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祭拜父母

男警察撇了几眼林惜,她纤细雪白的脖颈上满是红色暧昧不明的痕迹,看的触目惊心。又再加林惜长得精致优雅好看,一张白皙的小脸上满是泪痕,不由得有些心生怜意。“不需要怕,你把你知又加上林惜长得精致漂亮,一张白皙的小脸上满是泪痕,不禁有些心生怜意。。...

男警察撇了一眼林惜,她修长雪白的脖颈上满是红色暧昧的痕迹,看的触目惊心。

又加上林惜长得精致漂亮,一张白皙的小脸上满是泪痕,不禁有些心生怜意。

“不用担心,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要怕,知道凶手叫什么名字吗”

“封景琛。”

林惜冷冷吐出三个字,眸底迸发出一股恨意。

男警察闻言,脸色微微变了变,连忙站了起来,“对不起,这件案子我们管不了。”

“我已经把证据都拿出来了,只要你们去拿着这纸巾去验证,而且这手机里的照片也绝对是铁证,为什么管不了?”

林惜怒瞪着男警察质问,心底又是蔓延着一丝无奈,难道她真的没有办法惩治封景琛?

男警察脸上满是无奈,“小姐,不要在为难我们了,上一次封先生亲自来接他的孩子,连局长都恭恭敬敬的......”

林惜没有继续待在警察局,抓起手机,身下的疼痛隐隐传来,缓缓走了出去。

看着不远处矗立如同摩天大楼般的封氏集团,像是一座大山似的向她压过来。

她已经不再是当初洛城的第一名媛,更不是林氏集团的千金,她几乎没有办法和封景琛抗衡。

一阵又一阵的无力感席卷而来。

酒店。

封景琛眯着眼睛,打了一个电话,“叫盛乔立刻到酒店......”

很快,盛乔梳着精致的妆容,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走了过来。

“用你以前在床上学的功夫挑逗我。”

封景琛冷冷下了命令,不带一丝情感的起伏。

盛乔看着男人俊美矝贵的侧脸,眼底闪过一丝痴迷,坐在他的大腿上。

故意用柔软蹭着他的手臂,然后用牙齿缓缓解开他的扣子,用着涂着寇丹色的指甲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圈。

却是见封景琛面无表情,眼底没有任何的起伏。

盛乔脸上满是不甘,咬牙又是继续,手像是滑腻的蛇般慢慢的往下。

正要拉下裤子的拉链时,耳畔传来男人冰冷的声音,“起来。”

盛乔却不想放弃这一次的好机会,手还未碰触上男人的脸,目光却撞进了一双冰冷的黑眸。

使她胆颤不已,手硬生生的停在空中。

“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

封景琛冷冷吐出几个字,嗓音冷的像是侵过寒潭似的。

封景琛低头盯着自己的身下,没有任何的动静,唯独面对林惜赤裸的身体时,却像是不听从他的命令的竖起。

眼底愈发的烦躁。

盛乔大着胆子,故意抬头仰看着封景琛,她发现她这样说话,封景琛眼神都会柔和一些。

“景琛,你好久没有和我一起逛商场了,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去?而且我也想你了。”

封景琛一阵恍惚,“好......”

林惜回到家中,便是见到小孩从沙发跑了下来,蹲下来拿下一双女士拖鞋放在地上。

“妈咪,你是不是又去见封景琛那个大坏蛋了?”

林惜愣了愣,手指有些僵硬,却勾起一抹笑容,“怎么会?妈咪只是去工作了。”

“妈咪,我去问过干妈了,她说你今天根本就不在医院值班。”林一扁着嘴,“我不喜欢他,只有一提到他的名字,妈咪看起来就很伤心。”

林惜蹲了下来,摸着他的头,“宝贝,只要你一直在妈咪身边就好了,待会儿明天我带你去看外公外婆,好不好?”

林一抱住林惜的腰,怕她又伤心,便是也没有再说下去,闷闷的答应了一声。

次日,清晨熹微。

林惜牵着林一的手,看着眼前两座冰冷的墓碑,手指微颤,几乎不敢相信的触碰着。

两张黑白照片像是化作钢针般刺痛了她的眼睛,一瞬间,眼眶几乎挤满了晶莹的泪珠,扑簌扑簌的掉落了下来。

“扑通——”

林惜松开了林一,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声音沙哑,“爸,妈,都是我的错。”

脑海里不禁是浮现起过往的记忆,像是黑白电影一帧又一帧的倒放着。

她记得,她十八岁成年礼的时候,母亲送给了她最爱的玉镯,说是希望可以看到她和她喜欢的人在一起。

而父亲,向来忙于公司,不下厨的他,亲自为她下了一碗长寿面,并且给她说了好多语重心长的话。

即使后来入狱了,他们也未曾责怪过她,说过任何一句重话,只有信任。

她想,等出去了,一定要带他们和儿子离开这座城市。

可是,她出狱了,却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泪珠一颗又一颗的砸落在青石板上,头重重的磕在青石板上,额头渗透出血丝。

“封景琛,如果不是你的话,他们就不会死了.......”

一双黑色的眸充斥着翻滚浓黑的恨意,几乎快要吞没了她,心底最后一丝残留的爱意也彻底碾碎。

“我一定会报仇的!”

说完,收敛起脸上所有的情绪,牵着林一的小手离开了这里。

太阳高照。

林惜和林一走进了一家商场,打算趁着今天休假,为林一买几套衣服。

刚走进去,身后传来一阵异外刺耳的高跟鞋声。

盛乔踩着优雅的猫步,摘下黑色墨镜,“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林小姐。”

林惜直接无视,拉着儿子越了过去。

气的盛乔脸色涨红,她好乃也算当红明星,像林惜这样无视还是头一个。

“林惜,你给我站住!你以后不要再纠缠封景琛了!也不看看你自己,即使是普通人也不肯娶你这样坐过牢的女人,你根本就配不上他!”

语气刻薄无比,和她纯洁白皙的面容几乎相反。

“这种男人要是你喜欢你拿去。”林惜看着盛乔那一张神似程露的脸,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你的脸和程露很像。”

盛乔身体微微一僵,她记得她问过这个女人的名字,却是得到了封景琛半年的冷淡。

程露,于他而言,如同禁忌。

“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冷冷的声音在她们的身后响起。

封景琛走了过来,目光扫视了林惜一眼,“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一转了转晶亮的眼珠,故意告状道,“封景琛,你不是说盛乔只是你的朋友吗?为什么刚才她叫妈咪离开你,她语气好凶。”

最新章节

相关资讯

类型: 状态:编辑: 在读:人
  
  • 的白大&色的长

    封景琛看着门口的女人,只披了一件寻常的白大褂,黑色的长发扎在脑后,即便未施粉黛也美的张扬。

    2021-06-19 10:35:07详情点赞(0)回复(0)
  • 醒,我&试试!

    封景琛气的发抖,扬起手就想挥了过来,林惜却先一步躲开,“这病我治不好,一个善意的小提醒,我觉得封少下次可以对着程露的照片试试!”

    2021-06-19 09:07:20详情点赞(0)回复(0)
  • 总这几&是越活

    她低着头翻着手里的病历掩饰自己的情绪,快速扫了一眼之后冷笑着抬头,“泌尿科?封总这几年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多年不见怎么着还硬不起来了?”

    2021-06-19 06:52:48详情点赞(0)回复(0)
  • 林惜身&,只觉

    林惜身体抵在墙壁上,只觉得双腿发软慢慢的滑落到地上,方才在男人面前佯装起来的强势瞬间消散。

    2021-06-21 06:47:14详情点赞(0)回复(0)
  • 景琛眸&程露被

    一见到她,封景琛眸子就彻底变得阴冷,过去所有尘封的回忆瞬间侵袭而来,最后定格在程露被推下海,一尸两命。

    2021-06-20 07:35: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哪只鸡&身见不

    “整个洛城的人都知道封少夜夜流连花丛,指不定又从哪只鸡身上带来了一身见不得人的病!”

    2021-06-20 02:59:4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