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步步筹谋步步惊

雪清入了掬慧宫,绯心正在偏殿里摆弄香料。她也顾不得寒喧,直奔主题就去:“姐姐,姐姐可听说这几日朝上的事?”“妹妹来的巧。”绯心笑着拉了她的手,并不接她的话头,“绣灵刚做了黑芝...

雪清入了掬慧宫,绯心正在偏殿里摆弄香料。她也顾不得寒喧,直奔主题就去:“姐姐,姐姐可听说这几日朝上的事?”

“妹妹来的巧。”绯心笑着拉了她的手,并不接她的话头,“绣灵刚做了黑芝麻糊,陪姐姐吃一碗。”

“妹妹哪有心思吃点心。”雪清看着绯心一身素锦白衣,长发松挽,一副自在悠闲不闻世事的样子,“姐姐要处置华美人,也该跟妹妹商量一下。而且最终定审,也该过了宗堂居安才是。如何就急着把人送走!”

“我已经报了宗堂及居安。两府都没异议,也上奏皇上,禀明太后。这事妹妹前两日不说,今日怎么想起来了?”绯心拿过绢帕净了手,淡淡的说,“妹妹觉得有不妥,就该早提才是。如今人已经去了,各宫都备了告。难不成再自打嘴巴,把人弄回来不成?她私藏*****散是事实,祖宗有训,此等媚行扰圣之事断不能容。让她出家,并不过份。”

虽然小福子不时说些宫里关于华美人的传闻给绯心,但她一向并不算是太在意。传言有真有假,她听听也就罢了。华美人是有些言语过利,但也是小孩子脾气,家里惯的。绯心也并不会因此生芥蒂。绯心是秉着忠君之心,这*****散对身体有大害,武宗当年就是用的太剧,以至英年早逝,引出诸王混战的惨剧。历史教训,不能不引以为诫。所以后来先帝有明令,后宫之中,再有女子行此等劣行,断不能轻饶。

如今皇上让绯心管理后宫,人人不满,处处生乱,她本想小惩大戒。是布了暗套,看哪个不知规矩的要来顶缸。但她没想到,这般一套,居然套出这样一件事来。她哪里能忍得下去?更何况想起之前皇上所说的话,似有怪她一直只顾自保不知管理之意。更是让她下定决心!她不算狠,照律该赏那华美人白绫三尺才对。如今只是让她出家,还给她留了名声,药的事两府知道,但未向各宫通报。若是她有心悔改,过几年再接进来也不算过。但此时,别说德妃来,便是太后来,或者是皇上舍不得也来,她也绝是不让!

朝上的事,绯心一个女人家,纵有常安常福不时给她消息。她知道也就罢了,从不多言半句。德妃上来便有责怪之意,绯心哪里听不明白?是因为绯心让德妃落了印,这事让她也兜了一半!说实在的,当时德妃揽宫事就该有这个思想准备。绯心一年到头的顶缸,知道要想揽权这点子事根本不算什么。

“她不过十几岁,风华正茂,扔到那倚月庵里也太过凄凉。”德妃动之以情,“况且那华大人,儿子是个白痴,就这么个女儿还送进宫来。如何忍得住伤痛?”

“妹妹此言差矣,华大人教女无方,此次该领罪而不是求情。”绯心说着,“我还顾着华家的面子,没把事情做的太过。她的行为,不过内宫里各知罢了。对外还是给她留了些脸面,此事已经定案,妹妹不必多说了。”

德妃让她噎得一愣一愣的,正在想话头。这边已经来报,说皇上往这边来了。雪清心里一喜,忙着和绯心一道出来迎驾。

绯心是微怔,本能的想今天是初几。一想是不过是三月初一,暗自吁了一口气。又一想,皇上这会子该在朝上,怎么跑这里来了?难道说真是因这事闹的不行,连皇上都架不住跑回来了?

云曦一迈进来,乍见林雪清也在,一时有些微诧。淡淡笑笑:“清儿也在,真是巧。”

“不过都是后宫琐事,来找姐姐商议商议。”雪清倒极是自然,她一见云曦就高兴。加上现在,她打算也当一回大度能容的好人。以前贵妃名声不错,今天贵妃办这事可恰是不能容人的,都说她林雪清眼高于顶。现在正好借着皇上在,让皇上看看,究竟是哪个更能容人的。

“是说华艳珍的事吗?”云曦净了手,便往正座上坐了,他还穿着龙袍,明显是从朝堂上回来的。

雪清一听他如此开门见山,心里微微一怔。他如今直呼华美人的名字,显然这几天有些气不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绯心忙着打发人奉茶端点心加垫子,根本没打算开口说什么。完全一副伺候人的小媳妇相。直到云曦扬了扬手:“都坐吧,既然说了便说完罢了。”

“华美人的事出的太急,臣妾得知的时候人都送走了。臣妾也觉得这事太急了些,所以今天找姐姐来商议,看有什么可回转的。”雪清轻声说着,不时的看着云曦的表情。他半眯着眼,手里拨着茶盖,却不忙着饮。

“贵妃为何此事不与德妃共议,便自己作了主呢?”云曦微睨着另一侧的绯心。

“回皇上,臣妾觉得没什么不妥。当日领诸妃往先恩殿,所有妃嫔皆是在场。既然已经要依训而为,若有违者自当处罚。”绯心低着头,站起身回着,“臣妾没能管好后宫,臣妾也要一并领罪!”说着,她先跪了。

德妃一看她这架势,不但不接皇上的下茬,还来了劲了。一时间也只得也站起身跟跪,心里把绯心骂了个一万八千句。

“二十六那天,朕下了朝。便听宗堂令来报,说华艳珍宫里藏了些不光彩的东西。还说她传了东西给朕,结果曾广海老眼昏花,以为是常报便打开来录。结果老学究羞得要撞墙,说拿了嫔妃之内物是死罪,真真把朕弄得没脸!”云曦哼了一声,“你们两个管着后宫的事,训都下了,朕的手谕也出了。那华艳珍还这样行事,弄得上上下下哪个不笑?横是那个左含青这个不省事的,一个莽夫管这些作什么?正经事也没见他这般急的!”

这话一出,两人面上都是一缓。雪清觉得皇上还是向着父亲这边,最后一句明显是说给雪清听的。父亲一向都说这是皇上的家事,轮不着外臣管。看来这次是她多心了!

“领罪谈不上,以后警醒些便是。都起吧!”云曦说着饮了一口茶。雪清一听,忙着起身,向着云曦而去,顺着他的话说:“是了,不过臣妾觉得,她是初犯,姐妹一场,还是心里过意不去。”

“朕知道清儿不是不能容人的,外头传言不必理会。”云曦笑笑,这话说得雪清心里美滋滋的。云曦顿了一下,转脸看着绯心,“不过贵妃也太躁了,既然二人共掌,也该跟清儿说一声才是。还当以前都是你自己作主吗?”

“臣妾不敢。”绯心垂首,心里已经完全放心了。这话里的话,雪清可能听不懂。但她明白,她当时急了些,是因为让那药给惊着了。是该拉着德妃一道,若有事也有人担一半。不过现在也无所谓,瞧雪清今天这面色,怕是她担了不止一半了!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 套古名&杜撰,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2022-06-27 09:50:11详情点赞(0)回复(0)
  • 总司统&接向皇

    内廷:设中廷总司统掌宫内事务由皇室宗亲为总管,直接向皇帝负责

    2022-06-28 03:47:47详情点赞(0)回复(0)
  • 执府(&记录以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2022-06-28 10:08:0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