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剑峰之下生死战

所突然爆发出的煞气相比较之下显然少了不少,其真元更有倒不如,但终归是煞气,足已令五级武者为之退却的煞气!当然诸多招式功法等都要在六层武者才能彻底充分发挥出威力,六层以下的都而已身体强度低于常人,会一些简单的的招式罢了。林昊天的死亡魔魂剑总共总共十七式,而此时,在林昊天仰望这剑峰之时,远处却是传来一阵长笑,“哈哈哈~我终于溜出来了,之前那么多次都在我没玩够的时候把我抓回去,这次来这九大险地之一的剑峰,我看你们想不想得到!”那声音刚一停下,林昊天便转过了身子,看向那走来的男子,此人一袭白衣,脸上五官端正,一头长发束在身后,配上手中那把折扇和其腰间佩剑,本应有种飘逸若仙的感觉,可不知此人之前从何处来,一身上下尽是泥土,使其看起来颇为搞笑,只是在林昊天看去,这赫然就是一个疯子之类的人物,毕竟林昊天这之前走在外面的次数太少,难免见识少了些。此时这男子也注意到了林昊天,更是看到了林昊天的黑衣黑裤,只是他显然忽略了林昊天的面部表情,直接吼了出来,“我都跑到九大险地之一的剑峰来了,你们还是不肯放我出来玩么?天天都叫我修炼,人人都叫我修炼,不就是为了你们的权力么?今天我还就不信了,就算我只有三层武者的修为,就算只是所谓的中期,我也要拼一个自由出来!对于修炼一途,我司马空,厌了!”吼出了这一句,司马空直接向着林昊天冲了过来,根本不给林昊天解释的就会,双掌刹那轰出,林昊天见状,索性也就不去解释,借此一试战力!他所擅长的并非拳掌,而是刀剑,但此刻对方既然出掌,林昊天也就伸出双臂,与之硬抗一击,一击过后,司马空眼中露出惶恐,喃喃道,“我又逃不了了么?”而林昊天眼中则是燃起战意,他明显感到,刚才那一击自己隐隐占了一丝上风,当下大吼一声,“再来!”这一吼,似吼醒了司马空,司马空顿时反应过来,“你不是他们的人,你...是谁?”。...

  经过数日的前行,林昊天来到了一座山峰之下,这座山峰若从远处看去,赫然是一把指天之剑!只不过剑柄被埋在大地之下,纵使如此,那山峰也足有三千米之高,虽然不是天徐星上最高的山峰,却是在这众多山峰之中最险的山。据说这座山本来并不存在,只是前人用来埋葬弃剑之处,因此此山有众多剑气,而有些剑是在其主死后而被埋在此处,又沾染了些许死意,而这些剑往往剑出见血,杀戮众多,更是因此蕴含着一丝煞气,只是与林昊天之前所爆发出的煞气相比之下显然少了不少,其精纯更有不如,但终究是煞气,足以令五级武者为之退缩的煞气!毕竟诸多招式功法等都要在六层武者才能彻底发挥出威力,六层以下的都只是身体强度高于常人,会一些简单的招式罢了。林昊天的死亡魔魂剑一共一共十六式,除了早已悟出剑意的第一式和当初情急之下可以略微放出剑气的第七式之外,没有任何一式可以称为剑法,毕竟那些招式哪怕是普通人也可以耍出来,只不过林昊天耍出时更为娴熟罢了,一旦到了六级武者,哪怕没悟出剑意,一样可以达到有剑意之后的效果,因为他们可以自由调动体内那一股无形之力,可让那股力任意幻化,并且拥有该有的威能,这威能随着境界的提升而提升,而那股力则被称之为源,或者说...元,在境界的提升中,这元力也会随之而改变,但本质不会改变太多,在武者、武尊时称之为元,而在武神中便直接称之为神力,而因武圣的稀少,大多也与武神一般叫法,只是二者有本质上的区别。

  而此时,在林昊天仰望这剑峰之时,远处却是传来一阵长笑,“哈哈哈~我终于溜出来了,之前那么多次都在我没玩够的时候把我抓回去,这次来这九大险地之一的剑峰,我看你们想不想得到!”那声音刚一停下,林昊天便转过了身子,看向那走来的男子,此人一袭白衣,脸上五官端正,一头长发束在身后,配上手中那把折扇和其腰间佩剑,本应有种飘逸若仙的感觉,可不知此人之前从何处来,一身上下尽是泥土,使其看起来颇为搞笑,只是在林昊天看去,这赫然就是一个疯子之类的人物,毕竟林昊天这之前走在外面的次数太少,难免见识少了些。此时这男子也注意到了林昊天,更是看到了林昊天的黑衣黑裤,只是他显然忽略了林昊天的面部表情,直接吼了出来,“我都跑到九大险地之一的剑峰来了,你们还是不肯放我出来玩么?天天都叫我修炼,人人都叫我修炼,不就是为了你们的权力么?今天我还就不信了,就算我只有三层武者的修为,就算只是所谓的中期,我也要拼一个自由出来!对于修炼一途,我司马空,厌了!”吼出了这一句,司马空直接向着林昊天冲了过来,根本不给林昊天解释的就会,双掌刹那轰出,林昊天见状,索性也就不去解释,借此一试战力!他所擅长的并非拳掌,而是刀剑,但此刻对方既然出掌,林昊天也就伸出双臂,与之硬抗一击,一击过后,司马空眼中露出惶恐,喃喃道,“我又逃不了了么?”而林昊天眼中则是燃起战意,他明显感到,刚才那一击自己隐隐占了一丝上风,当下大吼一声,“再来!”这一吼,似吼醒了司马空,司马空顿时反应过来,“你不是他们的人,你...是谁?”

  “你管我是谁,既然出了手,那就打个痛快!”林昊天吼道,随即便一拳砸向司马空,只是还没砸中司马空,不知何处传来的声音,带着些许沧桑,“且慢!”

  听见这声音的时候,司马空眼中的神色十分复杂,而林昊天也收回了那一拳。此时那声音又缓缓传来,“空儿,你今日若能击败此人,今后为师便不再逼你修行,若你败,以后就不要再跑出来了,否则就不单单是抓你回去那么简单的事了,你可明白?”

  沉思许久,司马空长叹一声,“唉,终究逃不了...既然如此,我愿意一战!”在司马空的话语落下之时,在其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白衣老者,捋着白色的短胡须,林昊天在看到这老者的那一瞬,双眼收缩,心想,“必定是武尊境界!武神之力内敛如凡,武圣基本不可能,而武者即便是九层哪怕是十层我也能大致感受出来......”就在林昊天思索的这一瞬,那老者看向林昊天,开口道,“年轻人,你可愿与我徒儿一战?”

  “我...愿意。”

  “好,这场,你们生死斗。不过在出现了生死的那一刻我会出手护你们二人。”

  在那老者的话语说完之后,三人似来到了另外一片天地,四处皆是骸骨,充满了血腥之气,只是在此时三人中唯有那老者可以感到那血腥之气中的煞气,其量虽少,但若是被全部提取出来发动一击,那一击唯有武神方可全身而退!“这是...”林昊天与司马空几乎是同时开口问那老者。在二人发问之后,那老者两袖一挥,“看来你们二人都没有与别人以生死斗过,这是我们所在天徐星的九种神秘现象之一——每当有人生死斗时,除了相关的两人外,除非是像我这样的裁判,否则没有人会打扰,直至有生死出现,而这种生死斗所造成的生死不归天徐星法律所管,并且我之前所说在这里也是被允许的,因为我是以裁判的方式出现,所以,当我判断出胜负之时,无论是否有生死出现,我们都将回到原地。”

  听到了老者的解释,林昊天忽然后悔了,“若是那老者可以控制三人的生死,而我自己却决定不了自己的生死,因此,我唯有重伤那司马空才有可能重新掌握自己的生死;而若是那老者事后因此寻仇......”想到这里,林昊天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只是这一幕林昊天没有察觉,却是被那老者察觉,“年轻人,你怎么了?”

  听到这一声问,林昊天意识到定是刚才自己一时不察引起了对方注意,当下连忙答到,“没事,不是说打架么,开始吧。”

  “哦。”老者皱着眉应了一声,他隐隐觉得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心想,“这家伙以前应该很少出来才对,那么即使我算计他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察觉,而且我居然只是隐隐发觉他有所察觉,而他究竟察觉了什么我却毫无感知,但此人的境界只有武者三层后期未圆满的样子......罢了,只要在事后出手灭了他便一切平安了。”很快老者便压下了心中疑惑,“那么开始吧。”

  在老者话音刚落下的一瞬,,林昊天一步踏出,左手负在背后,右手食指与中指伸直,另外三根手指弯曲,形成剑指一指刺向司马空,与此同时,司马空手中折扇展开挡下了这一指,向外一挥,林昊天顺势而退,感到了此地血腥之气中的煞气,双目一闪,脑海中一幅画面闪过,只有一片血光!但林昊天却是微微一笑,那老者以为林昊天是在交战中断定必胜而露出的微笑,内心冷哼道,“笑吧,借你之手来令我徒专心修行之后找个地方收拾了你!”

  就在此时,林昊天后退的脚步也硬生生地停下,左手依旧负在背后,右手一挥间,一道虚化气剑出现,向上猛地一挥,一道剑气直奔司马空而去,司马空手中折扇一挥,一道无形旋风出现,与那剑气相互抵消,“全力出手啊!我知道你没有全力出手!”

  听到这句话,林昊天神色阴沉,“既然如此,我就,一招了结你

  !”说着,林昊天手中气剑猛的实质化,眨眼间就犹如一把真剑,看到这一幕,那老者瞳孔收缩,惊呼道,“这是那把剑!能让这把剑实质化,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林昊天说道,“我是孤独的行者,至于我的名字,并不重要。”话音落下,林昊天一剑飞出,那剑通体呈蓝色,有红丝环绕,在剑柄处是白色,在近剑尖的地方有一丝血芒,环绕在那剑之外的红丝正是这一丝血芒所化,若是眼力尖锐的人,可以看见那一丝血芒似组成了一个不知是谁的头颅,而那剑正是从那头颅的上方刺下,恰好刺穿这一整个头颅!在那老者骇然中,一滴鲜血落下,接着,鲜血更多,这里如同下起了血雨,只见那司马空被那剑刺中不到一寸,身子竟被定在了那虚空,一动不动!而那血雨正是从那不足一寸的地方滴落。

  良久,血雨停下,那把剑也消散了那不足一寸的长度。“多谢手下留情,来日再向你讨教!”司马空向林昊天抱拳一拜,退到其师尊后面。那老者眼中十分复杂,什么也没说,两袖一挥,四周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随即带着司马空离开了此地。

  又过了许久,林昊天也离开了此地,向剑峰之上走去,其眼中路出明亮之芒,“剑峰,我来了。”

现世隐侠最新章节

现世隐侠相关资讯

现世隐侠

作者:木影风神
类型:科幻末世 状态:连载中编辑:青梅佐酒 在读:21056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