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风云突变雷霆起

至九月二十,风云突变。阮氏首脑人物,官拜嗨氏的阮丹青,于六月十八日白天突然暴亡于家中。当天阮丹青下朝后,与其亲党四五,于京城翠英堂喝酒。至夜酩酊而归,倒头便酣声大作,但至早便了弃尸于床!此事让其家族一下一乱,其长子阮星辉恰恰虎骑营左将此事让其家族一下大乱,其长子阮星辉正是虎骑营左将军,接丧便急赴京师。次子阮星诚为央集令右丞。因长兄不在,代为执掌家务。皇上得闻,九月二十当天便将与之一同饮酒的数人皆数拘扣待询,将翠英堂上下抓个干净。同时恩令阮星辉,阮星诚二人暂不需理官务,专心理丧,助京都衙门并宣律院彻查阮丹青暴死一事。着宗堂令携同料理,九月二十六,追封阮丹青为清平王,以王爵之礼入殓大丧。。...

至九月二十,风云突变。阮氏首脑人物,官拜大司马的阮丹青,于九月十九日夜里突然暴毙于家中。当日阮丹青下朝之后,与其亲党四五,于京城翠英堂饮酒。至夜酩酊而归,倒头便酣声大作,但至早便已经陈尸于床!

此事让其家族一下大乱,其长子阮星辉正是虎骑营左将军,接丧便急赴京师。次子阮星诚为央集令右丞。因长兄不在,代为执掌家务。皇上得闻,九月二十当天便将与之一同饮酒的数人皆数拘扣待询,将翠英堂上下抓个干净。同时恩令阮星辉,阮星诚二人暂不需理官务,专心理丧,助京都衙门并宣律院彻查阮丹青暴死一事。着宗堂令携同料理,九月二十六,追封阮丹青为清平王,以王爵之礼入殓大丧。

而同时,皇上并未因其丧继续压制废后之事,紧接便再议废后之事。阮星华丧父大恸,但她是当朝太后,又不能亲自料理其父丧事,不能亲自追查其父死因,不可不谓悲矣。

星华不但伤痛不已,更因皇上废后之议步步紧逼,乱了阵脚,无心再管中宫之事。但是,她有一个条件,皇上需得遵从。中宫无出,便是废后首条之错。所以再立皇后,必需得母凭子贵。

这种退守之策绯心明白,就是阻拦她上位。太后阮星华是完全中了皇上的计!

皇上自然欣然而允,随后便以无子以及无掌之能为由,废除中宫。安妃这个称谓是内廷复议而得,三妃之中并无“安”这个称号。

十月初六,皇上如期前往东郊,召北海王同随,由东临王暂领大司马一职。以阮星诚需理丧为由,着林孝暂领央集令右丞。令原虎骑营副将陈克守继补阮星辉左将军一职,其他涉案一些大员,也因暂被扣禁,不能理务,皆由其下属直接暂代管理。朝中并未因大司马暴亡而混乱,反倒是各司其职,一片清平。

一见这步步稳妥之景,绯心就明白。皇上如此雷厉风行,其实早有安排,就是一步步的铲除异己。东临王是皇上亲兄,先帝淑妃共育有三子,长子便是现在的东临王楚净河,当时叫楚云河,后宣平帝继位,避皇帝讳,所有皇子去中间云子,再由皇上赐一“净”字。次子楚净壤,现在是北海王。幺子便是楚云曦,现在的宣平帝。

当时中宫阮星华无子,便从淑妃三子之中挑选云曦为嫡子,加以栽培。先帝崩后,云曦可以登上帝位,这两个兄弟可谓为他立下汗马功劳。只是太后垂帘之时,大封功臣,却偏将云曦这两个嫡亲兄弟架空。只领爵而受高奉,却无职位权力。

而此时阮丹青暴毙,东临王正好继上。他十三岁随先帝征战北地,有领兵调将之材。又是皇上亲兄,自然当仁不上。

皇上起行之后,外廷便行风雷之事。连日来弹劾阮氏一党的折子日益增多,有证有据,条条款款皆明。这些事,绯心皆是从一些事外的太监那里得知的。

其实这不过是一场皇室与外戚之间的阴谋。今天的突变,其实并不是突然。而是一点点积累而成。或者从皇上还未开始亲政的时候已经开始了,他逐年安插了很多密探在阮氏一党的身边,逐渐搜罗其霸权,独纲,专横,或者还有贪污谋私等证据。这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而当中会耗费的大量时间,金钱以及人力。更多的,是要有耐心。

当云曦亲政之后,知道阮家权势滔天,天下识阮不识楚。其盘根错节,同枝甚多,牵连极广。如果盲目扔出证据,不但办不了阮丹青,反倒擒虎不成被虎咬。所以他一方面从后妃之中挑选可用外家,一方面从外野开始密罗人才亲信。先是将后宫之中,太后一手挑选的一后三妃去之其三,断其臂膀。然后便借大选之际,提拔一些等阶低但是他可用之人。而这些人,想必也经过他层层筛选。先收纳其女其妹,复而便有因可升其父其兄。但皆很是小心,不给高位,不给重职。想来,都是只用在探密监管。而决策,最终是要他来做主。

怪不得他要想法设法从外臣那里拿钱,要想不动声色,不露痕迹,内务再丰,他也不愿意让人从此而找寻蛛丝。想来这些年,一直闲赋,却有高爵在身的东临,北海二王,也为他暗自出了不少的力。

依此循来,那阮丹青的暴毙,肯定跟云曦有莫大的关系。擒贼先擒王,与其拿出罪证强行治阮丹青。不如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暴死,从而乱其根族。再将其他亲党一一因罪论处。而这样做,同时也让太后彻底乱了阵脚。太后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纵是亲父横死,也必能压制得住情感,冷静处事。但因阮丹青是阮氏首脑,这里面不仅仅牵涉亲情,更多的是对整个集团的冲击。如此措手不及,必然会乱阵角脚。皇上为了让她乱上加乱,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时间。强议废除中宫之事,内外夹攻!

宠贵妃,废皇后,将太后提拔的人的或是拉拢,或是除尽,让太后的纷乱盲目渐渐提升到顶点。就像熬鹰一样,一点点的击溃她的心理防线。等于让她自后宫归隐,再不能为其族添任何羽翼。而皇上答应他,母凭子贵,无子不入中宫。更是等于推她最后一把,让她垂死挣扎,最终步入深渊!当然,这是极为重要的一步,也是不能有半点犹豫心软的一步!

现在有孕在身的,一个是宁华夫人,阮氏一系在后宫中的最后余存。一个是昭华夫人林雪清,新生的外戚一族。贵妃虽然得宠,但一直无出,况且家世难提,所以暂时不足为患。

虽然宁华有孕在先,但谁知是男是女?若是昭华一举得男,而宁华只产公主,林家便一飞冲天。其女在内为后,其父兄在朝当权。所以唯一的机会,就是趁皇上围猎之时,除掉那个尚在腹中的孩子。而皇上早已经步查先机,以子为祭。推着她,让她不觉之间,非走这条路不可,从而让太后再无翻身可能!

换言之,皇上也根本不希望昭华夫人产子,他根本不想让林孝借女嚣张。同样的,他也不希望宁华夫人借子上位。所以,这是他一石二鸟之计。选在他出围之前杀了阮丹青,就是让阮氏乱。在他出围之中上弹劾之奏,就是让他们乱上加乱。废后之前大力提拔贵妃,加仪加宠,就是要太后不得不出手。毕竟,谋害龙裔是最蠢的女人才会做的事。没必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赌一个未知是男是女的孩子。太后不蠢,但是人都会乱。大乱之后,就会丧失理智。

绯心知道,太后一定不会来找她做这件事了。以往或者会,但现在绝对不会。在太后的眼里,她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言听计从,以太后马首是瞻的绯心了。

其实想通这些之后,绯心突然感激皇上。若不是他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或者她很难从中自保。太后肯定会把罪名扣在她的头上。但现在不会了,因凡事总有个动机。而现在的绯心,完全没有动机。除非太后够狠,在除了昭华夫人腹中的胎儿之后,再把宁华夫人的肚子也搞下去。这样的话,绯心的动机就明显了。但她明白,太后绝不会。

而她这些天也打听到另外一件事,就是林孝有个弟弟是为皇家采玉的,怪不得送她的玉如此精良,根本不输大内。她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皇上偏管他要钱。他领皇家的钱办事,个中也收敛了不少。皇上一直睁只眼闭只眼,现在管他张口,他只敢给多,不敢给少。况且到时张口的,不是皇上,而是在宫中保他林家富贵根苗的贵妃!

所以这些天,绯心对内务之事基本上也是不闻不问。送到她面前了,她扫一眼,没有不应的。她依旧日日给太后请安,但都不咸不淡,说一些无关大雅之事。她现在也是小卒子一名,过了河,只能前进不能后退。这场大乱之后,皇权必终会集中于皇族之中,当然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解决。一个就是大司马死因,朝中一品大员,怎能如此不明不白,估计这他早就安排好了。还有就是,逐步将朝臣更新换代。要挖这棵大树,又不希望它倒下来砸到人,当然更需要小心谨慎。

不过这些事她都不担心,她所担心的就是自己。虽然她很感激皇上没把她牵扯进谋害龙裔之中去。但她毕竟知道的太多了,难保一个惨淡收场。最听话的莫过死人,他的手段绯心已经见识过了,皇上可以把她捧上天,也能让她摔下地,这些绯心早就明白。

她想了许久,实在不知道最后该如何自保,到时管外臣索要巨款,已经是一个大罪。本朝的一个央集令右丞,官拜二品,年俸一千三百两,禄粟各类总记两千石,禄帛共计三十匹。本朝年丰,米价大跌,绢丝丰富。所以皆折成现银子,共计约两千多两。这是朝中二品大员的收入,而绯心这次一张口,等于要了二品官一百年的俸。而至本朝最低阶的行田长,九品官员,年俸不过十二两。当然,官员的实际收入,这些数据并不能说明情况。但单此一列,已经足够惊骇!

况且绯心知道,对于皇上。用对太后那招是不管用的,言听计从他一样不会买账。若是他有心让她背黑锅,便是她再能提前知晓利害,她也只能背而已!

绣灵觉得她越发心事重重了,现在她表面宠极一时。后宫之中,皆对她趋之若鹜,每日宫中所奉之礼堆积如山。而那些奴才连赏都不敢要,再不如往常那般没钱就翻白眼。但绯心却因此越发懒怠,后宫之事不过应景。嫔妃设宴也一概不去,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让奴才们更加小心翼翼,生怕她一个不快,根本不消她动手已经万人捶。

入宫三年多,已经越来越偏移了当初轨道。绯心甚至想到自己的死法!唯今她只是想,若是皇上要处置她的时候,能秘而不宣,还给她一个名声,不牵涉其族,已经就是大恩了。

十一月初三,昭华夫人小产的消息传遍了后宫,是一个已经成形的男胎!绯心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一震,尽管她早知道是这个结局。同样的,身为一个女人,她也明白昭华夫人此时该是如何之痛?女人通常会为了孩子而丧失理智,更何况,一个后宫的女人。孩子对她来说,是她荣辱与共的希望,是她日后漫漫寂寞岁月的唯一慰籍。但这个孩子,于宫闱之中,同样也是极端的脆弱。想谋杀一个腹中的胎儿,在宫里太容易了。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宫中最有权势的女人――太后!

太后不动声色的处理了照顾昭华夫人的两位御医,以最快的速度将经手宫人一一处置。然后给绯心扣上一个管理不善的罪名,绯心知道,这是太后所能给绯心的最大的罪名了。然后宗堂令介入此事开始审察,但证据全无,只能一边通知皇上,一边压案待皇上决策。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