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簪花

一山不容许大虎啊!更何况四只母老虎!一个美女遇上另一个美女,就算两人都很谦恭,内心深处也总有一种要分个高下的冲动。究竟谁更秀美?谁更有才气?又林会觉得这完全没必要性啊。一朵菊花和一朵荷花哪朵更美?难以准确判断啊。菊花有菊花的美,荷花也有荷花的风姿。小姑又林觉得这完全没必要啊。一朵菊花和一朵荷花哪朵更美?无法判断啊。菊花有菊花的美,荷花也有荷花的风姿。。...

一山不容二虎啊!何况两只母老虎!

一个美女遇到另一个美女,哪怕两人都很谦和,内心深处也总有一种要分个高下的冲动。到底谁更秀丽?谁更有才气?

又林觉得这完全没必要啊。一朵菊花和一朵荷花哪朵更美?无法判断啊。菊花有菊花的美,荷花也有荷花的风姿。

小姑娘们在一起,话题一直围绕着踢毽子、翻绳、看书、针线、花草、头花什么的打转,又林听得津津有味,间或也插上那么一两句。石家的茶当真不错。虽然又林自认是个俗人,但好茶冲泡出来颜色清澈明亮,喝到嘴里甘冽余香,和烂茶渣的区别太大了,再不懂茶的人也能喝出好赖。

石琼玉穿戴并不奢华,屋里也没有什么古董玩器的陈设,但是能看出来石家日子过得非同一般。起码这样的好茶叶,又林以前只喝到过一两次,老爹平时可舍不得把他的好茶拿出来让女儿胡乱糟蹋。

“又林妹妹喜欢这茶?”

又林点头,石琼玉显然很是欣喜:“这是我堂姐送与我的,我娘她们都说味儿轻,吃不惯。”

这好理解,有年纪的人味觉不那么敏感了,自然喜欢更喜欢浓茶。

“我觉得很好,这是哪里的名茶?”

“堂姐只说是她夫家那里的茶,倒没多大名气。当地人管这个就叫三月茶。”

“真不错,不知道好买不好买?要是好买,我倒要让我爹买些回家也尝尝。”

石琼玉说:“于江只怕没有卖的。不要紧,这茶我这里还有,回来我包二两你带回去给李伯父尝尝。”

又林忙说:“哎哟,那怎么好意思白喝你的茶。”

“茶叶还有呢,我一个人又喝不完,你既然喜欢,那是咱们的缘份啊。”

这茶的确不错,又林想老爹大概也会喜欢。

结果一旁那位于姑娘却说:“表姐,这茶我怎么没尝过?你也真偏心,怎么有好茶偏不告诉我?”

石琼玉脸上的微笑没变:“你这是贵人多忘事。我何尝没给过你?从京城来于江的船上你不就喝过?”

于佩姿的脸上掠过一丝不自在。

那会儿她正晕船晕得天昏地暗,吃什么吐什么,整天在床上起不来身——船上也没有条件天天沐浴,她只觉得船舱里尽是她呕吐的酸腐气味儿,整个人都要馊了。

从出生到这么大,她从来没这么狼狈过。

石琼玉一提起这件事儿,那些糟糕的回忆立刻又浮现出来,于佩姿转开头,有些生硬的换了话题:“李姑娘家还有兄弟姐妹吗?怎么今天没一块儿来呢”

又林说:“我还有一双弟妹,他们年纪都小呢,所以是表姐陪我一块儿来的。”

于佩姿仔细看了又林一眼,终于放下了戒心。这个李姑娘年纪还小着呢,生得又黑瘦。要不是穿着裙子梳着辫子,倒和个小子差不多。这么一个小姑娘,肯定和朱慕贤扯不上什么干系。

于佩姿放下心事,一面又气朱慕贤那一回干嘛对这个李姑娘夸赞不绝——

天知道,这可真是冤枉死人了,朱慕贤不过是那一次取书的时候说:“于江这地方文风不胜,没出过什么才子状元。想不到今天遇着两个小姑娘,倒是很爱读书。”

朱慕贤当真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见周姑娘和李姑娘的确是去书房找书,才顺口说了这么一句。可是听在于佩姿耳朵里,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在这儿还不得不说一句,于佩姿和她表姐石琼玉的关系——其实两人之间的关系都快八竿子打不着了,朱慕贤是石夫人的娘家侄儿,于佩姿却是朱慕贤姨母的女儿。这已经隔了不是一层了,俗话说一表三千里,于佩姿家和石琼玉家三千里还没有,八百里是肯定不少了。

丫鬟取了一副棋来,小姑娘们围坐在一起玩儿局棋。又林在心里算着点数,两局下来,既没有赢得太扎眼,也没有输得太难看。冬梅没玩过这种游戏,手忙脚乱,两盘都是她输。几个小姑娘纷纷说:“输了要罚。”

冬梅窘得脸通红,说话有点磕巴:“罚……罚什么呢?”

霍巧蓉快言快语:“罚她给我们每人斟杯茶吧?”

斟茶不难,冬梅刚要松一口气,另一个姑娘摇头:“不好,斟茶太容易了。要我看,要罚个难的。”

石琼玉插了一句:“这个在我们那里,输的人要头上簪朵花的。”

其他人不解:“为什么要簪花?簪花应该是赢的人才有的彩头吧?怎么倒给了输家?”

石琼玉一笑:“大家都是这么说的,也就都这么行起来了。你们这里以往都怎么罚啊?”

这下倒把人问住了,以往小姑娘们难得凑一起这样玩,也没有什么罚不罚的。

丫鬟端了一盘花来,石琼玉挑了一朵桃红色的,替冬梅别在头上:“瞧,簪花了。”

小姑娘们觉得新奇有趣,都笑起来,冬梅脸涨得通红,都不敢抬头了。

又林也笑了:“挺好看的。嗯,下把我也要输一回,也戴朵花在头上。”

大家笑过了之后又玩,霍巧蓉也输了一局,头上也被簪了一朵杜鹃。几局下来,差不多人人头上都簪上了花,周榭也戴了一朵,她想了想,说:“这倒省得记局数和输赢了,只要一看脑袋上,就知道各人输了几局了。”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可不是么?有人头上都簪了三朵了,有人头上一朵没有——比如于佩姿。她以前常玩这游戏,不比这些新手们。而且算骰子点数很在行,现在只她头上一朵花都没有了,她自然颇为得意。

大家吃茶,玩棋,说笑,这簪花的确很有意思,既不伤颜面,又活络了气氛。而且小姑娘们都正是活泼可爱的时候,头上簪的花映着一张张俏脸,显得格外明艳。

今天把表姐叫出来,看来是叫对了。

来了这么些天,又林还没见表姐这么笑过,眼睛亮亮的,脸蛋儿红红的,人特别的精神,特别的欢快。

天色近晚,棋局也收起来了。小姑娘王芷儿插了一头的花——她对心算、棋局真的毫无天份,次次都输,可怜她头发又稀,花儿多得都没地方插了,挤了一头都是。大家看着她的样子,笑得腰都直不起来。换成往常她这样被人笑,肯定早又羞了。可是今天也跟着别人一起笑,一点都不别扭。

她也从来没象今天这么开心过。大家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虽然是嘻笑,可是并不带恶意。因为她们自己头上也都戴着花呢,只是多少有些区别。

“不早了,大家也该各自回家了,不然家里长辈要担心的,我也就不多留客了。”石琼玉笑着说:“只是这花可不能摘下来,得一直戴着回家去。”

“哎呀,这……这多不好意思。”

石琼玉一笑说:“所以才叫处罚啊。”

大家也都没放在心上,戴就戴呗,反正戴着也挺好看的。

石琼玉送她们出去,还特意唤了又林:“李妹妹,你停一停。”

又林停下脚步,石琼玉让丫鬟拿了一个竹节罐子出来:“这是茶叶,你带回去给伯父伯母尝尝。”

又林连忙道谢:“多谢你石姐姐。”

石琼玉轻声说:“我和大家也都不熟,咱们两家离得不远,有空的时候你和周榭过来,咱们一处说话吧。”

又林点头应了,才和冬梅一起出来。

石琼玉很会社交,这大概是京城名媛的手腕吧,今天很轻松的就和大家打成一片了。不过一个人总不可能和所有人都交好的,广泛撒网,重点捞鱼。她和周榭显然就是重点的鱼了,一来石夫人和周家太太早年相识,还曾去周家拜访过。而她呢?

又林有些美滋滋的想,这就是个人魅力吧?

于佩姿当然知道石琼玉赠茶叶的事。奇怪,刚才她也和那些姑娘们说笑,一点都不端架子,可是她们和她好象就是亲近不起来似的。

于佩姿并没有想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刚才玩棋时她只顾自己赢得高兴了。

当大家头上都簪着花的时候,独你一个人不簪——这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只是大家本能的把一起簪了花的当成了自己人,而她这个没有簪花的,属于另一个阵营。

这并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情,小姑娘们也不会想到那样多。

不过到了骡车上,又林把头上簪的花取下来,在手里把玩。

这花做得很精致,是上好的绸子剪出花瓣,一层层摺叠卷翘,由不得人不喜欢。

这些花决不是随便从哪里就能拿出来当玩物的,应该是事先早有准备。

这位石姐姐……嗯,又林并不讨厌她。只是她和她以前见到的那些只会耍小心眼儿小脾气的女孩子们,很不一样。

冬梅头上的花一直到要下车时才取了下来,她小心翼翼的,象是怕把花给捏坏了一样。

这么高兴……可惜她明天就要回去了。

这样的生活不属于她。

但是她肯定会把今天记得牢牢的——不会忘了。

辞旧迎新,送往迎来。

又林送走了姑姑一家,当天下午,陆秀云的哥嫂就登了李家的门。

家事最新章节

家事相关资讯

类型:都市职场 状态:完本编辑:来路生云烟 在读:15312人
  又林原本我以为再次穿越后的生活就这么平平淡淡一直这样了,结果有人露头要搅得她的姻缘。来就来谁怕谁,又林不信凭她两世为人为人,还不能够把一个男人变为好丈夫了……四奶奶扶着丫头的手,从东边儿过来,跪着的丫头里,有两个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目光和四奶奶的目光一碰,又赶紧低下头。。
  • ,四奶&她,摆

    又林肚里好笑,四奶奶拿这话来问她,摆明是不想留下,推给她,让她给个借口嘛。

    2022-05-17 11:10: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咱们

    又林于是说:“奶奶不是说了晚上要一起吃饭么?咱们要不回去,奶奶是不是要生气啊?”

    2022-05-20 07:03:47详情点赞(0)回复(0)
  • 看我的&吧?”

    七奶奶没点头,却问:“你今天过来做什么呢?总不会是单来看我的吧?”

    2022-05-17 11:31:41详情点赞(0)回复(0)
  • 得烫热&小丫头

    烈日炎炎,地上象下了火一样,水磨方砖地本该是凉的,现在也被晒得烫热。几个小丫头沿着墙根跪做一排,垂着头象被霜打的茄子。

    2022-05-19 02:59: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娘俩儿&一样。

    “哟,这会儿这样热,你们娘俩儿怎么来啦。七奶奶站起来,她是个丰腴的年轻妇人,一件翠色薄缎子衣裳绷得紧紧的,她一动,身上的肉就在微微的颤,仿佛那雪白的肉下一刻就要挣破衣裳跃出来一样。

    2022-05-18 10:40:22详情点赞(0)回复(0)
  • 晚饭不&,这一

    这么大的岁数,正是长身子的时候,最不经饿。晚饭不给吃,明天早饭还不知有没有着落,这一顿饿,也不比罚跪轻多少。

    2022-05-17 10:55:43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事,&了解,

    她还真没想错,又林的确不喜欢这种惩治奴婢的事情,但是这又不是在自己家里,这是四伯母家的事,自己是上门来做客的,不便说什么。再说,以她对自家老妈的了解,现在时候也差不多了。

    2022-05-20 03:17:2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