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前夫

封景琛望着她对别的男人娇笑,这样的笑容从来没有会出现过在他面前,怪异的心里居然升起来了一股怒气。他见状两步,冷峻的脸面无表情,“回来。”林惜冷冷瞥了他几眼便抽回目光,再他上前两步,冷峻的脸面无表情,“过来。”。...

封景琛看着她对别的男人娇笑,这样的笑容从未出现过在他面前,诡异的心里竟然升起了一股怒气。

他上前两步,冷峻的脸面无表情,“过来。”

林惜冷冷瞥了他一眼便收回目光,再一次经历了死亡并且在医院躺了这么多天,她已经想明白了。

她是斗不过封景琛的,在洛城他就是天,对方有无数种方法能够打倒自己。

现在林一也回来了,只要孩子待在身边,她别无所求了,只希望可以跟封景琛划清界限。

至于父母的仇恨,她不会这么算了,早晚有一天林惜会报仇的。

顾睿城也看了他一眼,隐约觉得对方有点眼熟,“你朋友?”

“不认识。”林惜轻笑一声,随手脱下白大褂,“也到饭点了,请我吃饭?”

“乐意之至。”顾睿城也笑了声,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林惜的睫毛轻颤美的耀眼。

刚准备走,手臂就被封景琛抓住,“老子让你过来。”

林惜用力的呼出一口气抬头,“封少又是用什么身份在我面前作威作福?我是你的员工还是佣人,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封景琛低头同她对视,狭长的眸子就如深潭一般死死的注视着林惜。

听说她出院,第一个想法就是过来探望,虽然不想承认,可是林惜自杀完全是他的责任,封景琛的心里诡异的升起了愧疚感。

可一见面,这个女人前一秒钟跟别人笑颜如花,下一秒就同他针锋相对,封景琛气的发疯。

林惜见他不说话用力的甩开他的手,“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你我没有一丁点关系。”

“那天在我身下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啪!”林惜扬手就一巴掌挥了过去。

“封景琛!”她怒吼一声!

林惜气的发抖,她目光如火撞进封景琛的眼里之后,又瞬间弃械投降,“放过我吧,算我求你。”

“不管你们发生了什么,在还有外人在的情况下说这种话,真不是东西。”顾睿城在边上不冷不淡的接过话。

他说着就将林惜拉到身后,“我知道你,封氏的总裁。”

“传闻中跺一跺脚,整个洛城都要抖三抖的人,结果就是个人渣。”

封景琛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你再说一遍!”

“再说几遍都一样,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一个对于女性连基本尊重的男人都没有,就是人渣!”

顾睿城说完推开他,又正了下衣领,才拉着林惜往屋外走去。

附近餐厅,两人坐下之后林惜轻声道谢,“刚才谢谢你了。”

“小事,帮了我姐这么大的忙,该说谢谢的人是我才对。”

“我是医生,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

顾睿城笑了笑将菜单递了过去,“你是怎么认识封景琛的?”

他问完又补了一句,“不想说的话不用回答。”

“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他是我前夫。”

顾睿城明亮的眸子瞬间瞪大,“前夫?林惜?你就是那个林惜?”

“嗯。”林惜点了点头。

她刚才在医院就看出顾睿城身上的手工西装价值不菲,更别说顾睿城的气质谈吐,不用猜都知道他家境很好。

洛城上层圈子就那么大,刚刚他都认出了封景琛,那么会认识她也不奇怪。

“所以……那件事是真的?”

顾睿城问完干笑一声,“是不是有点八卦了?”

林惜也轻笑,没从他眼里看出异样的神情,“被他送进监狱的事情是真的,但我是无辜的。”

“我信你。”

林惜手抖了一下,缓了一会才恢复正常。这么长的时间以来,所有人都认为她是害死了程露,进去坐几年牢完全是咎由自取。

即便在监狱里痛苦的生下孩子,还被人不断的下黑手,这一切过错方都是她。

而如今有个人说相信她,林惜嘴角微不可察的上扬,“谢谢。”

两人吃过饭之后,又互相交换了微信才回医院。

顾睿城去了病房,也不愿提醒一句,“接下来这段时间就麻烦林医生了。”

“应该的。”

一整个下午林惜都在面诊,医院永远都是最繁忙的地方,临近下班她才空闲下来。

摆在桌上的手机开始震动,她看了眼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

“你好,哪位。”

“是我。”简单的两个字却让林惜不自觉的挺直后背。

封景琛的声音继续冷淡的传来,“我在盛世酒店702,过来。”

林惜被他逗笑,既然已经决定撕破脸,也没什么好害怕的了。

“我是鸡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她说完就准备挂掉电话,封景琛又借机补了一句,“过来,就能知道你父母葬在哪里。”

林惜用力的呼出一口气,只觉得心脏抽着疼,她知道封景琛过分,却没想到真的这般毫无人性。

爸妈已经去世了,她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而此时封景琛竟然用去世的长辈来要挟她,林惜恨,以前所有的爱意都随着这一刻化为乌有。

好,不就是要她过去吗。

去又如何!

林惜拿起包跟白晨打了声招呼就离开医院,在门口打车直接去了酒店。

路上她给意暖打了个电话,响了两声才接通,“妈咪,下班了吗?”

“还……还没有。”听到儿子暖糯的声音,林惜柔声回答,“妈咪今天晚上要加班,一一跟干妈先去吃饭好不好。”

林一不疑有他,乖巧的应了一声,“好。”

许意暖的声音在边上传来,“行了,你忙你的,儿子保证帮你照顾的好好地!”

林惜轻笑,“好,晚上见。”

到了酒店之后,林惜直奔电梯,站在702门口,她轻轻敲了两下。

门突然从里面拉开。

男人穿了件白色的衬衫,却慵懒的解开了几颗扣子,胸口的肌肉若隐若现。头发随意的散在脑后,带着金属框的眼镜,细细的镜框压在高挺的鼻梁上,冷冽的薄唇轻抿,即便不说话就这么站着也给人一股清冷的气质。

“衣冠禽兽。”林惜在心里暗骂一声。

男人却突然将她拉了进去,低头直接堵住林惜的红唇,大手粗鲁的探进衣内。

最新章节

相关资讯

类型: 状态:编辑: 在读:人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