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暖玉湖畔指血缠

绯心也不明白行了多久,只觉五脏六腑都震碎了去的时候。马的步伐渐缓了下去,突然她感觉到有手在抚她的脸:“到了。”她听见他低低地意味深长的声音,似是会觉得她这副样子非常好气通常。她长出口气,手指都因用劲而发颤。帘子一掀,冷风一下灌了进去,让她浑身一激绯心半晌才能撑站起来,腿抖的不行,勉强用氅带的帽子遮了脸。外头跟着侍卫,绯心还是觉得有些别扭的。云曦撑着她下了车,她脚直打晃,浑身开始泛疼,但眼前的景象让她微微发怔。。...

绯心也不知道行了多久,只觉五脏六腑都震碎了去的时候。马的步伐渐缓了下来,突然她感觉到有手在抚她的脸:“到了。”她听到他低低玩味的声音,似是觉得她这副样子十分好笑一般。她长出一口气,手指都因用力而发抖。帘子一掀,冷风一下灌了进来,让她浑身一激。

绯心半晌才能撑站起来,腿抖的不行,勉强用氅带的帽子遮了脸。外头跟着侍卫,绯心还是觉得有些别扭的。云曦撑着她下了车,她脚直打晃,浑身开始泛疼,但眼前的景象让她微微发怔。

今夜月光如银,流泄出一地灿白。眼前是一汪湖,远远可见支流小溪,似是从山中流引至此。冬夜之中,湖水氤氲蒸腾热气,与月光相融,交织成一团银雾。周围皆是耐冬长青之木,已经到了山下,却是一丛林。因这湖温润,湖畔竟然依旧密草青青。湖畔倚了一块大石,极是高巨,光滑如镜,借着月色,竟是泛白,像是蒙了水雾一般。

绯心两腿已经彻底软了,云曦刚是微松了她便要跪倒。他只得半挟半抱的将她拖起来:“这里是汤山南骊,已经出了禁苑界了。”他伸手指着湖另一侧,“出了这林子,便是皇苑县的南骊镇,十五那天,那里有个上元灯会,这几天灯还没撤呢。”

绯心怔怔的听他说,灯会不灯会的她没什么兴趣,现在她浑身都散了架一样。特别是臀部火辣辣的疼,两膝也是磨得极痛,烧得她浑身都不自在。即使是他想看灯会,也用不着这样疯魔一样的冲下山来。若想尝试不同的温泉,北山那里更多。更何况,他微服出宫,实在太不安全了。

突然间,她感觉到他握了她的手,还不待她抬头。霎时她感觉中指尖一温一痛,他居然咬她!十指连心,她本能的欲缩手,却让他死死攥住。

绯心忍不住抬头看着云曦,却正触到他看着她的眸子。今天晚上,这可是她头一回这般看他。却因他月光之下的面容,让她一时间有些痴愣。月影婆娑,将他的面容投下暗影与银白。让他带出如玉一般的精润,让他黑色的眼眸更加亮如星碎,以致他精致轮廓有更加魅骨的动人。他唇角带出一点艳色,那是――她的血!他把她咬出了血,沾了一滴在他薄唇上,让他有一种妖诡的绝艳,像是暗夜之中,嗜血的魔!

云曦挤着她的手指,让那里莹出一颗血珠。他便这样盯着她看:“时辰正好。”他低叹,有些喑哑,说着,他松了扶着她腰身的手,把自己的手指放到唇边一咬。她吓了一跳,本能的想去阻止已经来不及:“皇…….”她的声音极哑,他一直盯着她的眼,慢慢将自己的中指与她出血的相对。两颗血珠便是如此,凝揉在了一起。

“过来。”他松开她,便往那大石而去。她拖着疼痛的身躯慢慢踱过去,他还是嫌她慢,往回走了两步过来扯揪她。一下便将她拖到大石边,趁着月色,她看到他略抬起手,指尖印于石上。带了他们的血,出一个小小的印斑。

此时月上中天,这里的树显然经过人为栽植,并不细密,而是以一种极规矩的轮廓围湖而展。走近看,巨石如镜,有如破空而落直坠此地。有一半深陷地中,而一半倚在湖畔。脚下因热气环绕而成烟云,身周亦能感觉那冷与热的交织。月光透过林,此时竟是直直射在他们身上与湖面。他扯过她,微错了步,自身后将她裹在自己的氅里,面向着湖,静静的看着淡淡的蓝白之雾。

过了一会,她的眼渐渐张大了。湖心之中,烟雾缭绕之间,竟然浮起两个人影!她开始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在他怀里跳了两跳。后来她发现是幻影,的确是幻影,自湖心而出,烟雾相聚之间形成两个人形。姿势与他们无二,而在他们身后,隐隐可见有马垂头而立的身影。再向后,便是一片朦胧,隐隐带出车形人影。

这静冷锁寒之夜,银月无瑕之光,暖雾掠飞之境,湖心相拥之人~!这雾缭之间,人影很快飞散,却足以让绯心目瞪口呆,完全不知这出自何因。

月渐渐而移,两人都有如看怔,一直凝立不动,直到绯心脚底下直晃,腿筋发软,他这才低声说:“今天去镇上住,那车不能露形,要骑一小会马。”他说着,轻声打了个啡,有匹马儿便轻嘶着踱了过来。

绯心不敢说什么,若非他今日张狂,她定也瞧不见这人间奇景。不过她并非是一个懂得纵情之人,此时她心里只是担忧,若是一夜未归,明日又该如何计较?那马通体乌黑,月光之下,皮毛泛光,四肢有力。绯心让云曦托上去的时候,身体晃摇不稳,这与在车内不同,凭是用手也抓握不实。加之她更不惯这种高,一颗心已经提到嗓子眼,脑门上竟泛出汗来。而且这马认主,一见送她上来,竟是不愿让她骑。若非云曦跃的快,怕是要将她掀出去!他纵跃而上,单手引着缰,将她箍在怀里。腿一挟马腹,那马便轻快小跑起来。

夜极是静,马儿并未快奔,但亦是加深她身体的疼痛。马颠不同于车颠,绯心觉得尾骨都快断了。她听到身后远远有悉悉之音,想是有近侍紧紧跟随。但皇上去镇上她还是觉得不妥,但她亦不敢发表意见。刚坐完疯魔车,再骑马,她手已经脱了力,根本拿捏不住,只得窝在他怀里较劲。

这林子并不大,出去之后果见灯市如昼,已经时值夜半,镇上大街上依旧车马喧嚣,一派繁华之景。街边夜市连开,更有不少精雕美琢的高楼林立。一个县的小镇,居然也如此富足,锦泰之盛,的确非虚。

绯心紧紧兜着氅帽,竭力低着头。在这大街之上,与人共乘一骑实在不雅。虽然说街上也有不少女子行来送往,有的亦是孤身一人。但她还是觉得实在不妥,女人家抛头露脸已经不堪,夜景再是华丽,也不该如此。

至了镇上,身后的随从亦趋了上来,将路人隔开。绯心根本目不敢视,只觉四下有人围来,想是他带了四个侍卫,之前听汪成海喊其中一个‘庞统领’,虽然她辨不出是哪个。但皇上身边的禁卫她也有耳闻,况且庞统领为禁军侍卫统领,内廷禁军,上属行务属。是直属皇帝的一支精锐,人数不多,但皆是千里挑一的高手。

这庞统领单名一个信字,是皇上亲自提拔上来的,其父庞净已曾经是名动天下的猛将。但在宣平二年的时候,当时有一桩徐殊远在昌隆朝时期贪污舞弊的陈案,却在宣平二年的时候又让人翻出来,庞净已受了连累,获罪下下狱。那时太后垂帘,大司马专权朝堂,未待审明已经先剥了庞净已的官职,夺其爵位,罢了他的兵权。

后来听说庞将军因病死于狱中,庞信当年十六岁,因此案也一同下狱。到了宣平六年,皇上便央求太后将其放出,留在宫中陪皇上练武。而徐殊太一案亦已经过了太久,案发时期庞信本人根本还只是个婴儿,又碍着皇上屡屡央求,便将其放出。待皇上亲政之后,庞信才开始渐渐展露头脚,直到前年,已经坐上禁卫统领之职。

绯心听小福子说,这庞信打从七八岁起便随父亲行走各地,认识不少江湖人士。还说当时大司马急着办庞净已,也是因为这姓庞的跟东临王的关系走的太近,手里又有南关的兵权,成了大司马的眼中钉。

不管如何,这庞信与阮氏必有仇怨。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当年太后会被皇上说动,将庞信这头猛虎放出牢笼。也许当中也暗藏汹涌,不过最后,十三岁的皇帝终是得到这把锋刀。

这街上行人一见高头大马,再见马上诸人皆是宣昂,再瞧身着衣衫极是华贵。一时间也都自动纷纷避让。皇上此次出巡行宫不是什么秘密,随行亦有高官。他们当然猜不到是皇上跑来镇上玩,只觉锦衣玉容,想是什么大官微服来游,自然是不愿意招惹,亦不敢趋来多看。

他们行至一间极富丽的客栈之前,绯心只觉马停。不敢抬头看招牌,人影一晃,已经有侍从进去。一会子的工夫,掌柜的已经点头哈腰的过来:“这位公子,贵宾房已经收拾得了,您一会子进去瞧瞧可还称心意?”

云曦抱着绯心下马:“这檀温阁的名头在京里都叫得响,今天可一定要试试。”

一听他说这个,掌柜的更是笃定的认为是随皇上来的贵胄。这衣衫固然华丽,但鲜衣名马在这里并不稀奇。不过眉宇间的气质难以掩藏,云曦就是穿得再是一般不过,眉眼之间的华美依旧让人眼亮。这镇因汤山而出名,更因汤山上的皇家宫苑而游人络绎。纵是不能接近宫苑,远远的沾沾贵气也是好的。所以这整个皇苑县的生机一下被带动起来,周围鲜有种粮食的,皆是栽果木,更多是从商的,往来物资极丰。

“一瞧这位爷就不同凡响,您要是住的好,给小店多多宣传,便是小店极大的荣幸。小店里有各式泉厢十来个,后院贵宾房里还有个凝香坞,琉璃顶的,可通透呢。您请!”掌柜的一身华丽细缎包夹绒的蓝袍,半福了身一脸讪笑,忙着把他往里迎。

“哦,琉璃顶的,那岂不是可以边泡泉边赏景,不错。”云曦淡笑的,随口应着。脚步却是不停,径自把绯心给挟进去。绯心垂着眼,听他张口就来,一时间有些无语。

这琉璃屋的温泉在行苑就有好几个,还有雪景露天的。有什么可不错的?况且这里是客栈,再华丽也不知道多少人那里头泡过,就算是活水绯心也觉得别扭,更何况这里离汤山这么远,有好眼也让皇苑占了去,这镇上能有什么好泉眼?

大厅挑高足有三层楼,中央铺华丽的彩绣毯,四角设巨大如树一般的盆栽,围屏溜着两侧相隔,厅上摆了四五十张包银角的方桌,正中设空场,倚着中央拱臂大梯还设了戏台子。想是不时有说书拉琴的来表演。此时已经是深夜,但依旧宾客声嚣。绯心实在觉得不妥,即便他想来这里,也该包楼清场才是。现在由着人在这底下闹,而且听声音有好几个都像是酒意酣沉,真要闹出什么事来,光凭这四个侍卫怎么行?她越想越是怕,加上身体也极不舒服,越发是抖的厉害。

“送几个你们这里的小菜,还要一壶醉仙酿。”云曦可算是没兴致大发就在这厅里乐上一把,让绯心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跟着他上楼,直接从楼后的天桥廊道过到后面的一幢楼的二楼里。这里霎时静了许多,一通过去,二楼亦是一个厅,四周都有房门,但极是安静。估计刚才说什么贵宾厢房,便是这里。

“公子,属下刚巡了一圈。楼下皆是泉厢。属下在门口,一个在侧间,还有两个在下面候着。”那低沉的声音轻轻说着。绯心头都快垂到地上去了,帽子把她挡个严实,整个人快窝成一个球。

“无事,不必这般小心,你们歇着吧。”说着,他一挟绯心的腰,便将她扯到左手边的一道门里去了。

绯心一进去,才知道侧面这几间是完全打通的,是一个半环楼的大屋子。因造型别致,所以做了巧妙的装陈,沿门侧墙而可半见梁柱,上顶拱旋雕梁,另一侧则是观景的连墙折窗,一扇扇皆可打开,外面亦有观台。此时因是冬日,皆垂着帘。地上亦铺着厚毯,因屋子是环拱的,所以正面拱凸处为厅,两侧为厢。绯心隐隐听到水声,似是有一侧居然于楼中引水。屋内摆了一个一人高的彩釉环扣的三层铜炉。白炭此时烧得正旺,两侧于拱梁下设绣屏,上由浮雕出汤山八景,沿窗有方长榻,铺着白色细绒褥垫。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伸手把她的帽掀了开来:“边上就是他说的那个琉璃顶的凝香坞,过来试试。”

他进入角色极快,出了行宫便不把自己当皇上。但她不行,她满脑子都是惶急怕,总是担心这个害怕那个。况且他刚才点了菜了,她实在怕一会小二会不会抽冷子进来送茶饭之类的。他扯得她一个趔趄,几步便过了屏,转到半拱的有水声的一侧。

说是琉璃顶,其实就是有一块顶是琉璃的,这里是楼的下倾一侧,后院的楼看来只有两层高,这厢里是一个嵌地的大池,花朵造型的,但比绯心在宫里的池可小了太多。顶上开了一块琉璃顶,而且琉璃质也算不上通透,压根也难瞧景。

但这里别致并不在这琉璃顶,而是倚池的一面墙,夹了一层木,此时哗哗淌水,形成一片水墙,水溢下地上的沟槽,然后引进池中,像是自墙至池那块地方,有许多小溪流。有屏隔于窗前,半围在池周。绯心瞧了一下池水,好在是活水,看来这客栈有泉眼还真不是吹的。

“臣……”绯心刚是开口,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妥。其实这里没人,她便是叫他皇上也无碍,但她刚才见他兴致很高,想他是想体验一下民间生活。她实在不想在这待,况且与他独处,让她总觉得尴尬异常。但他她此时要说扫兴的话,他定是要翻脸。

她只得强压下身体不适以及心理的抵触,还有那种乱纷纷的情绪,“一会您先沐浴,奴婢去给您铺床。”说着,她伸着手欲给他宽衣。既然他想体验民间生活,她也就随着他改了个自称。

“奴婢?”她自己找的这个词让他的声音一寒,不待她有反应,他已经一掀她的腰,一把将她给推到池子里去了。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