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揣意之度难衡掌

三月初八,绯心在掌灯时分听召前去玄元宫伺寝,她心里是明白了的,伺寝是第三点,皇上是有话要问。当天她而已将药粉给了皇上,并没有点出是哪个妃嫔。但皇上猜到了!那药粉是绯心从华美人宫里的一盆万年青里找到了的。华美人回去以后,绯心照旧去拂香院训示,那除了两那药粉是绯心从华美人宫里的一盆万年青里找到的。华美人出去以后,绯心照例去拂香院训示,那还有两个美人在住。拂香院里有不少盆栽,都是姿态妖饶,花鲜叶翠。绯心称奇,拂香院的人回,是灵嫔送的。。...

三月初七,绯心在掌灯时分听召前往乾元宫侍寝,她心里是明白的,侍寝是其次,皇上是有话要问。当日她只是将药粉给了皇上,并未点出是哪个妃嫔。但皇上猜到了!

那药粉是绯心从华美人宫里的一盆万年青里找到的。华美人出去以后,绯心照例去拂香院训示,那还有两个美人在住。拂香院里有不少盆栽,都是姿态妖饶,花鲜叶翠。绯心称奇,拂香院的人回,是灵嫔送的。

当时绯心并不算在意,她一直在意的是华美人的侍女凌烟。她很不理解凌烟为什么突然要踩华美人两脚,递送诗词并不算是什么大错,但私藏禁药就多了一条罪。凌烟跟在华美人身边,一直待遇不错,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反自己的主子?这宫里人人都知道,主子出事,奴才断好不了。她为什么要冒这样的险?

绯心是个极其缜密的人,从盆栽来看,灵嫔和拂香院的关系好的很。华美人出事,德妃来求过情,有些顺着德妃意,也不时来说些个好话。绯心曾经试探过一些妃嫔的态度,但灵嫔表现的很是淡淡。完全没有半点平日关系亲密的意思!

而此时,那些盆栽让绯心心底微动。突然想起正月里灵嫔送的菊盆,耀眼夺目,但移过来没几日便枯了。当时绯心以为是自己不会照应,心里也有些可惜。但瞧着华美人这里的却盆盆长势良好,难不成华美人也是个种花的高手?

她打发人随便端了一盆回去,绯心就是这样,当她对一个人的行为产生兴趣的时候,就会对一些细小之外格外的注意。华美人不是个爱花之人她很清楚,她只是想弄明白,为什么同样的盆栽,在灵嫔宫里和华美人宫里都能勃勃生机,送到掬慧宫的就很快枯死?

后来刨出万年青花根下的药包,她才明白。灵嫔送她的时候很小心,把药包摘了。没有药材相护,自然花朵很快枯萎。

她将药粉交给皇上,就是想告诉他,这事没完。她如此快速的处理华美人,是不想给对方太多时间。但皇上猜到了,皇上不仅猜到了,他甚至让汪成海插手。绯心了解皇上的脾气,皇上最不怕的就是工于心计和谋算人心。他猜到了,同样产生了兴趣,所以打算与对方玩一玩伎俩。但这样一来,灵嫔绝没有好下场。所以她抢先了一步,一不做二不休。她不是想讨功劳,而是在她心里,灵嫔与她有相似之处。正是因为这种相似,让她不忍心!

乾元宫里灯火通明,绯心下了辇,一看迎在门口的是汪成海。绯心已经明白了八九,她并不开口。由着汪成海引进去,没至寝殿,而是到了南书房。南书房是由三座角殿拼通而成,平日常有兴华阁的在这里当值。但今天一个人影也没有,空落落的只看到排至殿顶的书架和攀梯。汪成海将她引至最里面,这里由八展屏围拦出一个隔间,四周都是书架,设条案和大座。而云曦正在座上歪着,手里把玩着一把戒尺。他着白色的云锦常服,没有束冠,长发只是束起,发尾长长甩在身后。

绯心上前跪下,轻声开口:“臣妾恭请皇上圣安。”

云曦看了一眼汪成海,后者明了,悄悄的退了下去。拉上通廊的折门,自己守在门外。云曦慢慢从案后踱了出来,一直踱到绯心面前。并不叫起:“为什么?”他突然开口,声音有微微的喑哑。

绯心明白他的意思,沉声应着:“臣妾是想成全她!”她瞒不过,不如直截了当。

“既然名声重要至此。”云曦垂眼看着她,“贵妃成全她的名声,自己的呢?”

绯心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出来,看着彩釉的石砖:“灵嫔一死,其家会因她的死而兴旺。臣妾跟她一样,所以明白她的想法。由臣妾动手,她的名声可保。皇上动手,她只会身败名裂。”

“你发现汪成海有动作,就该来与朕商量。”他咬牙,“你胡乱揣测,私自动手,你当真以为朕会一直保你?!”

“灵嫔不可留,是因她太过贪心狠毒。但灵嫔不可留,不代表岳家不能存。”绯心突然抬起头来,主动对上他的眼睛。她很少敢主动这样看他,但这一次,她没有退缩,“臣妾当日可以留着华美人,等灵嫔计策败露,华美人身死。也可以借凌烟顺藤摸瓜,再伺机给她扣上一个不可翻身的罪名。但那样,必要连累其家。皇上爱惜人才,岳家不该因女失势。灵嫔一死,皇上可以借此好生抚恤,不会有人趁机得益,也不会有人枉受其害。”

“贵妃好谋略,好缜密的心思,好决断!”云曦凝了眼,一连说了三个好,“你既什么事都自作主张,那这事你自己收尾,朕以后也不再管你!”

他说着,一晃身向外走去。越过她时屏风挡道,抬腿一脚把屏风踹倒,发出“咣”的巨响,一溜屏折子呼拉拉的倾歪下去。吓得绯心浑身乱颤。突然间她觉得脚踝一痛,紧着整个人就要尖叫出声。但她生生压住,咬了咬牙,逼着眼泪没掉下来。

殿内是一团死寂。她真不知道要怎么做?明哲保身不行,一心尽忠也不行。不为他着想不行,太过着想也不行。这界限尺寸实在难拿,而个中的痛楚也只有她能体会。

灵嫔与她如此相似,并非是手段,而是灵嫔所肩负的责任。她和绯心一样,在京里举目无亲无所依傍。其父戍边多年,意欲借女得宠,从而一入朝堂,挤身重臣之列。灵嫔是更加野心勃勃,只是少了一些耐性罢了。

而皇上想借此提拔岳家意图明显,足以证明皇上对岳将军心存赏意。但灵嫔在宫中谋害妃嫔,又不可再留!所以绯心为皇上取其折衷,这事由她做才能两全齐美。

绯心不敢说自己是最忠的一个,但她愿意为他做这件事。她为他承担,不仅因为他是皇上,不仅因为他对她的支持。也因为,他同样也是她的夫君!她不能容忍有人害他,也不能容忍他的后院,有人暗自窥伺,意图不轨。只要她发现,她就会惩治,绝不手软。

她替他想到可能发生的事,为他避免后患。但他不领情,的确,当自己的意图被人料中,任谁也不会太开心。更何况他是皇帝!

有时她真的也很想死,活在这个吃人的宫帷里,任谁也会扭曲!灵嫔虽然不情愿,但也总算是解脱了,皇上不会亏待她家的。而她乐正绯心,还要继续活下去!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