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林昊天的心机

错了,还得一次出手问题这个对我构不成任何危胁的小鬼,真的耻辱,倘若猜对了,那我更不能够胡来。”就这么心里想,那老者的身影又慢慢的淡去,放佛从来没有会出现过...  而这时,数千数里一座宫殿中,一个男子正跪在地上,一袭白衣上除了些许泥土,额头天灵处还隐有血而此时,数千里外一座宫殿中,一个男子正跪在地上,一袭白衣上还有些许泥土,额头天灵处还隐有血迹,正是司马空。在司马空的面前有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男子,神色不怒自威,与司马空的相貌相似,他旁边站着一位女子,其容貌算不得沉鱼落雁,但也决不平凡,那是一种处于平凡与美丽之间的端庄,此时那男子开口了,“空儿,我不是第一次叫你修炼,而你却总是不肯听话,若是之前一直在修炼我们司马家家传的《无极万象》,现在早已将其练至第八层大成,武学修为也会达到武尊的境界,我也可以放心将司马家交付给你,可你......唉!”。...

  就在林昊天离开的那一瞬,那老者的身影再次显露出来,喃喃自语,“不会错的,这家伙的境界并不高,最多只是武者四层,可是...”老者脑海中又不由出现了那一把剑,“传闻天魇星数千万年前的两大武圣之一的摩圣杀敌之剑,除了杀戮惊天之人,唯有他自己才可以将那把气剑实质化,可是这个小家伙明显不可能是杀戮惊天之辈,难道说...”想到这里,老者不禁打了个寒颤,“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不管我猜的是不是正确,若是猜错了,还得出手解决这个对我构不成任何威胁的小鬼,实在耻辱,若是猜对了,那我更不能乱来。”就这么想着,那老者的身影又慢慢淡去,仿佛从未出现过...

  而此时,数千里外一座宫殿中,一个男子正跪在地上,一袭白衣上还有些许泥土,额头天灵处还隐有血迹,正是司马空。在司马空的面前有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男子,神色不怒自威,与司马空的相貌相似,他旁边站着一位女子,其容貌算不得沉鱼落雁,但也决不平凡,那是一种处于平凡与美丽之间的端庄,此时那男子开口了,“空儿,我不是第一次叫你修炼,而你却总是不肯听话,若是之前一直在修炼我们司马家家传的《无极万象》,现在早已将其练至第八层大成,武学修为也会达到武尊的境界,我也可以放心将司马家交付给你,可你......唉!”

  “我有我自己的路,不需要你们来教,我知道,你们是为了能让我们嫡系一脉永远占据司马家的主导地位,可这不是我要的,我不要!我知道,你们无非是为了守护所谓的荣耀,实则还是为了能够控制、动用司马家整个家族力量的这一份权力来满足自己罢了!”说到这里,司马空的声音已经有些歇斯底里,四周的气氛也骤然变了,就在此时,那老者的身影正好出现,没有让司马空继续吼下去。

  “家主!”

  “空儿,你先退下。”看见老者来临,,那男子便将司马空调了出去。

  将司马空叫了出去,男子转过身来面向老者:“恩,之前打伤空儿的人处理了没?”

  “家主,你且听我一言,此人我们没必要为之大动干戈...”

  话未说完,那坐在椅子上的男子站了起来,动作很自然,却令人感到一种威严,“我再问你一次,之前打伤空儿的人处理了没?”虽然语气神情都没有变,却硬生生让人听出了其内所含的怒气。

  老者却不在乎,只是语气明显冷了几分,“没有。”

  “为什么?”男子似是有所顾忌,压制住了怒火。

  “那人心机之深绝不像是刚出来混没不久,”看见那男子这般作为,老者心中不快也去了几分,“从我将他带入生死斗环境之中,他便似乎有所察觉,只是当时我没在意,而后我便见到了他将他手中那把气剑实质化,而实质化之后与摩圣杀敌之剑【灭】近乎完全一样,唯一不同的便是使用时那剑的光芒,摩圣手中的【灭】散发的是象征寂灭的灰芒与象征杀戮的血芒,而那人手中的只有血芒!这大概是他想以此告诉我哪怕他的武学境界低于我也未必不能反杀我,这是一种震慑,来自心机上的震慑,而后我发现在我带少主回来之后他仍在等待,这是另一种提示,想告诉我他对我无所畏惧,而看他的眼色似乎在告诉我若我敢对他出手,其后果将十分沉重!于是我没有动手,无论是从其以气剑之威震慑我来使我投鼠忌器还是在我将他带入生死斗环境之中,他便似乎有所察觉的东西以及最后那等待的傲然,无论是阴谋还是阳谋我都不敢去赌,因为判断一旦有一处失误,所带来的后果又是十分致命的!这短时间内的计算力与推测能力便足以说明问题,所以我没有出手,这只是其一......”

  没等老者继续说下去,那所谓家主挥了挥手打断了他,“那在你看来,此事就此作罢么?”

  “或许,我们需要那个人帮忙。”

  “哦?说来听听。”男子似乎来了兴趣,就连原先的怒火也又降了些许。

  “是,”老者上前几步,说道,“既然此人心机如此之深,不妨......”后面说的是什么就唯有男子与那老者才知道了,这赫然是武尊境才能掌握的传音秘术!在听老者将话说完之后,男子连叫三声“好”,之前一直紧锁着的眉头也舒张开来,明显怒气也已不复存在。

  .......

  林昊天此时已经到了剑峰之下,仰视剑峰,越是深入便越是感慨!原来远望剑峰时,只觉得是一把破天之剑,其剑意锋锐如同只要有人挥舞,此剑便真能划破苍穹,去往天外的世界;而之前在离剑峰较近时,又觉得其上剑意强盛是生平仅见,甚至很有可能找不出第二个剑意如此强盛之地,只是林昊天知道世界之大,现在自己所能接触的也就只有这些地方了,要想去往其他的地方,还需要变得更强才行,虽然天徐星上的科技等级已经达到了二十级,已经可以去其他星域,可二十级的科技在这浩瀚的宇宙之中不过是个起点而已,最多只能拥有自保能力罢了,当然,那都不是林昊天现在所需要考虑的,他现在的目的还是眼前这座剑峰;如今已经到了山脚下,林昊天才发现,这剑峰居然在山脚处就是九十度的坡,其长度也足有五十米,在五十米之后才开始慢慢变得平缓,但也只有数百米,不足千米的路,然后又是九十度的上坡。“这下麻烦了。”林昊天喃喃自语,他的脸色虽然没有变,但从他皱起的眉毛和他此时的神情来看就知道这不是他所能完成的任务了,毕竟九十度的坡不是那么好过的,即使林昊天是三级武者,体力比一般人要好,可这种等级在武者之中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反正在六级武者甚至一些五级武者手下都没有招架之力,更别说其他武尊武神了,就连爬这么一个坡也是没有办法,毕竟那是足有五十米的九十度的坡面啊!

  就在此时,林昊天看到了另一个人,那个人他并不认识,但林昊天知道这位一定是来攀爬剑峰的,“无论如何不能就这么放弃啊,这剑峰毕竟只是天徐星九大险地中排行第九的而已!”心里想着,林昊天就跟了上去,他要看看这位要怎么爬剑峰,以便自己制订对应的计划......

现世隐侠最新章节

现世隐侠相关资讯

现世隐侠

作者:木影风神
类型:科幻末世 状态:连载中编辑:青梅佐酒 在读:21056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