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女子亦欲守臣纲

绯心第二天便前去长安殿领罪,阮星华一见她病歪的样子,倒不像是装的。面上也缓了许多,直言不讳说这些天得紧养着,别再瞎折腾病体,规矩在行宫可免则免。这才给了绯心休养的时间。她连着养了五六天,肿消的貌似快,破皮也渐好,但青淤却始终难化。她也恰巧找个机会但她人在闭关,眼耳可没闲着。这几天,谁又去辉阳宫,去的次数最多。谁不是老实听召自己送上门去的,谁又巴巴的想计跟皇上碰面讨巧,她心里都有准谱。现在是皇上让她整顿后宫,她自然要做的好。行宫里先有个成算,回去了,搬出祖宗规矩来,凭谁也难露头。。...

绯心第二天便前往长安殿请罪,阮星华一见她病歪的样子,倒不像是装的。面上也缓了许多,直言说这些天好生养着,别再折腾病体,规矩在行宫可免则免。这才给了绯心静养的时间。她一连养了七八天,肿消的倒是快,破皮也渐好,但青淤却一直难化。她也正巧找个机会不出门,合着她随行来行宫游幸,别说逛山了,便是这宫苑一角她都没去尽,就跟来这闭关没什么区别。

但她人在闭关,眼耳可没闲着。这几天,谁又去辉阳宫,去的次数最多。谁不是老实听召自己送上门去的,谁又巴巴的想计跟皇上碰面讨巧,她心里都有准谱。现在是皇上让她整顿后宫,她自然要做的好。行宫里先有个成算,回去了,搬出祖宗规矩来,凭谁也难露头。

皇上与臣工在山中游了几次,又堂而皇之正大光明的微了服去四周边镇扫看扫看,只是没再去南骊镇,绯心估计是怕再碰上那个掌柜,说吐鲁了嘴。这一眨眼,该回宫的日子也就近了。居安,行执两府已经飞报了京城,让宫中准备出迎。这边亦准备好一切,欲动身回宫。

这些天绯心一直称病,就连居安府为皇上准备的内苑小宴也没去。既然在太后面前说病,断不能一有宴请便马上生龙活虎,如此哪里像得?听说宴上皇上派赏,无人落空,是北域所炼奇香。不过因绯心没去,皇上似是把她这个人给忘记了。没她的份!

这事绣彩还叨叨了两回,因她觉得自家主子是个好香的,还曾经是给皇上制过香的。虽说这赏没什么金贵的,但是个念意,皇上也不该想不起贵妃。

绯心倒是觉得无所谓,她并不是好香。只是当初为母而制,久而久之,成了习惯罢了。况且香料她宫里多的是,她也不在意这些个。她现在只是盼着叔叔快来京师领差,差事落了实,她手底下也宽裕些。不过这些个事,都得回宫再说。

今日正是起行之日,她养的这几天,皇上一天也没来瞧过她。除了头一天装个门面让陈怀德来了一趟,后来就再没动静。连让汪公公来问候一声也没有,有时绯心也觉得淡淡失落。但这想头总是一闪即逝,从形势考量,皇上不来看反倒不会让她太过于锋露。所以,绯心也没空去琢磨那点失落。

德妃倒是来瞧过两回,因绯心这几天身上的确不爽利,那晚回来之后又赶上信期,面色很是不好。德妃虽是心里生疑,但也不好表现出来什么。更因后来皇上对绯心的病情不太关心,倒是让德妃又有些宽心。

绯心倒不在意别人如何揣度,她这几天一直在琢磨。她与皇上有时想法一致,皇上交与绯心的事情,有时不需要说的太白,她也能明了他的需求。但有时他们却大相径庭,她对他处事完全摸不着头脑。有时她左思右想,亦是不能通达。他时而按理出牌,时而不按规则。不过本来就是如此,天意难测,圣心难度。擅自揣摩圣意是死罪,举凡诸事,皆有目的。或者是他们目的相背,才致她无法捉磨。

这些她并不在意,君为臣纲,为三纲之首。她虽是后宫女人,同样也先是‘臣’,为臣者,不需要揣度圣心,只需尽心效主,有忠君之心便为首则。之前她之所以惹怒他,是因她擅自度其意,认为自己无用该弃,讨要身后之名的恩典,这就是不忠的表现!这错误她以后不会再犯,只消她尽心忠君,为皇上谋事。不再事事先度圣心,讨要恩典,至自家于度外,便可保得齐全周整。

她便是这般想后,顿觉自己轻松了许多。她依旧重视声名,但想来以前挟于太后与皇上之间,不敢大展拳脚为皇上办事,实是不够忠心。现在她已经摆脱挟缝,更是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回宫之后,亦已经过了年节。诸事开始上轨道,皇上因正月时闲暇,臣工亦是随着逍遥了一月,至二月初八从行宫回来,皇上便事事督谨,越加勤勉。

天下有明主,则为万民之福,绯心为此也觉是自己的光荣。若是她在一个昏君后宫,以她以往这种不敢劝诫,只省自身的个性。定是也要背上一个奸妃的恶名。也正是因有他,后宫无人承“奸”之名。所以,除了光荣之外,还觉得格外感恩。

云曦于朝堂之上躬勤,绯心于后宫之中掌持。她回宫之后,便与德妃商忖后宫肃风之事,欲先从启元殿下手,不许任何宫妃以任何理由前往打扰圣上安宁。

因祖宗有训,一向诸人只听得未管得。如今贵妃拿此说事,贵妃入宫早,德妃林雪清也不多说什么。况且雪清早就对众嫔妃就种媚行之色看不顺眼,现在顺水推舟,由着让绯心去出头。德妃点头应和,拿出德妃掌印落在绯心的表奏上一并承给圣上。

云曦瞧了,大笔一挥便准了,下了手谕,全权交与贵德二妃处理。这道旨一下,绯心就开始挽袖子大刀破斧。她头一个是还启元殿清静,第二个便是要截断那些天天埋伏于皇帝回宫路线,企图与皇上不期而遇的伎俩。她广布眼线,将那些从执路太监口中得到消息的女人一一拦截,并且处置了几个以此生财的执路太监。更令于宫禁之后,宫妃不得出所住宫房,不得于四处游走。每日皆严查巡探手册,不时布巡灯巡探以作查访。宫禁嫔妃不得外出,这也是有祖训的,现在绯心搬出来,声壮腰粗,格外有理。

雪清心里也觉得稀奇,这贵妃见雪清上位之后就诸事不管。怎么行宫一趟回来,就跟转性一样开始事事挂心了?不得出入启元殿这可以理解,那里毕竟是个理事的地方,外臣侍卫常有出入,如此这般嫔妃再去也不太象话。但后头这两条可是有些过了,摆明了不让妃嫔主动接近皇上。

其一,贵妃这般断了太监生财之路,下头不敢言语,但心有芥蒂。其二,诸妃因此必生不满,到时总有见皇上的时候,总归有忍不住说几句的。一个人说便是谎,十人来说便成真。贵妃以往一向处事乖滑,从不肯出头,总是冷眼看后宫争斗,自己一点错处也没有。如此才能一直稳居三妃之首,如今她这般做,分明就是给自己竖了更多的敌人,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德妃纵是心内觉得怪,但也不多理会,后宫之中,没有永远的敌人,同样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更何况,她们同侍一君,单就凭此,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

在绯心这种密罗织网般的管理之下,后宫的确清静了不少。启元殿那边是无人再敢涉足,入夜之时,各宫嫔妃也算自安。绯心很是辛苦,但心里却是比曾经坦然了不少。这样一来,必是会得罪人,但是,若真是想做到能持掌内宫,就不能怕得罪人。以往,她凡事皆不肯出头,总念着收买人心。这四年,一直做老好人,钱亦也花了无数。的确是收到不错的效果,有极佳的消息网。但是,光是这样是不够的。古有云,文死谏,武死战,以为忠矣。她非男子,不能以文辅于朝,以武镇于疆。但于这后宫之中,她亦要谨持忠君之心,不再以个人荣辱而戚怀。当她想通了这一点,便觉得轻松而无惧。

但后宫之中,有名谓的嫔妃好几十,有些没位没胆没钱也没依靠的自然敢怒不敢言。但有些就压持不住了,比如灵嫔,俊嫔,和嫔,吴美人,华美人。这几个平日里就结成小帮,对贵德双妃把持后宫很不以为然。如今贵妃如此挤兑人,自然是忍不下气的。一时间风言风语不少,太后也把贵妃叫去问了问情况。虽然没什么重话,但意思也是让贵妃别做的太过。

灵嫔一向是个精明人,她是同期进宫封位最高,但家世最差的一个。自从阮丹青出事之后,紧着西北总巡又让人弹劾,证据确凿让皇上抄了家。本人拿到京里论罪,一众妻妾子女仆人全充了人市。听说家里抄出银钱数百万之巨,后来又牵扯上几个大族,着实闹了一起。灵嫔的父亲借此补继上位,成了西巡九省的总领司马。其实这是皇上在逐步清除阮家势力,慢慢收剿兵权。上任北巡是阮丹青的姻亲,贪污的证据早在皇上手里压着。现在阮丹青一死,紧着就是他两个儿子因服孝先后让皇上卸了职,现在就开始慢慢清阮家的连枝。

当初灵嫔进宫,除了德妃先封的之外。其她人就数她的位高,她当然也明白皇上的意思。借着这个提携父亲。这是皇族与世家之间千百年的定律,世家借着与皇族沾亲从而提高地位,获得更大的利益。皇族借着世家达到稳固江山的目的,而送进来的女子,除了为皇家添血脉之外,还肩负着同样的任务,就是成为家族攀爬的阶梯以及稳定双方关系的人质。

灵嫔因着这一层,自然不会在宫里生事,以免连累父亲在外的发展。加上她家里京上没人,她自然就格外的小心,一直采取的都是坐山观虎的策略。但她也断不能因此就甘心让贵德双妃再度坐大,那样下去她便是不战而败。所以她就没事点点火,扇扇风,等那忍不住耐不了的先锋出来!

总有先锋出来的,而这个,正是华美人!灵嫔这个小集团等的是枪头,要看交锋之后的结果。而绯心这里等的也是枪头,要杀一儆佰!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