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三人各有怀思意

巡幸随同的名册一下,雪清气得差点儿没背过去的。怪严禁皇上前段时间始终躲着她,原是压根儿也没准备带她南去!皇上做批注的理由很是冠冕堂皇,怀贵妃之父该园有功,恩赐同行。俊嫔有孕他身,惠妃留宫督掌各宫,妥帖照料。这宫里但是嫔妃众多,但除了贵德双妃,俊嫔,除了这宫里虽然嫔妃众多,但除了贵德双妃,俊嫔,还有一个能勉强提上台面的和嫔,其余低阶的,没一个有资格同往的。现在让德妃留下来照应俊嫔的胎,和嫔打从行宫回来就一直病歪歪的,倒春寒那两天又沾了风自然是去不得。。...

南巡随行的名册一下,雪清气得差点没背过去。怪不得皇上最近一直躲着她,原是压根也没打算带她南去!皇上批注的理由很是冠冕堂皇,怀贵妃之父建园有功,恩赐同行。俊嫔有孕在身,德妃留宫督掌各宫,妥贴照顾。

这宫里虽然嫔妃众多,但除了贵德双妃,俊嫔,还有一个能勉强提上台面的和嫔,其余低阶的,没一个有资格同往的。现在让德妃留下来照应俊嫔的胎,和嫔打从行宫回来就一直病歪歪的,倒春寒那两天又沾了风自然是去不得。

雪清越想越气,贵妃先一副正义凛然的整顿宫廷,把华美人,灵嫔一个一个的整下去。向皇上展现自己的有多大的能耐,如何的能操持。好像这个后宫,没了她乐正绯心,三司六掌都是废物点心一样!双妃同掌,最后出风头的是贵妃,背黑锅的就是德妃。现在让她照顾俊嫔的胎,摆明了要是出了什么事黑锅全是她的!

贵妃让她老爹在淮南撒银子表忠心,借此让皇上带她同去,宫里的烂事全扔过来。银子?!不想这个还好,一想雪清就火冒三丈。当初她刚入宫不懂事,又逢丧子之痛,便着了那贵妃的道,白白让家里花了二十万两银子不说,还一直把她当成大恩人!现在想想,估计贵妃早就探到什么口风,知道皇上欲加封她为德妃,故意又从中取利。二十万两啊!贵妃商贾之家,不愧是买卖人。给皇上盖园子?!不知道这些年,她从皇上那得了多少好处呢,怕是十个园子钱都有了!

名利双收,现在又独得圣宠。皇上对她言听计从,灵嫔之死,明明就是她害的。她却反说灵嫔害宫妃!当面一套,背面一套,阴险卑鄙的小人!雪清现在一想到自己刚入宫时,还向她称谢,她还假惺惺的说一套什么后宫和顺的大道理。越想越觉得恶心!

难怪爹曾经说过,后宫多险恶,人心难测。她真是笨,只以为是太后害她,宁华夫人害她。却不知真正害她的,却是一直跟她称姐道妹的贵妃!

皇上如今彻底让她迷了心窍,不辨是非。她一手把持后宫,连太后也奈何不得。雪清纵是心里再恨,也知道不能一时冲动。定在五月中旬起行,如今不过四月初,一切尚有变数。她必不能再向以前那样单纯,白白让人利用了去!

绯心瞧了随行宫眷名册也有点吃惊,虽然皇上事前跟她透了风,说会带她同去,但她也没想到除了太后只有她一个人随行。还有一件事是她没料到的,三叔居然捐资在淮南建了圣德园。如今园成,算日子,怕是一年前的事了。这消息她居然没探着,而且父亲竟没透露半点。不过也是,这事对皇上来说不是什么大事,或者没过什么朝议。常福常安打听不到也是正常。父亲不想让她心里多虑,便也没再提。但这一年里,她让父亲去寻千年根雕,各式的佛经手录珍本。前些日子,父亲又捎给她不少钱。想来自己实在是不孝至极!

犹记四年前她上路,父亲并自家兄弟一直送了她百多里地,至淮河而止。父亲跟她说,想来此去也难成事。家世不济,难入天家。她安慰父亲说,只要能入三围,就算最终当不了皇妃,也是皇家贵胃的正妻。到时乐正一家,亦能显赫。她说她定会倾尽所能,绝不辜负父母十六年的栽培!

后来才知道,这不过是她年少的痴梦。家世不好,别说三围。便是端阳门也进不得,内务司掌太监会直接除名!这不是她倾不倾力的问题,这是她的命,草虫总难登青云。若没有逢着太后的机缘,她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她是艰难,但父亲何尝不艰难?这四年来,家里为了支撑她这个无底洞,已经虚耗无数。家人为了不给她引麻烦,一直谨小慎微,丝毫不敢有半点放纵。二叔三叔为了生意疲于奔命,父亲在官上的卑躬屈膝。所为的,就是乐正一家,后代延世的兴旺发达。

所以此时,绯心就算再惊讶也顾不得太多。她要这个荣耀,比任何一切都想要得到!

×××××××××××××

绯心亲手把荷花拼盘摆上桌,这荷花拼盘共三十六个,各自成小盘,相拼便是朵荷花造型。可据需要自行安排,三十六片可以拼全,也能随意拆减。瓷是皇家供窑烧的白瓷素花,淡淡水蕴色,白得润如玉,墨蕴若云浮。

云曦坐在檀木雕桌边上,看着绯心垂首动作,今天她又是亲自下厨,所以手上没任何环饰。十指如葱,骨骼纤细,肌如凝脂。托着盘,与瓷光相映,惹人迷离。更因盘中所盛的食物,泛起热气一蕴,竟让云曦有些恍惚。

绯心拼了约有十来样,中心小圆碟,边上团簇一圈,居然全是淮南地方上的小吃。什么梅干汤线,茶卷酥,糯米黄,粉蒸珍珠包,细米元子之类的。绯心就地取材,有些为了让皇上好入口,还是用了替材。比如这糯米黄,本来就是用打碎的咸蛋黄,加糯米粉揉着一蒸。但绯心给换成蟹黄。还有粉蒸珍珠包,本来外头是包一层薯粉沬子,绯心用的是玫瑰粉碎。

云曦瞧着这些小点,轻笑道:“真是没想到,贵妃一向有大家之风,还对这些子小吃有研究!”

云曦其实就是随口这么一说,但绯心就多想了几层。觉得皇上话里挟了别的意思,她深闺在家,从不抛头露脸,这些子街边小手艺又是打哪学的?

搁着平时,她也不解释,省得惹皇上不爽快。但这几天,她心里头激动的很,这才巴结的格外卖力。所以一听他的话,就忍不住脱口而出:“回皇上,因臣妾家姐最喜这些,臣妾家里便养得几个专门做小点的厨子。臣妾就是跟他们学的。”绯心一边替他布菜,一边轻声应着。

他扫了她一眼,制香,做小菜,反正不是家母喜欢就是家姐喜欢。进了宫,修枝插花,折腾盆栽,请什么白玉观音,金叶佛图,那就全是太后喜欢。平日家还顾着姐姐妹妹,玉灵芝,撺丝缀……她是忙,她天天忙的团团转,他成了墙角蹲着喝凉风的了!

绯心半晌听不见他开口,把小碟往他面前送了送,也不见他起筷。心里就有点慌了,再偷眼瞧他面色有些微戾,一时也搞不清哪里又说错话做错事惹他不爽了。她本能的就又有点想临阵脱逃,说实在的,他们之间这种情况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此时绯心是怎么也不能再脱阵,得知她能随圣南巡,这消息真的比三叔到京还要震憾。她现在都顾不得想别宫的会作何感想,只是想着千万不能再得罪他,让这件事再泡了汤!

她这般想着,但也实是说不出什么合适的劝他吃东西的话。只得壮了贼胆,又把小碟子往他跟前凑了凑。他瞧着她的指尖,再看她一脸可怜兮兮,莫明就里的样子。一时竟也不知该怎么说,执了箸随便挟了一点往嘴里放。其实她的手艺也谈不上多精,不过是东西新鲜,放到嘴里倒也别有风味。

“坐吧,陪朕也用些。”他轻声说,“这回你也用不着多带人,挑几个你用的上的便是。”

“是,臣妾谢皇上体恤。”绯心抿了唇,点头应着。小心翼翼的说,“皇上,这些还过得去吗?”

“不错。”他随口说着,她这边又默着没话了。他让她带的也有点发僵,不觉也有些味如嚼蜡。过了一会,有些没话找话说:“这几天宫里都说什么了吗?”

一说这种“工作”上的问题,绯心马上精神一振,气也顺了腰也直了,人也自在了。她放下箸,忙着给他添汤。身后绣灵一看她不忙回话,先是动作。心里就明白,不待绯心开口,已经悄悄打发人远远的退下去。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 三司下&外交)

    三司下属有:1)文华阁(礼以及外交)宣律院(法)奉上馆(史)筑仪堂(工)

    2022-06-27 11:41: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地库府

    2)央集令(籍)土兴州(土)央库府(国收)地库府(民收)

    2022-06-28 03:24:32详情点赞(0)回复(0)
  • 温渊广&三千九

    东至乌沦萨岭,西至漠汗比格漠边,南至吞漓沼,北至温渊广原占地三千九百万顷余。

    2022-06-29 04:33:09详情点赞(0)回复(0)
  • 居安府&及充任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2022-06-28 10:43:1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丽国,&个支骑

    边临国:东岭外有乌丽国,西漠有蛮沙国,南有夜滦国,北有混沦十三大合国(为少数民族所建的十三个支骑联合国)。其中乌丽为附属国,夜栖滦为同盟国。

    2022-06-29 04:01:2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