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高墙难隔亲伦念

“今日是皇上不给你来迎本宫?但是你跟皇上说了什么?”绯心在殿内落坐,不疾不徐的张口,“你胆子愈发大了!”“婢子不敢。”绣灵忙跪了,低下头说,“实是皇上让汪公公来,婢子这才闭而不出。”绯心轻轻闭了目,没再张口,等绣灵的下文。“前儿娘娘去了乾元宫绯心微微闭了目,没再开口,等绣灵的下文。。...

“昨日是皇上不让你来迎本宫?还是你跟皇上说了什么?”绯心在殿内坐定,不疾不徐的开口,“你胆子越发大了!”

“奴婢不敢。”绣灵忙跪了,低头说,“实是皇上让汪公公来,奴婢这才闭而不出。”

绯心微微闭了目,没再开口,等绣灵的下文。

“前儿娘娘去了乾元宫,夜里汪公公来,说娘娘跌了脚,要再歇一日。所以让奴婢不必张扬,今天来接便是。汪公公还给了奴婢一包药,说让奴婢记得给娘娘用。”绣灵说着,“他还说……”

“说吧。”绯心轻哼着,“这里没旁人,便是本宫得了什么绝症,你直说便是。”怪道皇上要用这种方法留她一日,想是她摔了以后,汪成海打从太医院回来顺便绕去支会绣灵。难不成真是她得了什么绝症?

“不是绝症,是虚寒体。太医只是照脚伤落的案。汪公公亲自去拿的药,没过册子,说是不想给娘娘再添烦恼。”绣灵说着,“奴婢听了,也觉得这事不传的好。娘娘借着脚患先掩过去,待吃过这阵子,再召冯太医来专调治。他口严的很,不会出岔子。”

“什么?”绯心手一颤,眼一下瞪大了。怪道一至月信腹痛难耐,时间总是不准,有时一错十多天。怪道冬日惧寒,夏日犹怵夜风,生冷之物入腹难消。这毛病难治,而且是宫中闻之不吉。她四年无出,原来是因为这个!

绣灵看她神色不定,知道她心里定是翻搅的紧,忙安慰着:“娘娘不必忧心,圣上尚且顾着娘娘的体面,可见对娘娘的厚意。况且这并非不能调治,冯太医是大国手,行医四十年,所经之历何止千万?现在皇上亲自督他,他必会小心安妥,奴婢也断不会传出半点风去。娘娘只需少操心劳神,安心调养便是!”

绯心轻出一口气,敛了面上的落寞。皇上尚且能顾着她的体面,个中的厚意她自然是明白。但她维持的艰难,少操心劳神?怎么能够!她自己的价值她是明白。没有孩子,她仅剩的价值只有如此。但真是好艰难!比起得这个毛病,她宁可是个绝症。因病而陨,皇上还能记得她平日的好处。

“没事了,起来吧。”绯心半晌开口,“昨天宫里没什么事吧?”

“回娘娘的话,昨天郑奉媛来请安的时候备了礼要求见娘娘。也不肯说是什么事!”绣灵回着,一众低阶妃嫔每日请安,绯心并不是每个都见。大部份是只在正殿外的套廊口点卯,由当值的掌宫宫女应记下来便罢。

郑奉媛?绯心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么一号人。这个郑奉媛是跟她一年入宫的,一直很是孤芳自赏,偶得在宴上见了皇上也是不显山露水。一直住在毓景宫,绯心不知道她是真清高还是以不争来嶂显自己的与众不同,绯心也无意去分辨。

绣灵这边说着,已经让人将东西呈上来打开来让绯心过目。是一对翡翠镯子,料是山料,但也算是通透。绯心扫了一眼:“你让人传她过来。”

绣灵微诧,在这后宫里,巴结送礼的人可不少。也从未见过贵妃这般急着召见的,用贵妃自己的话说,无利不往。送的礼越贵重,表示对方所求的越多。这世上没人愿意去做赔本的生意,更没有白来的好处。但绣灵到底是了解她的,听了吩咐,马上打发小太监去传话。

不大的工夫,郑奉媛已经带了一个贴身的宫女过来了。垂着眼趋步至殿中,跪在地上:“奴婢参见贵妃娘娘。”依锦泰例,后宫妃嫔根据不同的阶位有不同的日常行礼方式。同阶相见,互至欠身礼。低一阶的,下级行欠身礼,上级需起身回应。低二阶至三阶的,下级行蹲身礼,上级可坐着受礼。低三阶以上的,下级行跪礼。相应的臣工也有类似的规矩。

绯心看着她,生的也很是标致,但打扮的就寒酸了些。她身上那套湖水绿的宫装,质地比绯心宫里的随便一个近身宫女的衣服质料还不如。不过也是,她一个奉媛,月俸有限,加上她四年都没建树。底下的奴才得不着好处,少不了要克扣她的用度。自己若是再没些储备,在宫里的日子可想而知。像她这样的,宫里其实并不少。

“不必多礼,给奉媛搬个凳子来。”绯心淡淡的开口,言语很是随意。

“不敢,贵妃娘娘殿上,哪有奴婢坐的地方。”郑奉媛一脸惶恐,“奴婢还是跪着回话罢!”

“起来吧。”绯心说着自己站起身来,“本宫院里新栽了几株海棠,奉媛陪本宫瞧瞧去!”

“谢娘娘。”郑奉媛一听,忙起身过来,见绯心冲着自己伸手,而绣灵几个没动,这才过去搀她。

她们过了正殿,往中间的天井去。绯心看她一眼,最近事多又杂,忙乱的很,所以绯心的耐心有限。至了天井,小安子打发人往这里搬了张躺椅,移了张小桌,摆上些茶点。将一众在院里忙碌的奴才打发出去,放着她们两个说话,绯心轻展了一下眉头:“奉媛有话直说,不必顾忌。”说着,她自己歪在躺椅上,她腿脚现在不方便,总想窝着。

“娘娘事忙,奴婢本不该来打扰。但奴婢实在无法,只得壮了胆来求娘娘恩典。”郑奉媛又跪倒在地。

“你先说出来,本宫听了再断不迟。”绯心睨眼,见她面有难色,轻声开口。

“奴婢想恳请娘娘开恩,让家母入宫见一面。”郑奉媛终是咬了牙,额间青筋直跳,阳光下竟带出细细的汗来。

绯心微怔,偏了头瞧着她。她垂着头,声音有些打颤:“奴婢也知道后宫的规矩,外臣亲眷,无诏旨不得擅入。”她说着磕起头来,“娘娘,请娘娘开恩。”

宫妃要想与亲人相见,除非是皇上开恩,有诏特例。不然老死不得相见,至亲永隔。想见亲人的,不只她一个。绯心面无表情:“既然知道,那本宫也作不得这个主。”

“奴婢唯有求娘娘了,娘娘福泽蔽荫,宽厚仁爱。还求娘娘成全!”她说着,泪已经下来了,“奴婢之父去年病故,母亲无依靠。奴婢深宫之内不能尽孝,还求娘娘让家母入宫与奴婢见上一面!奴婢日后甘做牛马,也要偿还贵妃娘娘体恤之恩!”

绯心看着她,突然开口:“你且先回去,待本宫察明再论。”见她还欲乞求,补充了一句,“若真是如此,本宫应你。”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 蛮沙国&,南有

    边临国:东岭外有乌丽国,西漠有蛮沙国,南有夜滦国,北有混沦十三大合国(为少数民族所建的十三个支骑联合国)。其中乌丽为附属国,夜栖滦为同盟国。

    2022-06-29 07:22:3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中所涉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2022-06-29 06:56:39详情点赞(0)回复(0)
  • 格漠边&原占地

    东至乌沦萨岭,西至漠汗比格漠边,南至吞漓沼,北至温渊广原占地三千九百万顷余。

    2022-06-28 12:15: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帝负责

    内廷:设中廷总司统掌宫内事务由皇室宗亲为总管,直接向皇帝负责

    2022-06-28 10:41: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工作总&备及保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2022-06-28 08:46:1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