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暮夜星火蕴风雷

云曦施礼出了小棚,后头庞信等人业了出。云曦眼向着一侧,见灯火通明,窄泞道上竟拖出长长一条火线般。眼瞅处,了有一匹高头大马踏蹄而至,了有一个人翻身而下,几步向这边而来。云曦上下扫了几眼,见那人四十上下,一身灰袍,长发绾齐,面如刀裁。眉“你又是谁?”庞信略向前一步,微凝了眼开口。。...

云曦躬身出了小棚,后头庞信等人业已经出来。云曦眼向着一侧,见灯火通明,窄泞道上竟拉出长长一条火线般。眼瞅处,已经有一匹高头大马踏蹄而至,已经有一个人翻身而下,几步向这边而来。云曦上下扫了一眼,见那人四十上下,一身灰袍,长发绾齐,面如刀裁。眉眼微弯,带出几分略僵的笑意,扯出微哑的嗓音:“这几位,可是今日出城来游的客人?”

“你又是谁?”庞信略向前一步,微凝了眼开口。

“大爷莫要见怪,小人是陈家庄的陈寿。”那人福了一揖,“得知几位来这里玩赏,我家大爷吩咐小人接几位往庄上一叙。”

“这话说的没意思,我们爱往哪里去便往哪里去。官府都不限人游玩,干什么去你家庄上叙?”庞信冷笑。

“大爷莫怪,许大爷外地来的不知。这里哪有什么好玩,村野刁钻,我家大爷是这里的保长,怕贵客上当添气,凭的让人觉得平州人性野不堪。”那人讪笑着说。

云曦突然一笑,让庞信都有点怔了。云曦微抚了眉:“这话是说到重点了!”他看着那人一脸的狐疑,“便是我们上了当,值当自己晦气。关平州何事?怕是早知道我们来了这里,偏等天黑透了才过来,果然性野不堪!”

“大爷这话怎么说?”那人听得愣了一愣,脸微微有些变色,仍僵着开口,“大爷来了便是客,实是白日使唤不开,小人可是一得了闲便来相请。这连家庄上的人都诡诈的很,惯是会诳人来这里骗钱。若没小人来,怕是大爷明天得让这一庄子人诳下走脱不得,小人实是…….”

“你扯屁!”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尖骂,连花披散着头发跑出来,手里拿了一个捣衣杵,指着他骂,“你们才诳人,大爷玩的好好的,你们凭什么来抢?”连朋此时也窜出来,手里抄着一个盆,在边上一个劲的点头。连花娘忙着跟过来,想把孩子往屋里拽,面上犹有惧色。但拖了两下没得手,一时只得讪讪的过来打圆场:“莫听小孩子的话,我们不过是想…….”

云曦不待她说完已经开口:“回你们家主子,今日晚了,明日再来接罢。这里三面环山,一处细谷,怕我跑了不成?”

“大爷实是说笑,这里不堪住宿,大爷还是跟小人去的好。”他说着,竟上前来欲拉人。此时后面已经围上来几个,皆是高大身材,满脸彪悍。庞信岂容他动手,伸臂一横:“公子说的话你没听到么?想生抢不成?”

云曦动也不动,睨着眼轻笑:“这身皮倒装的不赖,只是下回诳人,记得再周全些。明日不消你请,平州见吧!”

这话一出,那人一下变了脸色,眼凝着云曦半晌,声音沉了几分:“大爷此话何意?”

云曦眯眼笑道:“你口口声声称是陈家庄的,我却不知,陈家庄何时成了官派的了?如此荒野村地,何以要穿官靴呢?”他话一出口,登时许多双眼都向着那人的鞋看去。

那人面色一惨,突然笑了一笑:“小人奉命来请,实是不敢无劳而归!大爷,小人先得罪了。”说着,他忽然出手如电,手肘一翻竟成虎牢之势直向云曦胸口擒来。

云曦知道,不管他说不说那句话,对方都不是好来的。与其不如让他就此现形,日后他也好办事!他根本看也不看,庞信一见对方无礼,再不用拘势,手肘一扛一翻。生生架住他的来势,猛的向后一震,口中呼道:“你好大的狗胆!”

庞信这边一出手,郭重安以及郑怀立时左右相护,此时云曦微微凝目,见那人身后呼拥而来一帮人。同时远处火点乱摇,一时也料不清有多少人。不过因这里道窄,难以并列开来。他微退了一步,侧脸呼了一声:“常福,你愣什么?”

小福子此时被云曦一嗓子叫回魂,手心里已经攥出一把冷汗。他在宫廷里也呆了许多年头,虽也是见过场面的,但都是兵不血刃的阴谋。如今在这荒野山村,一时被众相围,也有些腿软发虚。但云曦这一嗓子,让他也立时有些醒转。他主子还在那棚子里,那紧临着塘,若一会人拥起来,怕是险的很。所以他忙着趁乱拱钻,猫身一下进去。绯心此时已经面色发惨,一见常福,忙着向他扑过来,口里低呼着:“外,外头…….”

小福子尽量让自己平静,此时也顾不得太多:“主子莫怕,奴才在这护着,无事,无事的!”

外头此时已经哗声四声,穿插着连花的叫骂,又听水声,像是有人被挤进塘里去了。绯心身体乱抖,牙关都控制不住的咯咯作响。果然盯人的时候出了岔子,对方已经察觉,根本就是想漏夜来拿人!

之前那些细枝末节,串连起来已经召显了平州的弊病――官商勾结!云曦之所以会跟绯心说,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以一累十,以此也怀疑乐正一门。正是因为云曦知道,以绯心之慧,早看出端倪。

平州物价昂贵,那是因为水陆两道的往来运道都被地方官府包给当地豪绅,也就是陈家。他们坐地起价,索要高昂运输费,至使物价飞涨。不仅如此,陈家掌控平州十之八九的良田,抬高稻种价格,甚至以三成天价赋税向稻农收缴大量米粮。陈家敢这样做,当然是有地方官府的授意。安顺斋的老板明明就是一个官家的奴才,但产业却归在陈家名下。官家的奴才同样可以置产置业,凭着主子富贵,朝廷并不是不许。但他们这样七拐八绕的做,只有一个理由,利用陈家,将大量暗钱可以脱出账去。

平州一地,处于淮河中游,清阳湖东南岸,外汇淮河支流的三角洲地带。丘陵环盆谷,有天时地利之便。不像江都,淮安等地,若多雨时节便有涝洪忧患。这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周围有江都,锦都,华城等富庶之地,往来贸易极为繁盛。单从这设路卡一项,平州官府不知道翻出多少银子来。然后将钱套在陈家置办产业,官府文册清清白白,若是云曦大驾前来,他只能看到稻花满眼,街市有条不紊,至于物价,到时经过他们调理,更是半点不差。云曦之所以问连花江都的情况,是他因此也对江都产生怀疑。不过据连花说,江都这几年都是如此,如此真盛假昌立现!

因为让庞信的人跟踪车驾并客栈老板,以至让他们对云曦的身份产生的怀疑。不过云曦事先掩的好,显然皇上微服提前出来的消息并未走漏,他们估计以为是皇上遣的官员提前来探道,顺便勘察当地情形。所以趁夜将他们堵在这里,连家庄的人一看就是被欺怕了的,根本不敢出来。

这般一想,再加上外头叮叮当当乱作一团,绯心是越想越怕。通常瞒天过海的人,若是败露了会用两个手段。其一,便是先试图拖对方下水。若是不成,其二便要杀人灭口。他们俨然是这里的土皇帝,皇上大驾在即,他们岂甘心临阵折了脚?反正没表露身份,死在荒村野店,做个意外假像也是不难!她一边想着,一边向看着常福,她是带了贵妃玉册的。但这东西岂是随便亮出来的,再说这里漆黑一片,加上外头这些,若真是一帮亡命之徒,那不是更给皇上添了一层险?

迷心记——出版名 宫最新章节

迷心记——出版名 宫相关资讯

迷心记——出版名 宫

作者:当木当泽
类型:现代言情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9961人
  白话版简介:她以先朝贤妃为终级目标,饱读经礼孝义,以女诫为心中神典。力争实现成了天下女性典范!这是她一生最低梦想,谁也别拦着她。即使那人是皇帝,也就算不行啊。混乱不堪版简介:如何能在岗位异常激烈的竞争如此异常激烈的后宫之中谋得一席之地,如何在漫长的旅程的宫妃职业生涯里平安渡过直到光荣退休后呢?又该如何应对很复杂的人际关系,在不被殃及的同时又能为自己谋福利?如何可以得到上司的欣赏?如何可以得到属下的拥护?当众对空降兵部队或是有后台的同事的时候,又该如何与之朋友相处呢?我是简介废柴,大家随便看一看吧.实体书改名为《宫》目前已上市后,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群号:4993绯心不时微哼一声,眼眸还带出一丝初起时的微懒,软红纱缕包裹着她的身躯,与身下绒丝锦毯相映,招展出明媚的曲线。。
  • &套古名

    以上为本文设定,文中所涉官阶,有些为套古名,有些为作者杜撰,随文展开细添。

    2022-06-29 02:42:2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事,左&,左右

    以上皆归工司,由司空最高长官。各设左,右丞一名(从一品)为主事,左右中郎两名(二品),左右侍郎两名(三品),下属散侍各四名(四品)。

    2022-06-28 12:55:13详情点赞(0)回复(0)
  • 西漠有&栖滦为

    边临国:东岭外有乌丽国,西漠有蛮沙国,南有夜滦国,北有混沦十三大合国(为少数民族所建的十三个支骑联合国)。其中乌丽为附属国,夜栖滦为同盟国。

    2022-06-29 07:19:2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