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许撒娇

作者:南山栀子
类型:武侠仙侠 状态:连载中编辑:山川赋 在读:20457人
  幼年时期母亲的离弃,很大影响了她的婚姻观。她付出过真心实意却总是会收获多背叛自己,造成伤害她的人总是会最更亲近的人。她是散财童子,千辛万苦攒积而至的财富,却又被她倾其所有,只为提供赞助勤奋好学的穷除了赶夜班的星落零布的几点灯光外,整个工业区都陷在一片黑暗里。工业区外,隔了一条马路与之遥遥相对的,是一条远近闻名的美食街,夜生活却是才刚刚开始不久。各式小炒,风味美食,穿梭着脚几乎沾不到地的忙碌的服务员,或大呼小叫或低声细聊的食客,这是一条夜越深就越繁华的宵夜街,热火正朝天。。...

Table './ysxsdata/***_cwc'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select id,title from ***_cwc where xsid = 10441 limit 1


谁也不许撒娇最新章节



谁也不许撒娇精彩情节

被称之为老二的便是第一个出现的男人,他继续用手电筒拍着手掌,三个男人渐渐向佟瑞逼近。另一个手上纹了一条黑蛇的男人,伸出手来,抬起了佟瑞的下巴:“还可以。”

斜刺里又再闪出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口水都流出来了:“老二,这个正呀。”

佟瑞站在厂门口,张望着遥遥相对的美食街,隐隐传来那边喧哗的人声,声浪被时间和空间翻译成一段段,像那拍打岸边的海浪,真实而又虚幻。

也就是说,这样板,今晚非送过去不可了。

一咬牙,佟瑞摸了摸装样板的袋子,确认该带的全带齐了,便一头扎进了茫茫的夜色中。

这条被称之为魔鬼通道的悠长之路,十二幢宽敞的厂房林立,楼与楼之间,间隔着至少可以容下两辆大货车擦身而过的距离。要命的是,整个占地偌大的工业区,只有正门一个出口。也不知道当初建这工业园的设计师,是怎么想的。佟瑞试过在不穿高跟鞋的情况下,穿着跑鞋一路小跑出去,也得大半个小时。恐怖的是那两旁排列的大树。白天确是个遮荫避暑的好去处。到了晚上,因了人潮的撤离,在幽暗得几乎可以忽略的路灯照耀下,风吹过,树影在灯下如鬼魅般婆娑,更是阴森如地狱般。

一咬牙,佟瑞摸了摸装样板的袋子,确认该带的全带齐了,便一头扎进了茫茫的夜色中。

但是,总不能把他拉下来,叫他不要喝茶,陪自己走上这么一段路吧?人家可是老板,闲情逸致看来现在也正在兴头上。

但是,总不能把他拉下来,叫他不要喝茶,陪自己走上这么一段路吧?人家可是老板,闲情逸致看来现在也正在兴头上。

而在到达那美食街之前,必须穿过这条长长的工业区之路。长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佟瑞所在的工厂,刚好就在这个工业区的最里面。老板孙总,最爱做的事之一,便是在早晨泡了一杯茶,坐在办公室里,透过玻璃窗,看那些即将迟到的小白领们……那就像一幅幅移动的艳丽照片,只是更为真实,生动。

也就是说,这样板,今晚非送过去不可了。

除了赶夜班的星落零布的几点灯光外,整个工业区都陷在一片黑暗里。工业区外,隔了一条马路与之遥遥相对的,是一条远近闻名的美食街,夜生活却是才刚刚开始不久。各式小炒,风味美食,穿梭着脚几乎沾不到地的忙碌的服务员,或大呼小叫或低声细聊的食客,这是一条夜越深就越繁华的宵夜街,热火正朝天。

佟瑞叹了口气,谁叫自己那么笨,一个样板搞到现在,甚至忽略了还需要最后定型这一步呢。明天八点至九点,就要交给客户了。刚才和加工厂那边联系过,小梅忙得见天不见地,甩下一句“你现在拿过来吧我争取今晚帮你定完型”便甩了电话。佟瑞对着嘟嘟嘟的忙音发了良久的愣。如果明天再送过去的话,就算赶在他们上班之前送过去,依小梅加班到这么晚的情况看来,一来她明天没那么早上班,二来就算上班了,人家那都是按先来后到的次序的,自己硬插队进去,肯定是不行的。就算排除万难抢上第一了,小梅给她面子一早就去上班,那加工也得时间啊。

佟瑞回头又看了一眼工厂。一楼零星的光线下是忙碌的工友,二楼孙总正举了一杯茶,在鼻子边陶醉地闻了闻。

佟瑞的头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往后退。这里四下无人,唯一或许能看到他们的,就只有二楼上的孙总,她的老板了。但他这会肯定又在闭眼冥思。呼救吧,他又绝对是听不到的。打吧,一个人她都打不过,不要说现在是三个男人。跑吧,好像目前只有这一个方法了。

半夜里喝茶,真是个神经病!

这条被称之为魔鬼通道的悠长之路,十二幢宽敞的厂房林立,楼与楼之间,间隔着至少可以容下两辆大货车擦身而过的距离。要命的是,整个占地偌大的工业区,只有正门一个出口。也不知道当初建这工业园的设计师,是怎么想的。佟瑞试过在不穿高跟鞋的情况下,穿着跑鞋一路小跑出去,也得大半个小时。恐怖的是那两旁排列的大树。白天确是个遮荫避暑的好去处。到了晚上,因了人潮的撤离,在幽暗得几乎可以忽略的路灯照耀下,风吹过,树影在灯下如鬼魅般婆娑,更是阴森如地狱般。

佟瑞的神情,越来越焦急。回头望望工厂里,还没加完班的几条拉上,工人们正紧急地忙碌着。加完班的几条拉,黑着灯,工人们早已在美妙的梦乡里。

  • 一咬牙&,佟瑞

    一咬牙,佟瑞摸了摸装样板的袋子,确认该带的全带齐了,便一头扎进了茫茫的夜色中。

    2021-07-25 12:58:36详情点赞(0)回复(0)
  • 男人,&。”

    被称之为老二的便是第一个出现的男人,他继续用手电筒拍着手掌,三个男人渐渐向佟瑞逼近。另一个手上纹了一条黑蛇的男人,伸出手来,抬起了佟瑞的下巴:“还可以。”

    2021-07-23 07:29:42详情点赞(0)回复(0)
  • 路上往&到他正

    老板孙先生倒是还在办公室里,从路上往上仰望,能看到他正在悠闲地泡着茶。

    2021-07-24 05:50:06详情点赞(0)回复(0)
  • 顶低沉&圆形的

    夜。天空像一顶低沉的黑色巨幕,妥妥地罩在半圆形的地球上方。无处不在的黑,仿佛都在告诉人们,这是个万物沉睡歇息的时间。

    2021-07-24 07:46: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小的男

    斜刺里又再闪出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口水都流出来了:“老二,这个正呀。”

    2021-07-24 01:02:36详情点赞(0)回复(0)
  • 忙碌的&工友,

    佟瑞回头又看了一眼工厂。一楼零星的光线下是忙碌的工友,二楼孙总正举了一杯茶,在鼻子边陶醉地闻了闻。

    2021-07-24 02:42:44详情点赞(0)回复(0)
  • 浪被时&那拍打

    佟瑞站在厂门口,张望着遥遥相对的美食街,隐隐传来那边喧哗的人声,声浪被时间和空间翻译成一段段,像那拍打岸边的海浪,真实而又虚幻。

    2021-07-24 02:52:2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