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心通金缕意幽兰

吃罢了饭,连花便就怂甬着云曦往山上去,说上了山顶也可以瞅见清阳湖。连花的父亲瞧出这一行必也不是普普通通人,穿着装扮也可以改,行为举止实是难掩风彩。再加从这几个随从的样子也可以瞧的出,这几个还真也不是通常的奴才,因为沉声收住连花的话。云曦与他闲谈了几句山里不像城镇,一至晚上万家灯火。连家庄穷,村民怕耗油,若没什么事都不点灯。一时出来,黑麻麻的一片,除了后头连花家这里有亮光,并山上隐隐见点星火,余的竟是一团漆黑。连朋举了个灯笼来送他们,一会的工夫,四周已经聚了好些小虫。蛙叫得格外响,咕咕呱呱的一团嘈乱。。...

吃罢了饭,连花便开始怂甬着云曦往山上去,说上了山顶可以瞧见清阳湖。连花的父亲瞧出这一行必不是普通人,穿着打扮可以改,行为举止实是难掩风彩。加上从这几个随从的样子可以瞧的出来,这几个还真不是一般的奴才,所以沉声止住连花的话。云曦与他闲聊了几句,见绯心实是不惯在这屋里呆,便带着她出来往塘边走。其实绯心这会子倒不是嫌脏,主要她一向不惯与陌生男子同处一室。便是屋里有不少人,她也觉得别扭。

山里不像城镇,一至晚上万家灯火。连家庄穷,村民怕耗油,若没什么事都不点灯。一时出来,黑麻麻的一片,除了后头连花家这里有亮光,并山上隐隐见点星火,余的竟是一团漆黑。连朋举了个灯笼来送他们,一会的工夫,四周已经聚了好些小虫。蛙叫得格外响,咕咕呱呱的一团嘈乱。

晌午那会他们玩过了乌盆子,连花还特地往山涧那里背了清水回来,煮了让他们洗澡。连花知道,有钱人不兴洗冷水的,估计也嫌河水脏。

趁着他们窝在盆子里剥菱角的时候,她带了兄弟去背水。些举着实让云曦很是感叹,连花虽小,山野里打滚的。但实是机灵的可人疼爱,十分的懂得讨好人。眼瞧着她,竟浑然觉得是一个缩小的绯心!想想也觉得可笑,这两人差的可谓天遥地远,但单从那会识人辨色来说,却又有几分相类!

虽说水煮过,但这里人不兴用澡桶。这里没人舍得费柴草煮水洗澡,不过是河里打滚罢了。汪成海有妙招,把来时带的隔水包袱皮弄来,兜了一大兜子挂在屋后头,上头捅几个洞让他们这样冲洗。云曦觉得连花背水不易,便把这些水煮热全让绯心用了。自己带着连朋跑到河涧那边去,跟这里的男人一样,赤条精光的洗凉水澡。

连朋将他们送到那看塘的棚附近,隐隐见透了一缝的光。一时间生奇,那棚子搭的随意,若是里面点灯,该是光透乱摇才对。哪里只透出一条缝这般的齐整?但他生性比连花腼腆许多,也不敢随便说话。一时把灯笼往云曦手里一塞:“睡,睡罢。我回了。”说着,低头就要跑。云曦一把拉住他:“给你这个,别告诉你姐姐。”说着,把一个东西塞给他,顺手揉揉他的头。连朋借着昏光瞅着,摸索了一阵,声音有点抖了:“真的,真的给我么?”

“回去记得跟你爹说,让你念书。到时再碰着,我请你!”云曦的声音微沉,态度却完全不像和一个孩子调侃。俨然面前站着的,也是一个男子汉!

“是,是!谢谢大爷!”连朋深躬一下,掉头跑了。

云曦拉着绯心进了棚子,一进去绯心吓了一跳。小小棚居,里外天壤。常福刚才提前出来点灯,此时见了他们,没说什么,施了礼便出去了。除他们外,其余人都住在连家,马车也弄到连家屋后头院子里去了。但这里,汪成海和常福已经提前打理过,把棚子里整个用布围住,生是在棚内又搭了一个棚。地上铺着毯,有垫子,并还焚了一炉香艾,驱散蚊虫。有一个他们带的琉璃灯球,是上下两个半碗状琉璃盖,里面是烛。取最净透的琉璃面,雕出许多切面,便是一支烛已经满棚生辉。

绯心盯着这个一时哽咽,怪道他不肯住在屋里。他是为她打算!她是断无法与他们住在一起的,脏其实是其次,重要在于她所受拘礼限制。当时她瞧这小棚实在不堪,虽然隔了距离,但太小太破烂,四处是泥。但经过他这般归整,里面生如小小暖阁一般,半尘不沾染。

“你肯为了我去坐那盆子,自然也要替你着想。”他伸手抚她的颈,触手斑块连连。她今天饱受虫苦,白日里他已经发现,隔着衣服生能给她咬得一块块的。她何止是坐了那乌盆,她生是拿自己的小命在陪他游戏乡里。胸怀是可以开郁而展,但身娇肉贵不是朝夕得成,更不是不在意就能钢筋铁骨!

他抱住她:“明儿就回去,可以一时纵情已经足够。我们也该归正途才是!”

“紫貂雀裘碧丝绦,玉阕丹陛鹤翔瑶。蓝袍赤带困熊虎,龙翔凤展镶金牢。”他突然轻声说,“就算是镶金牢,也是我们应在的地方!”

龙翔凤展镶金牢!他和她的体会,完全的一样。唯有那里,是他们的归属。他们可以一时青山绿水,旷情怡性。但他们终究不属于这里。他有这种觉悟,她也同样有。这是他的命运,也是他职责所在。更是他一心要达到的巅峰,唯有如此,各归其位,他才能更好的掌持他的江山!所以,纵是镶金牢,龙依旧成翔!

她抬眼看他,深吸了一口气,唇边微笑:“偶而放纵田园,笑望山水也是极好的。以前是妾太狭隘,若非村野一笑,还难破此蒙障。谢谢!”

他微倚低向她,声音如梦如歌:“谢什么?”

“乌盆撑的好。”她突然拐了个弯,让他微咧了嘴,伸手在她腰间:“你越发诡滑了!”他气若兰馨,手指却恰一用力,正掐在她腰眼上。绯心一时不防,哎哟一声整个人便要缩起来。他一把勾过她来,将她摁在地上。在她腰间一阵揉掐,引得她气喘吁吁,身体乱扭,手舞足蹈,一边挣扎一边尖叫连连。

他根本就是无时无刻的挑战她的极限,如今竟然逼得她披头散发,挣扎乱叫,挤着眼睛笑叫的喘不过气,口里断续喊着:“别,别,啊啊啊啊!”此时夜静,除了蛙呱噪之外,便听这棚里声传二里半,远远的都飘到连花那边去!

×××××××××××

绯心衣衫半褪,趴在云曦腿上,由着他给她抺薄荷凉膏。常福早知道这一趟他家主子要受难,各种药膏准备了不少。此时她后背大片的肿块,有些地方都有些泛青紫。这里蚊虫凶狠,隔着衣服都能给她叮得如此。

“方才吃饭的时候,妾听着那连家男主人倒也谈吐不俗,加上他工笔颇是有些风彩神韵。倒是可惜了。”绯心见他半晌不语,有心想引他说话,转转他的注意力。

“可惜什么?养个儿子到八九岁上下,大字不识一个。”云曦轻哼了一声。

“妾是见爷方才跟他言语,倒有几分欣赏之意。妾是想,不如…….”绯心话刚说一半,忽然又觉得有些管的多了,忙生生的噤住。

“我是看他丹青了得,言谈不俗,的确有几分惜赏。但他愤世嫉俗,又十分偏拗,实是不喜欢。不管自家多不得志,总该不误子女,那连家小子虽不善言语,却很是聪敏精细的孩子。晌午洗澡的时候,瞧见我的悬匕,见套上撰着字,便红了脸央我教他几个,说学会了也好帮姐姐算帐。一个常帮着兜买卖的孩子,那金鞘银缕却不如上面的字吸引他。偏他父亲学了一肚子文章,只知怨怪时不予他,却不肯教自家孩子!”云曦低声说着,抚了抚她的长发,“我知你是见他读过书,想哄他出个贴儿。待我整治平州的时候,不怕那帮混人活泥。但他用不得,他老婆都比他有肝胆!”

“爷把那小刀送连朋了?”绯心听了,忽然说着。

“江都买的,不碍事。”云曦笑笑,“你在园里静养的时候,我出去逛了,东城那边有个锵奉馆,做的很精致。而且很是守律,头一回我没带符令,死活不卖给我。”

绯心愣了半晌,忽然噗哧一笑。云曦知她笑什么,故意又捅她的腰眼让她说话。她浑身一颤,说着:“知道爷不是白逛的,有机会就要四处考验考验。妾不是嘲笑,是赞您呢!”

云曦捏着她的腰,一时垂头低语:“你能不能把这心思往别处使使?”两人正在调侃,忽然远远的听到一声马嘶声,如此夜里,又在这荒乡僻地,这种声音格外分明!一时间云曦微凝一眼,伸手撩上绯心的衣服,将她抱到一边坐着,自己站起身来!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 以上为&,有些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2022-06-29 09:56:19详情点赞(0)回复(0)
  • 工作总&揽)行

    下设六府,分别为:居安府(内务工作总揽)行执府(出行准备及保安工作)司掌局(内务调度分配)宗堂令(为宗室内亲审法之地)兴华阁(专注皇室内史记录以及充任秘书代笔工作)行务属(帝王亲卫)

    2022-06-27 04:24:1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