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碧展金摇香凌乱

驻芳阁坐落于恒永内宫宫西侧,整座恒永宫为一凤展之形,两侧开翼极是宽广,以散翎间错之形列出,共占地面积二百二十多顷,可分三个主要原因的宫殿建筑群。正中为恒永禁宫,占地面积九十一顷,为皇家主要原因居住生活场所。西侧为瑞映台,占地面积三十二顷,为皇室偏宫,内里主要原因为园林,入端阳门则入禁宫之内,过端阳门,入禁宫十正大场,然后是白玉九孔拱桥九座,正中一座正对皇极殿。为禁宫之中首殿,为皇家极庆大典场所。之后便是祥泰殿,崇正殿,兴华殿。这三殿依次纵列,两侧设高台九转环廊,罗列殿房角楼,分别为执行,居安,宗堂等地的暂配所。以及宫廷侍卫校统列派所。这一带统称为外廷,一般情况嫔妃是不能到这里来的。。...

驻芳阁位于恒永宫禁宫西侧,整座恒永宫为一凤展之形,两侧开翼极是宽阔,以散翎间错之形罗列,共占地二百三十多顷,分为三个主要的宫殿建筑群。正中为恒永禁宫,占地九十六顷,为皇家主要居住场所。西侧为瑞映台,占地六十四顷,为皇室偏宫,内里主要为园林,湖泊,山景。东侧为五方台,为皇家祭农稷之地,占地亦为六十四顷。三处宫落连成一线,内里相通。沿禁宫周围五百多顷之地皆为内皇城,不设民居,皆为宫中辅司之地。恒永禁宫前端有如凤首,以端正,端方,端阳三门。

入端阳门则入禁宫之内,过端阳门,入禁宫十正大场,然后是白玉九孔拱桥九座,正中一座正对皇极殿。为禁宫之中首殿,为皇家极庆大典场所。之后便是祥泰殿,崇正殿,兴华殿。这三殿依次纵列,两侧设高台九转环廊,罗列殿房角楼,分别为执行,居安,宗堂等地的暂配所。以及宫廷侍卫校统列派所。这一带统称为外廷,一般情况嫔妃是不能到这里来的。

从兴华殿后转白玉廊桥,是为中廷。中廷开分三路。中路有勤政,崇德两殿。为皇上听政和接见来使所在。以红墙相隔,两侧皆有长俑碧阶道,隔环廊,有两个小园。东为舒怀,西为畅心。启元殿倚舒怀园,倚游廊隐厢有行务属御庭卫,为皇上日常处理事务所在。畅心园设有偏殿角殿,后面有文华阁充秘院,兴华阁御史堂,为皇上内侍近臣待传务事所在。

东西两园再向南,便为近内廷所在。也便到了凤形双翼之地。中央是前御园,两侧亦有两个小道相通,有中华,倚华两阁,更有两个园子,倚中华阁为中都园,靠倚华阁为倚凝园。之前连接中廷便是皇上所居的乾元宫,皇后所居宁心宫。

接着有通廷大道,两分东西,东西配园两侧,如凤翎罗列各个宫房,翎展中央的位置除有宫墙外,更各有巧廊,各式景系所隔。最尾端有后御园,连接皇城内渠,与前园只有一个小湖不同,后园有泛舟大湖,为清瑶池,设山林景,隔池为二。寿chun宫一带独分一支,隔墙而绕,为太后,太妃等安居之所。

而驻芳阁为西侧正中,有引自清瑶池的溪泉注入宫中后院,单僻出一个幽静之所。虽然宫房所占之地,等阶都逊于绯心所住的掬慧宫。但是胜在其景别致,后院有小泉,竹筑,亦有灵嫔别出思裁开的一方小角落搭建草舍,真是于宫中一隅,别有出尘草田之风。灵嫔自设暖坞,培育各式花草,此时暖坞之中,各品***正争奇斗艳,高株足有三四尺,低株掩于丛碧,亦也不输姿容,摇摇曳曳,满坞生彩。

绯心略是一看,足有二三十个品种,多宝塔,破金,玉堂马,黄莺翠,斑中玉笋,粉如意……让她一时间有种错生花海的感觉,真正的是大开眼界。***扶摇多姿,其形怒展各异,管瓣卷瓣宽瓣或展或垂,有的如莲座,有的似绣球,有的卷丝如落雨,有的团瓣胜美人,怒绽之间,有如孩儿面孔。层罗叠瓣,形态各异,色彩鲜丽。这里早菊晚菊寒菊皆有,别说错季而生,便是宫中御匠,也难在应季之时,在园中载出这许多品种来。这灵嫔真是不简单!

绯心看她一手挽着皇上,一脸娇意,更是人比花娇。一时间,真是觉得自己在此多余。但此时她亦不敢走,只得呆立在花丛里,瞅着一株绿牡丹发呆。这绿牡丹,花色黄中透碧,碧里含光,似黄绿相揉,融光而成,花瓣微卷层叠,中蕊如葵心,真是不输牡丹之风华。

这边灵嫔一边与宣平帝亲呢,一边也没忘了绯心。倒不是说她刻意要在绯心面前显摆,只是这丫头显然要比德妃高明的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已经成了习惯。她一见绯心瞧着花泛了怔,便笑着说:“娘娘要是瞧着还入得眼,臣妾便叫人移盆送去掬慧宫如何?”

绯心微是一怔,便浅笑着:“如此颜色,还是放在这里花团锦簇的好。”

灵嫔本也是随口一问,见她这般也不多言。只顾挽着云曦的臂弯:“皇上,这赤线金珠是臣妾最爱,不如帮臣妾簪花可好?”

绯心总是觉得,无论灵嫔也好,德妃也好。与皇上相处总是好过于她,当时德妃还是婉嫔的时候,陪皇上在湖心作画。那景致绯心至今难忘,只觉惬意温脉,两相生情。皇上是真情假意倒不那么重要,至少让人看了总是心生暖意。如今也是一样。反观于她,与皇上之间似是难有话题。无论她说什么,他总是一脸不耐,满眼冰冷。他越是如此,她就越觉得紧张。感觉找一个话题简直是难上加难。

此时云曦是一脸淡淡的笑,他温和含笑的时候总有一种光彩罩在身上,让人觉得格外动人。

云曦轻笑了一声,倒没有应灵嫔,只是看着花说:“朕倒觉得贵妃的掬慧宫是该移几株过去。金壁辉煌是够了,只是缺了几分生气!”

绯心没料到他把这个话头又捡回来说,但他话里的讽意绯心还是能听的出来的。这掬慧宫基本是照着慧妃生前的嗜好装设的,后宫之中,现在绝对算的上是最奢华的一座。看来他对此还是不喜,不过这样也好,不用充这种头面,对绯心来说也省了不少的开销。但他后面那句绯心就有些惴惴了,言外之意是说她死气沉沉。

其实不是绯心刻意摆个端庄的架子,而是她自小便受这种教育,要她若灵嫔这般,别说是她不愿意学人家摇曳生姿,粉面含情。她就算是学,也不见得能学得像。这点绯心还是有自知知明的,学慧妃,那是太后教的。不过是端的住,目不斜视,偶而颦笑注意表情要做几分,还是比较容易。但学灵嫔德妃,绯心知道,怕是再给她三年也难成。

灵嫔一见皇上如此说,便陪着笑:“那臣妾就把那绿牡丹移盆送过去如何?”

绯心也不敢多言,只得淡笑着应了。灵嫔瞧着皇上心情尚好,正想趁机邀他入内饮茶。还未开口,他已经错开花径向绯心这边走来:“朕要回启元殿了,贵妃不回宫么?”

绯心一怔,忙应着:“臣妾也该回掬慧宫了,臣妾恭送…….”她话没说完,云曦已经向前走去:“正巧同路,一道走吧?”

绯心听了,不敢说什么,看他大步向外,忙跟了出去。只留灵嫔一个人在花房里发呆,显然没反应过来。

他们乘着自启元殿来时的步辇,穿西过东。绯心瞧着他不往南去,径自还往东去。分明是要在掬慧宫落脚。至掬慧宫前殿,绣灵绣彩以及小福子和小安子得了执路太监的信儿,按次皆跪迎在前。云曦下了步辇,脚步不停的便径自向寝殿而去。绯心一见,心里不由的一紧,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他的诡异癖好来。

她心里紧,面上就更是有些发紧了,忙忙的跟了进去。绯心伺候他净手漱茶,因着紧张,让她动作都有些微微僵硬。只因他们之间相处总是尴尬,说不了三句半他就会翻脸,更加上绯心心里一直揣着之前讨身后名被他怒斥的事,过年之时丢脸的事。让绯心更找不到合适的话题缓解气氛,只顾垂着头做手边的事。

云曦懒懒的往床上一歪,绯心就是低着头,也能感觉到那刀子般的目光。此时她一脑子浆糊,只想着找个什么话题,让他不要这么快就进入那个让她极度恐惧的环节。至少给她一点时间,让她把人都打发了才是。自打除夕宴上出了丑,已经让绯心觉得不如死了干净。但她就是做不到破罐子破摔的,她从小所受的教育根本不允许她这样。

“你当真不会跳舞?”云曦歪靠着,搭着一条腿。终是打破了这种极度尴尬的境地。

“回皇上话。”绯心说着便跪下了,“当日臣妾无状,臣妾不敢欺瞒皇上,入宫之前,臣妾在家学过一年的鼓上舞。”

入宫秀女,需五品官家的世宦小姐,举凡五品之上官员者,家生女儿必要备案官府,不得私自婚配,只得于当地落选者方可自行婚配。父亲所捐的官,当时根本不足五品,是父亲多方活动,各处攀钻,才得了一个候选的名额。当时淮安城只有两个名额,她十四岁那年便知两年后将是她入京参选,父母那时开始筹备一应事宜。

她自小所受深闺之教,德容工红皆出类拔萃。但一些怡情雅性之事一向甚少接触,诗词别说是女儿家,便是男人也是不务正业之事。她是因需要入宫,才开始学习。琴歌舞蹈亦是如此,这些东西,都是一些低级之人谋生手段,歌舞教坊,从来都是以充贵人之好的媚蛊之地,多出艳妓花魁,一向被世人看轻。

若不是因父母之命,她根本不会沾染这些。但绯心一向如此,她惯于听从命令,既然父母所言,此为入宫必备,她便竭尽所能,做到最好。当时父亲招了淮南最有名的歌舞坊,教她鼓上舞。她只学了一年,因她起步晚,总要比别人多受苦痛。无论拉筋,平衡,动作舒展诸等,都是她以肤骨之痛所换得的。

只不过,入宫之后,她根本不愿拿来以此邀宠。其一是因她的家世,她深知自己所肩负的责任,不愿意让人看轻半分。其二她是由太后提拔上来,目的是以慧妃之容牵制皇上。慧妃并不擅长歌舞,她也正好不做此行。其三她入宫之后,一直充为太后眼线耳目,对太后一直言听计从。太后最不喜烟视媚行之事,她自然尊奉。时间久了,已经成了习惯。就是此番让她跳,她必也跳不出当年的风彩。

他听了倒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起来吧,贵妃入宫三年多,想是也疏于此技,与不会也没什么区别。”

绯心听了,忽然十分感激他的话。感激他没有让她现在展技献舞,没有让她在奴才面前出丑。他歪下身:“朕寐一会子,过一个时辰叫朕起身。”

她站起身,忙着过去替他盖上被,正准备替他下帐。他轻哼了一声:“不用遮光了,朕躺躺就好。”

“那皇上歇息,臣妾在外候着。”她说着,慢慢退了两步,着人自阶前放了晶帘。只留汪成海在阶边候着,自己下到阶下的妆厅,往妆凳上一坐,这才轻轻吁了口气。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