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忠肝皆因缱绻起

绯心躺在那一动也敢动,不需要看了明白,他两眼里的飞刀把她快戳死了!她更本也敢看他,手指紧紧地的揪着被单,他侧起半身,瞪着她,恨严禁把她撕成一小块一小块吃了。一股邪火乱窜,顶得他火烧火燎却无地可放。正这当口,突然间听外头有太监张口:“皇上,正在这当口,忽然听外头有太监开口:“皇上,时辰差不多了,留不留?”这是乾元宫侍寝的规矩,一般侍寝的妃子,会有一个时辰限制,有专门的太监候着。如果皇上兴致索然,时辰过了直接抬走,如果还想再温存温存,就留下来过夜。所以外头听着有动静,便过来问一句,留不留?。...

绯心躺在那一动也不敢动,不用看已经知道,他两眼里的飞刀把她快戳死了!她根本也不敢看他,手指紧紧的揪着被单,他侧起半身,瞪着她,恨不得把她撕成一小块一小块吃了。一股邪火乱窜,顶得他火烧火燎却无地可放。

正在这当口,忽然听外头有太监开口:“皇上,时辰差不多了,留不留?”这是乾元宫侍寝的规矩,一般侍寝的妃子,会有一个时辰限制,有专门的太监候着。如果皇上兴致索然,时辰过了直接抬走,如果还想再温存温存,就留下来过夜。所以外头听着有动静,便过来问一句,留不留?

绯心听了,主动想撑起自觉消失,结果身子刚动,眼略是一抬。见他双眼冒红光,吓得险没叫出声来。他生气是肯定的,侍寝的时候触他这种霉头。但他此时的表情太狰狞了,与其说是生气,简直更像痛苦!

绯心哪里见过他这副模样,平日里他就算是再生气也不过就是冷着脸。一时间她也顾不得丢人,忠君的思想很快控制了她的意志。她侧起身向他伸手:“皇上…..”

他倒抽一口气,“啪”的一下拍开她的手。绯心没敢呼痛,咬着牙不言语。这种事是不吉利,他嫌弃也应该。但她心里也不知怎么的,倒不是害怕居多,竟有些觉得委曲。连她自己都被这种诡异的委曲弄得有些发晕。

云曦没理她,一撩帐子坐了起来,扬起身来唤人:“汪成海。”

汪成海很快从阶下帘后趋了进来,侍寝安排的事不归他管。但他是皇上身边的人,除非有事在身,否则必不远离。

“你打发人去掬慧宫,让绣灵给她家主子送东西过来。明天让掬慧宫的人设仪来接。”他开口,眼神微微一神掠。汪成海心里虽然不是很明白,但一时间顾不得细想,应了一声就忙着下去了。

云曦身体里邪火乱拱,撩得他五内俱焚急于发泄,他一下站起身,马上有太监过来给他披衣,他轻哼:“朕去沐浴!”

司寝的太监一见这个意思,肯定是要留了,所以躬着身都退退了下去,不再打扰他们。云曦迈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又转回身来,探进帐里一把将绯心拖过来:“你也来!”

绯心哪有力气挣扎,让他随便一裹就给拽出来了。他一抱她,她觉得他还是滚烫的,像是起了高烧一样。虽然她也觉得怪的很,又烧又燎的,但她刚让他一吓已经泄了一半了,再加上身上不自在。所以此时他的温度格外明显,让她又有点担心起来。

但她不及开口,云曦已经咆哮起来:“你这日子,就没一天是准的。现在又绕到初一来了,你自家的事也不知道仔细些。回去赶紧宣太医治治!”他看她一副蔫头搭脑不言不语的样儿,就想给她一顿巴掌。一边大步流星,一边恶言恶语。

绯心的脸已经丢到家了,此时哪还顾得上还有没有太监在边上。恨不得缩成一个小灰尘,憋了半晌,喃喃的开口:“臣妾有罪,让皇上败兴了。”

“你赶紧把你的毛病治治,看你现在瘦得跟鬼一样。这贵妃你是不是不想当了?”他欲求不满,火冒三丈,有点语无伦次起来。

底下人听得一头雾水,贵妃当不当和胖瘦有关系吗?殿里死寂,谁敢言语?伴君如伴虎啊,连胖瘦都成了罪过了,哪个还敢不知死的表现出好奇?

绯心低头不语,精神一紧张,肚子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她信期一向不准,这次又提前了。她觉得这毛病让太医来调有点小题大做,而且在这宫里,闹灾闹病都不是什么好事。

有时妃子染些什么病,太后皇上不喜,就送到别苑去,省得沾染了晦气。皇家忌讳多,讲究多。绯心是真不愿意连这事都张罗着天天弄药,传到各宫,定又要说些闲言碎语。

但此时她说不出什么,只得听着。皇上没把她一脚跺出去,让她丧眉搭眼的回去自领责罚已经很开恩了,也算是顾着她的面子。堂堂一个贵妃,侍寝还得按时辰回去是很丢人的。所以绯心现在是他骂什么她都听着。

乾元宫里有一个巨大的泉池,是掬慧宫里的两倍大还多。龙口衔珠,温泉不绝,他把人全轰出去。让绯心站在玉石阶边上,把毯子一撤,随手抄了一个带柄手舀,舀了水就往她身上浇。绯心也不敢说自己来,任他撒气一样把她浇个稀里哗啦。

四周都抖扬着软香罗,外围是金绣毯,立着一排排的箱柜,还有供歇息的榻和书柜。里面热气缭绕,加上水比较温热。所以绯心也不觉得冷。但她还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因这里实在是太亮了。墙上地上全是水晶宫灯,顶上悬着的巨大莲花灯。热气一蕴,绕飞着像是飘飞的云雾,光影重叠,她还是跟展览没什么区别。

他没下手去给她搓揉,是怕再揉两下他得炸了。看腿间的淡淡血渍冲的差不多,他把手舀递给她:“自己去边上洗去!”口气似是缓了些,但还是恶劣。

绯心像个小狗一样缩着往角落的一个分出的小池里去。他转过身往另一端走,还没走两步。突然听到她“啊”的一声短促的尖叫,他一回身,正看她蹲在池边抱成一团哆嗦。

云曦盯着她站的位置,咬牙回去一把将她抱起来,沾了一身凉水珠:“那里是醒泉,你不会看?”边上两角是醒泉,水温很低,是用来泡完温泉浸醒用的。她掬慧宫里也是这种的分隔,但绯心太慌了,蹲着拿了手舀盛了水就往身上泼。冷水一激,小针儿一样的扎,猛的一下让她一时都没忍住叫出声来。

她湿透的发一缕缕的缠绕,贴在脸上让她的脸更窄了,此时眼里晃了泪没敢掉。泫然欲泣却像出水芙蓉。她吸了吸鼻子,实在是耐不住,开口:“皇上,臣妾还是回去吧?”再丢人也认了,此时她真是觉得生不如死!

云曦见她脸都发了青,嘴唇让她自己咬得都泛了血丝。突然微哑了嗓子说:“你先躺躺去,一会黄酒送点去寒散。”说着把她弄到一角屏后的榻边要往上撂。

绯心迟疑了一下,很是尴尬,低声说:“臣妾还是不躺了吧?”到时弄的哪哪都是血污,乾元宫的奴才真是要把她笑话死。刚才也不知床上沾了没有,实在让她难受的很。

云曦想了想,从边上架上抖开一大块拉绒的白巾子,把她一包:“躺吧,回来让绣灵悄悄的带出去便是了。”

绯心听了喉间一梗,险没给他跪下。眼泪死憋着没掉,但脸已经快扭曲了。他低声说:“别折腾了,躺下。”说着,把她径自放倒,撩过毯子盖住。然后自己几步回去,一下跳进醒泉里去了。

绯心听得“咚”一响,慢慢缩紧一团,心里觉得很是愧疚。他是天子,何曾伺候过人?上回在南骊镇她伤了,他先来打发她,现在这次又是!他心里还是关心她的,也很支持她在后宫的决断。就凭这一点,她觉得她尽忠不但是应该的,更是必要的而且是一定要做到的!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