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官商勾结据平州

绯心但是心里心里想但也不话语,静静地听他们闲聊。听云曦夸她的扇面好,连花便答说她爹原是个读书学习的,考了好些年也不中,实是养不了妻小,便弃了书安心种地。有时候闲了,她娘便编点席子扇面,他绘了画价就能上来些。一时之间可能会就心里生了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想法,直教云曦听着她不停的说,一时笑着回头看绯心:“何时你也给我生一对子女,这般一家子出来才有趣儿。”。...

绯心虽然心里想着但也不言语,静静听他们聊天。听云曦夸她的扇面好,连花便答说她爹原是个读书的,考了好些年也不中,实是养不了妻小,便弃了书安心务农。有时闲了,她娘便编点席子扇面,他绘了画价就能上去些。一时可能就心里生了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想法,直教自己的孩子也见天村野里混,识不识字都无所谓的样子。

云曦听着她不停的说,一时笑着回头看绯心:“何时你也给我生一对子女,这般一家子出来才有趣儿。”

绯心听得面红如血,缩着足拿裙掩着,整个人都快缩尽在他身后。还不待她开口,连花已经快嘴接过:“奶奶福气好,将来一定百子千孙的。”

绯心直恨不得拿馒头把那丫头的嘴堵上,那边连花还喋喋不休:“大爷生的很俊,将来孩子定是好看的。”

云曦忍不住笑出声,若无其事的向后伸手,正隔着裙握住她的脚:“我娘子身子不好,不求百子千孙,只求能有一儿半女也不枉我期盼一场。”

绯心听得心惊肉跳,宁华夫人去年为他产了一女。如今俊嫔业已经身怀六甲,何以来期盼她?她有寒虚之症,连她自己都心灰意冷,又有什么好期盼?

云曦突然转脸看着她的表情,眼神莫测,笑容深沉:“娘子在家操劳,出来也难舒胸怀。之前还道羡慕旁人比翼合美,为夫还以为是真。如今想来,倒像是娘子在诳人呢。”

绯心听了心里一紧,这话当然她明白是什么意思。当日她在船上,借着左含青的事跟他剖陈了一通自己见解。当时她也承认,见一众姐妹与他相处合宜,心里十分羡慕。但羡慕归羡慕,她同时也向他更是坦承她的心迹。如今别的他都不论,单就这事来点刺她,偏还找这个时机,对面还有两个半大孩子。

一想这些天,她事事顺他的意,脸面丧了无数,这便也罢了。如今明知她难生养,还要点她痛处。偏又当着孩子说这些个事,他是皇上,便随便拿她戏耍。也怪自己为声名所累,一心想回家风光,就诸事皆忍。但饶是如此,她心里也添了痛堵,加上刚才又睡死了出了丑,越发有些恼羞成怒。但她再怎么怒,也不敢对着他吼叫,不过是低着头极小声的嘀咕:“哪里就敢诳你,活腻了不成!”

云曦的眉毛一下子扬了起来,眼里却挂了笑。他万没想到绯心居然敢碎碎念,平日里有时她也引经据古的跟他辩,说出的话也极不中听,但通常都是振振有词的大道理。如今没有大道理,简直就像是使小性儿。明明心里不乐意他的话,又不好意思犟。只能缩在那蔫头搭脑的动嘴唇,她声音太小,他便是离的近也听不太真。但他能猜个八九,索性彻底转过身去捏她:“你有理了,我说错了吗?”

绯心一见他又开始浑不吝的动手动脚,一时扭着脸伸手去推他,极小声的说:“别介,疼。”

说着,脸已经烫了一片。

对面两个小人儿,四只大眼一眨不眨瞅着他们。突然连朋捅捅边上的连花:“家姐,他们像咱爹娘。”

连花一瞪眼:“扯屁,大爷和奶奶是富贵人!”

连朋一缩脖子,被姐姐一眼瞪回去不言语了。这边云曦和绯心愣了,绯心臊得没地方躲,使劲往云曦背后缩,云曦的手摁着她的脚,回头向着连花笑道:“你个女孩子家,如何张口说这混话?”

连花讪笑着,悄悄掐兄弟一把,脸上仍是讨好的笑意:“小的爹娘都是乡下人,哪里比得了大爷和奶奶呢?”

“哪里学的这些?”云曦嗔着,这会的工夫,车已经行到了东门。今天已经初六了,先锋营并一些先行官估计已经提前到了平州。所以出城的时候查的很严,便是有通行令,守门的还是掀了帘看了看。见有大有小,有男有女,便也就没说什么。而且车也是本城常跑道的,他们雇了两辆,没要车夫,庞信驾着这辆,后头跟着郑怀驾了另一辆装着东西。绯心担心他们翻后头的东西,但汪成海拉着他们说了些什么,估计又点了些银子。便是如此也耗了一会,然后这才缓缓起行。

连花瞅着外头,待车走才说:“大爷听口音像是北方人,是过来看皇上的吗?”

云曦知道她是小孩子性,再早早出来营生,也懂不得太多。遂笑笑:“你听得倒是准,正是听说皇上南巡,想过来瞧瞧阵仗。”

“小的也想看呢,不过今天晚上就封城了,不让进了。”连花搓着手,“昨天我娘说了,让小的卖了扇就赶紧回去。省得让兵来轰,要罚钱的。不过实在不舍的大买卖,才又多呆了一宿。”

“为何?皇上巡皇上的,你们过你们的,还不让人活了?”云曦听了眼神微动,轻声说着。

“嫌我们给平州丢人。”连朋一直呆坐着,突然插了一句嘴,说完马上看自己的姐姐。见她没拿白眼翻他,一时嘿嘿笑了两下。

“什么意思?”云曦听了问,绯心一时也有点听住了。

“前几日贴了告示了,不过现在都揭了呢。”连花说着,连朋捅捅她:“家姐,娘不让说这些个,说多了要关起来的。”

“大爷问话呢,你还想不想要果子了?”连花瞪他,一时看着云曦,突然凑过来说:“大爷,要是小的说的好,大爷给个赏吧?”忽然又一噤声,上下打量他,“大爷是不是当官的呀?”

绯心听得忍俊不禁,到底是小家小户出来的,饶是机灵也是有限,家里也没教在点子上。云曦笑笑:“自然给赏,一会不是去摸鱼采菱角吗?若是你路上再说的好,我一并出十两银子怎么样?”

“真的!”两个活宝同时眼睛里显出元宝样,眼睛都直了,半晌连花才结结巴巴的确认:“不,不兴诳人的。”

“我一个大人,怎么骗孩子?”云曦笑,“你且先说说,什么叫给平州丢人?”

“您想啊,皇上来了,要是看到平州穷人多难看。皇上不高兴,平州就得倒霉。”连花说着,“前些天发告示了,家住城里的,这几天不许出门。官里说街上太乱,这几天要是想做小买卖摆摊儿,就得去官府指定的街摆,统一管理。但摊儿费好贵的,不租就不许来。省的出来丢人!”

“这里离江都不过百多里,江都你去过么?是不是也这样?”云曦突然问。

“江都归省里管的,平州不是。好像是归什么…….”连花挠挠头,有点不清不楚,接着说,“反正这里跟江都不一样的,小的没去过江都。不过听庄上人说过,那边东西便宜的很。”

“何时听的?”

“一直都便宜的很,庄上有人去过,说东西很便宜。”

“怎么到这里就贵了?”

“要想倒过来做买卖就贵了,路上要钱的。过关卡要钱的,加过来就贵了。”

绯心听了,心里已经梳理明白了八九。平州是直属州,上归直隶,不属于淮东淮南任何一省。但又地处南方,离京城很远。这里便借着山高皇帝远,各高官官管不着这里,俨然自据一方,当地官员成了土皇帝。路设关卡,索要费用,导致货流价高,物价贵也因此而来。但有一点绯心想不通,为什么放着水田不种,要去挖塘养鱼?这里集中稻田,每年为皇家供米量之广大,从不缺少,按理说至少米价不会很贵,但这里什么都贵,有些不通。

她正想着,云曦已经问了:“这里的米很好,桂花球只这里有啊,怎么还会很贵?”

“好田全是陈家的,要三成租。哪里给的起啊?”连花说着,“我们庄上,也只有十户人租种的起,其他人都在湾子养鱼了。本来湾子这里都没人管的,现在看我们养鱼,也要租税的。”

云曦眯了眼,陈家,和之前的细枝全连上了,他全都明白了!三成租,好的很!朝廷明令,各地租成不得超过十五税一,他居然开价三成!

“大爷,一会要是碰着我娘,可千万别说是小的说的。”连花吐吐舌头。

“不会。”云曦笑笑。他回眼看了看绯心,绯心轻拉着他的衣襟,给他一个小小安慰的微笑。虽然他此时面色如常,但绯心知道,他快气炸了!

××××××××××××××××××××××××××

这章为玫瑰加更,今天是重阳节。希望玫瑰可以早日走出阴霾,抱抱玫瑰,生日快乐!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