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未见屠刀碧血尽

绯心中午的时候穿着小宫女的旧衣,借着暮色又未三更天之时偷偷的溜掉了。她梳着小宫女的单宫髻,两边垂着碎发。粉黛不施,素面更看起来脸儿雪白。她这副打扮的模样又让云曦盯了许久,盯得她会觉得都快生疮了,这才把她放回去。她悄眉拉眼儿的右藏右躲,幸好她在宫里也御花园的事早传到各宫那去了,绣灵心里明白的很。压根没敢冒头,直到她回来,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绯心傍晚的时候穿着小宫女的旧衣,借着黄昏又未掌灯之时偷偷溜走了。她梳着小宫女的单宫髻,两边垂着碎发。粉黛不施,素面更显得脸儿雪白。她这副装扮的模样又让云曦盯了许久,盯得她觉得都快生疮了,这才把她放出去。她悄眉拉眼儿的右藏右躲,好在她在宫里也熟。知道什么时候走什么路不会碰着人,七拐八绕的可算是回到掬慧宫。

御花园的事早传到各宫那去了,绣灵心里明白的很。压根没敢冒头,直到她回来,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绯心泡在宫内自引的百香池里,这整个后宫,只有妃级以上的才会在宫殿内引泉池。百香池挨着掬慧宫的后园,占了一整座角殿。是一个四丈长,两丈五尺宽的,约四尺深的池子。四角缀莲花,侧壁绘彩镂,另有八蟾衔珠吐水。

整个殿内皆用青石镂花铺地,走的是宫内循环内渠。四周各摆一展八折紫檀山水屏,角梁垂双层珠光帘。除这个池外,四侧还设有一应妆饰摆柜,一整面墙都嵌着围挂,里面是各式的浴衫。下面全放着白色锦柔的勾花巾帕子。角柜里还堆有许许多多上好的香料以及制汤之物。

绣灵和绣彩跪在池边伺候。

以往绯心侍寝之后从不让人伺候沐浴,再累她也自己洗。但今天却让她们伺候,主要是绯心不仅是累是痛,更是实在觉得在鬼门关打了一圈转回来的。绯心不想再花费精力和体力,用在已经完全了解情况的两人身上。况且实在是需要好好想想,日后要如何在宫中维持。

其实最难的,并不是你打败多少对手。于后宫的女人而言,对手三年一来,源源不绝,是永远打不完的。皇上可以老,但妃子不能老。年华是最强大也是最无力抵抗的。最高明的,不是站在峰顶浪尖上让人拍下来,而是成是浪中的磐石。但要想如此,光凭皇上的宠爱是不够的,远远不够。更何况当今圣上,他的宠爱更是瞬息万变。绯心不需要他的宠爱,但她需要他的支撑。但经过今天,她觉得皇上同样也需要她的配合。皇上是借着外戚而登顶大宝,但现在随着他羽翼渐丰,显然与外戚冲突逐渐增多。以外抵外,自古屡然有之。太后显然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竭力于内干涉后宫之事。

太后阮氏一族,锦泰国的大士族,追上三代皆列土。其祖曾经封英勋王,为锦泰开国以来,少有的异姓王。现在太后的父亲,兄弟,手中皆有重兵。太后两个女儿,秋平,秋然两位公主皆所嫁大士族。旁系连枝,可谓遍布朝野。阮家有阮星华于内贵为当朝太后,连当今天子都为阮家所保。于朝有星华之父阮丹青,官拜大司马,为众阮之首。更有兄弟子侄,姻亲在左右护法。至于学生后辈,附傭等等更是不可胜数。

阮丹青日渐老迈,加上皇上已经亲政数年,人大心大,渐不愿再做那掌中傀儡。不断培植可用之人,与阮氏一系磨擦日深。

从之前事事与大司马商议,到如今开始乾纲独断。也正是因此,朝堂之上屡起争端。听说现在太后之父阮丹青性直暴烈,加之他又是行武出身,又是先帝勋臣。不止一次跟皇上在殿堂起纷争,据说有几次甚至于殿上咆哮。皇上心中不满,抑如猛虎伏草,早晚是要咆哮山林,不过是在等待一个合适又合理的机会。

这样的话,绯心需要配合什么呢?借着当下的高位,除掉由太后提拔上来的妃嫔,让皇上借机打压她们的宗亲?用自己密织宫中耳目之网,提拔维护一些皇上属意的女人,但又要让她们规规矩矩。她是由太后提拔上来的,但现在皇上却用她。这般连削带打,婉嫔林雪清定是知道了厉害,以后也不敢再过于外露了吧?其实绯心倒是不讨厌这种春guang烂漫天然之美。算了吧,反正太后她得罪不起,皇上她也得罪不起。她得避开峰头浪尖,又不能跌进谷底。

绯心正想着,忽然掌心一痛,引得她轻抖了一下。一回眼,正看到绣彩垂头告罪:“娘娘,奴婢手重了。”

“没事,你弄吧。”绯心淡淡笑了下,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把本宫所有蓝色衣衫全部收了吧。置换成新色,花样你们自己瞧着办吧,不用支会本宫。”

“呃?”绣彩愣了一下,绣灵低声问着:“娘娘,今日皇上跟娘娘说了什么吗?”蓝色是前任慧妃最爱的颜色。所以绯心添制大量有不同质料,不同款式,不同花样,不同深浅的蓝色衣衫。但此时突然说要换成新色,让绣灵忍不住低问了一句。

“绣灵,你在宫中呆的时候长。你可知道,慧妃究竟是何病而逝?”绯心忽然转脸看着绣灵,“听说皇上大婚之时,娶一后一妃以及两位夫人,皇后阮茵茵是太后亲侄女,而这位慧妃阮慧则是太后宗亲族女。这二阮入宫之后,这慧妃不过两年便薨了,年纪轻轻的,究竟何病?”

这事宫里无人言说,绯心一直以为皇上对慧妃情深义重,才会因她像而纳她为妃。所以她也一直都没问。但今天皇上的表现,实在让她怀疑,之前的慧妃,到底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像受宠。

绣彩一见绣灵的眼神,便明白她的意思,微嘟了嘴说:“又不让我听,我也想知道。”绣彩到底年轻,此时一时嘴快说了,突然又想起绯心,微缩了肩,还不待开口。绯心淡笑着:“在本宫面前,无妨。”

绣彩抿了唇点头:“娘娘,绣彩去给您换点茶来。”说着,她放了帕子出去了。

“娘娘,这事为宫中之禁,太后早明令不得再提。”绣灵一边替她按摩肩头一边说,“不过,长久些的都知道,慧妃是被皇后害死的!”

“什么?”绯心一下怔愣了,万没想到竟然是这个。

“当时太后为皇上选后妃,皆是从自家宗亲,以及亲党一族挑选,当时是选了四个。两个为阮家女儿,另外两个,也都是亲党之女。皇上欲立慧为后,其她三人为妃,但太后一定要皇上立茵茵为后,慧为妃,另两人封夫人。其中一个就是现在的宁华夫人,还有一个昭华夫人,不过她成了皇后的替死鬼!”绣灵幽幽说着,“皇上与后关系不佳,一因后奢,二因后妒。但倒是与慧妃相处很好!”

绯心只觉一股子冷汗,皇上嫌后奢?那慧妃豪奢也不差皇后。反观自她入宫以来,皇后很是俭省。

“随着后宫充盈,皇上能陪伴慧妃的时间也不多。但皇上时常会寻慧妃下棋论诗,每月也必会临幸。因皇上嫌皇后奢侈,但皇上却对慧妃之奢不闻不问。皇后年轻气盛,心中忿忿,与皇上吵闹几次,又与太后告状。这夫妻间的事,太后也不能强拉说和,唯有劝。但因此皇上与后关系越加恶劣,皇后与慧妃本来情同姐妹,也因此情感渐远!”绣灵继续说着,“后来慧妃有了身孕,接下来的,娘娘就能猜到了吧?皇后本只想堕其胎儿,却不成想一尸两命。这事情皇后嫁祸给前往探妃的昭华夫人。昭华夫人惧怕殿前解释不清,回宫自尽了。”

“嗯。”绯心眯了眼睛,忽然问了一句,“慧妃怀孕之时,你可曾见过?”

“当时奴婢没在掬慧宫当差,不然奴婢也没福气伺候娘娘了。”绣灵的话绯心当然明白,连掬慧宫的人全都处理了。那说明,事实远不止听来的这些。至于真实的是什么,绯心不想再猜,或者挖掘出来,不过让人齿冷。

反正最后的结果是,皇上亲政两年之后,太后为他选的四个宗亲之女,去了其三。两个死,一个等于废了。两个都奢,但只斥一个,如此不公,当然引起妒火。利用了女人的妒心,太后苦心的安排,最后留在皇上身边的,只有宁华夫人一个。而这个,或者是最听话的吧?绯心想着,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身处暖泉之中,居然更觉得冷。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 &,右丞

    以上皆归工司,由司空最高长官。各设左,右丞一名(从一品)为主事,左右中郎两名(二品),左右侍郎两名(三品),下属散侍各四名(四品)。

    2022-06-28 02:03: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吞漓沼&原占地

    东至乌沦萨岭,西至漠汗比格漠边,南至吞漓沼,北至温渊广原占地三千九百万顷余。

    2022-06-28 04:51:5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