她告个别,你也要记得跟四伯母道谢,她为你的事可要费心了。”

    2022-05-22 12:28:34详情点赞(0)回复(0)
  • 要是投&小姑娘

    要是投个丫鬟的胎,象墙根边那些小姑娘一样顶着烈日跪着,又林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下来。

    2022-05-22 11:24:19详情点赞(0)回复(0)
  • 嫂连杭&那个,

    “啧,多新鲜哪。大嫂连杭州府都没去过,平时也不出门,能认得几个人,她原来给大姑娘请的那个,还是我给她找的。刘一秀,刘大姑,听说过吧?她教出来的姑娘,哪有谁不说个好儿的?”

    2022-05-23 07:58:18详情点赞(0)回复(0)
  • 答:“&,以后

    七奶奶答:“都才进来没几天,杀一杀她们的性子,有了惧怕,以后才知道老实做事。”

    2022-05-23 07:01:5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