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布履艺陋君却赞

绯心是打从南行一起,便不断地的生让云曦扯着煅练脸皮,将她所知学到的知识彻底颠覆个无数。虽然打从根上起,她心里是极不不愿意的。但当然这也不是宫里,要怕受怕的更多,更没时间让她伤春伤春,去想别人怎么看她。再加她惯是一个因势而论的人,而如今时予以我,地利不方便,挣香蜡将桶与水相隔,个中芬芳却溢满而出。水里绯心散了点莲花沬薄荷叶,若无两人挤挤拥拥,定是很享受的。但天光白日同浴,对绯心便不是享受了,哪敢抬眼瞅他。热水一浸,自己先抖起来了。。...

绯心是打从南行一起,便不断的生让云曦扯着煅练脸皮,将她所知所学颠覆个无数。虽说打从根上起,她心里是极不愿意的。但毕竟这不是宫里,要担心受怕的更多,更没时间让她伤春悲秋,去想别人怎么看她。加上她惯是一个因势而论的人,如今时不予我,地利不便,挣扎不休最后丢大人的还是她。云曦也正是捏准了她这个性子,便将放肆乖张行到极点!

香蜡将桶与水相隔,个中芬芳却溢满而出。水里绯心散了点莲花沬薄荷叶,若无两人挤挤拥拥,定是很享受的。但天光白日同浴,对绯心便不是享受了,哪敢抬眼瞅他。热水一浸,自己先抖起来了。

衣衫一除,云曦臂上的牙印就让绯心脸直发皱,绯心身上也是大大小小青红印子,他总算是没再下去手,喉间微叹一声将她搂过来,手在她身前背后游走一阵。倒不像是在挑逗,更像是抚慰。

两人泡了一柱香的工夫便出来,绯心随便裹了自带的巾子,准备伺候他着衫。因这次没带绣灵出来,常福便只是把东西整理好了放在屏风外头。绯心一拐出来便看到衣服已经整齐叠好备换,一边的小凳上还放了一双鞋。

一见这东西绯心一愣,这双青布软底的便鞋是前几日绯心闲来无事做的。在路上的时候,她曾应了要给云曦做鞋。但她好几年不动针线,手艺都生疏个七八,做出来之后有些走歪了线。两只摆在一起瞧着像是左右难分,实是拿不出手奉君。想不到绣灵常福这两奴才,竟是给包了来,常福居然还摆出来现眼。

绯心怔了一会,一时也顾不得太多,伸手把鞋抄起来想往角落里掖。谁料身后水波大动,云曦已经湿嗒嗒的随便披了件褂子出来,嘴里说着:“又怎么了?”绯心一紧张,身上的巾子都差点掉下来,手里拿着鞋没地藏掖,一脸窘相的发傻。

他睨着她眼里的东西,忽然扬眉一笑:“做得了?正好试试。”

“臣妾好几年没动针线,做的实在不堪。”绯心喃喃道,“不要试了吧?”

“总不至连套都套不进去吧?”云曦几乎是给抢过来的,“为夫先试试,就是套不进去,你下回也有了经验。”

他那句脱口而出的“为夫”,听得绯心一阵心惊肉跳,面上更红了几分。但他眼中闪过的光彩却让她受了影响,这双鞋倒谈不上是她的心血,但接受的人带出喜悦,同样这喜悦也感染了她。

绯心伺候他换了衣衫,这双鞋倒是能套进去,而且大小正合适,不过就是中线没那么直。加上又是软底的,经不得走长路,只能在屋里穿穿罢了。

他在屋里踱了几步,眼一直弯如月,忽然伸手一把将她挟得双脚离地,不得不与他平视:“好的很,你越发进宜了。”

他的话没头没脑,绯心也不知道自己哪里进宜了。这手艺退步的可不是一般二般,以往在家,若是做成这种成品,绯心是死都不肯亮出来现宝的。她百十双的做,挑出最好的给父亲,只为父亲那一句“三丫头是可心的”。父亲也从未给她“好的很”的评价,如今这评价来的如此容易,说出来的,还是比父亲刁钻百倍,难应付千万的皇上!

有时想想真是奇怪,以往她精益求精,他也总是面黑如铁,眼冷似霜。以至她衣衫服饰,行为举止,更是加倍小心不敢有差。便是着的稍艳,马上招引得他茶水泼身,让她颜面无存。如今出来,他似又宽容许多,纵是她时时挑剔,不愿意亲民,他也并不介意。更会因一双鞋子,说她“好的很”。自古天心难测,绯心如今更是深有体会!

×××××××××××××

两人在屋里寐到晚上,然后便出了客栈,接着逛另半条大街。平州地势与江都不同,街道时上时下,集市也是贵贱相融,铺子摊子比比皆是。汪成海和常福留在客栈整理房间,绯心不愿意让外头的伙计动他们的东西,加上他们带的有些也的确是宫品。庞信并属下郑怀远远的跟着,并不接近。

再过十来天便是中元节,所以一些楼上都装点了鬼王像,听说到了中元节这里会放焰口,有百鬼夜行大祭会。便是现在,也有很多卖鬼脸儿的小摊子,有的也做的十分精巧。

街上有男有女,有前呼后拥,乘着香车软轿的富贵,也有短衣粗布的平民。像他们这样双双对对的男女也不少,绯心这次没再蒙着半张脸出来。这会子天黑,加上之前她那副打扮实在是怪异的很。她紧紧的跟着云曦,任他牵着,另一只手抖着帕子不时的撩风。

开始她很不习惯这种手牵着手走在大街上,但人多的地方她害怕,忍不住要去揪他的衣服,生怕让人挤散。后来就顾不得太多,只想着安全第一。

街上卖吃的也不少,但这次云曦长了记性,只瞧不再往嘴里放。但这里的价格的确都比江都要贵,米条子这里也有,却卖五个子儿。若是加点红豆绿豆的,就要七八个子儿以上。平州稻米产量比江都更大,有集中田,但吃食却贵了不少。一趟走下来,基本上物价都比江都要高出一大块来。两城的离的并不算是太远,照理贸易流通非常多,但物价却差了许多。

晚上灯红酒绿,晓月听风,秦楼楚馆格外繁盛,靡靡之景更胜江都湖上乐坊。看来平州的经济,倒像是由这些带动起来的。

绯心走了一会便觉得又热又累,手上的帕子不停的撩。忽然她右手肘微沉,回头看去,竟是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拉她,一身粗布的小褂裙,长得清秀可人。一双大眼乌圆的,仰着脸看她:“奶奶,买把扇子用咧,好用哟。”

云曦也回过头来,见她挎个小篮子。里面放了许多草编的扇子,上面还画着草虫画。见那手笔,极是绢工细致,生将草扇带得灵动起来。见她小小年纪出来讨生,心里带了几分怜惜,心下也赞她眼尖,人群里瞅着绯心没拿扇,一径抖帕子,遂挤过来兜揽。这般一想,他便随手从腰兜里摸出一小块碎银子丢进篮子里,轻声向着绯心:“你挑一把。”

小丫头一见那钱,眼亮一下,忙举高了凑得更近,方便绯心挑选。口里说着:“多挑几把用,好用哟。”

绯心见她还挺会做买卖,生是想把那点银子都抠勾走,一时也微笑:“便是要用,一把足矣。不让你找钱便是。”说着,就着帕子随便拿了一把出来,举着端详那花色。

小丫头一见买卖得了赚,再一听云曦的口音不是本地人。乖巧的福个身,笑着捧着篮说:“大爷和奶奶要去东河玩不?采菱角摸鱼,小的弟弟好水性,大爷看着给赏。”

绯心一怔,她还真是个会拉生意的,卖扇子卖到拉人去戏水。云曦一听起了性,笑:“此时天黑,哪里好玩?不如你明日来找我,若真是好,赏钱自是少不了。”

“大爷可不兴诳人,明日小的来寻爷和奶奶,大爷留个地址咧。”小丫头笑弯了眼,连声说着。

“往后头走不出二里去,有个安顺斋。你便去那里寻,姓汪的便是。”云曦回身往后指,“你明日早些过来找便是。”

小丫头一听是住大客栈的,眼越发亮了起来:“那小的明一早便来伺候,爷和奶奶莫要再应了别家。”

“一准儿不应别人。”云曦笑应了,小丫头这才鞠了一躬便挤过人群去了。

待她没了影儿,云曦回眼看绯心在打量扇子上的画儿,便开口:“不知是哪个画的,倒有些笔力。”接着又说,“说起来,平日你倒是不爱动笔墨。”

绯心听了应:“妾才疏,琴棋书画皆是粗陋。”

“不过是不上心罢了。”云曦笑得别有所指,绯心听了面红。突然听身后一阵骚乱,接着有鞭风哗动,又听马嘶。绯心不待反应过来,云曦已经一把搂了她往边上一靠,接着庞信已经贴了过来,护住他们。绯心只觉耳边轰轰作响,裹出一阵风去。竟像是有马车直接劈开人群冲过去了。

云曦搂着绯心,眼却瞅着那车乱晃的顶盖,后头半街都是人倒摊歪,哭的喊的骂骂咧咧的都有。庞信回眼见云曦微眯了眼,低声问着:“公子,可有妨碍?”

“无事。街集横行,直当这里官道么?”他轻哼了一声,刚掠眼间瞄了一下,外蒙锦绣,四悬明灯,达官贵胄。如此行路匆匆,却不事先警备,视人命于无,好生的嚣张。

“刚让郑怀贴过去瞧,看是哪家的。”庞信轻声说着,绯心被云曦压在怀里,手不觉间已经揪紧他腰间的衣服。她心里有些后怕,跳得发痛。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 ,北有&三大合

    边临国:东岭外有乌丽国,西漠有蛮沙国,南有夜滦国,北有混沦十三大合国(为少数民族所建的十三个支骑联合国)。其中乌丽为附属国,夜栖滦为同盟国。

    2022-06-28 03:27:16详情点赞(0)回复(0)
  • 以上皆&官。分

    以上皆归兵司,由大司马为最高长官。分处各设左右将军一名,左右侍郎两名,左右中郎将两名,下属执将各四名。

    2022-06-27 08:07:09详情点赞(0)回复(0)
  • (法)&(史)

    三司下属有:1)文华阁(礼以及外交)宣律院(法)奉上馆(史)筑仪堂(工)

    2022-06-27 08:31:31详情点赞(0)回复(0)
  • 局(内&审法之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2022-06-29 11:03:1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