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游戏竞技 状态:完本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在读:15183人
  信奉好人好报,却被逼到尽头;逼到尽头,她终于等到大彻大悟,看待恶人,善心永远是多馀。就算顶着“克父克母,命运多舛”的大帽,就算娘死爹厌没人要,就算身后除了拖油瓶妹妹要照顾,就算婚事“十分”不顺心,那又如何啊?幸福和快乐,需努力拼搏扞卫!声明:做人做事就当记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乱咬哦,啊呜————*——*——*——新书《国色芳华》已传上,评论交流可观赏。天色将黑,蔡明菲手里提着一把早已经缺了口的破柴刀,小心地沿着一个陡坡来回打量计算,待到确定一切无误后,她方沿着山路走上去,立在白雪皑皑的山顶上,眯着眼睛望着山下小小的吴家村。灰不溜秋的吴家村在白银一般灿烂的雪色里犹如一块雪白绸布上的脏污,显得突兀而刺眼。。...

喜盈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喜盈门门业  喜盈门小说  喜盈门意千重小说  喜盈门国际建材家居品牌中心  喜盈门电影完整版免费观看  喜盈门床垫  喜盈门家居  喜盈门建材家具广场  喜盈门电影  


喜盈门最新章节



喜盈门相关资讯

喜盈门精彩情节

余婆子也跟着明菲笑:“对,三小姐是个玲珑心肝,以后会跟着夫人享福的。”也许,这孩子过早吃了苦头,比较早慧?

她并不怕那些人找不到她,因为她忍饥挨饿,受尽责难养出来的小土狗灰灰永远都不可能找不到她。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就如同她刚进入这具幼小的身体,成天躺在那张霉味呛鼻的破床上养病的时候一样。

——*——*——

可惜好景不长,六年后,蔡夫人染了时疫,一命呜呼,屋漏偏逢连夜雨,蔡老夫人也跟着病死了,所有人都说三小姐命硬,克死母亲又克死奶奶,视她为毒蛇猛兽。

生病是常事,两年前那场大病更是险些连命都没了,如果不是吴家的小女儿芳儿可怜她,偷偷让人给她的亲哥,十二岁的蔡家大公子送了信,蔡家大公子去拉着蔡老爷苦苦哀求请来了大夫送了药,只怕三小姐已经不在了。

某日,二姨娘心血来潮,偶尔问起这位三小姐的情况,听说还没死,不由恶从心头起,竟然就让人送了钱来给吴家,不是给三小姐的用度,而是折磨三小姐的费用。

远处传来狗吠声和嘈杂的人声,她放心地晕了过去。这具身体再死了亲生母亲,再不讨人喜欢,再讨人厌弃,也还是蔡家嫡出的三小姐,小小的吴家哪里敢让她死在雪野里?更何况,蔡家新上马的夫人正需要这样一件事来打压那气焰滔天的二姨太太。而新夫人派来看她的人最迟不过明早就要到了。

大丰朝南边的民俗,从来都是说,生在二月的女子,命运多舛,克父克母,是不适合养在家中的。再加上三小姐是早产,才一出生,蔡家那位已经过世了的原配夫人张氏便重病缠身,在鬼门关打了个来回,无暇理事,又有一位虎视眈眈,年轻貌美,出身良好的宠妾二房姨娘牟氏在一旁添砖加瓦,所以三小姐生下来不过三天,就被送到了这乡旮旯里的吴家村。

却听明菲在那里喃喃地道:“妈妈,我有件事一直不明白。”

余妈妈笑了笑,却不答话。她是蔡家新夫人陈氏的陪房妈妈,有些话她不好说的。

吴家今早还让她上山砍柴,是不知道这件事吧。看来新夫人和二姨娘斗得很厉害,新夫人特意隐瞒了二姨娘,要抓个现行。她怎能不满足一下新夫人的心愿呢?

天色将黑,蔡明菲手里提着一把早已经缺了口的破柴刀,小心地沿着一个陡坡来回打量计算,待到确定一切无误后,她方沿着山路走上去,立在白雪皑皑的山顶上,眯着眼睛望着山下小小的吴家村。灰不溜秋的吴家村在白银一般灿烂的雪色里犹如一块雪白绸布上的脏污,显得突兀而刺眼。

农家人日子过得艰难,一针一线,一栗一薪都来之不易,更不要说那需要自家女子花许多精力纳鞋做袜,辛辛苦苦换几个铜子,走上十来里路才能打回的灯油。所以即便天色已晚,也没有哪家哪户舍得点燃油灯,包括村东头的富户吴贤声家里也还是黑漆漆的一片。

余婆子道:“你的母亲的确是个很温柔很善良很能干的人,你想不想见到她呀?”

又听明菲突然笑起来:“我知道了,道长说我要享福,是真的,可不是,我现在有了母亲,就真的开始享福了。是不是,余妈妈?”

丫头娇杏拿着一条热毛巾给明菲擦脸,笑道:“二姨娘算什么?三小姐年纪小,还不知道呢,是您的母亲,陈氏夫人让奴婢们来的。夫人自进门开始,就记挂着您的事,但杂事太多,又要为您准备东西。她本是要亲自来的,但年关相近,实在没法子,只好让奴婢们替她来瞧您。给您带来整整一大车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城里最好的东西,您快些好起来,奴婢再一件一件地拿给您瞧,保证您喜欢。”

余妈妈亲自喂明菲吃的药,明菲楚楚可怜地看着她,乖巧地吃了药,又小心翼翼地向她道谢。在余妈妈为她擦拭唇角的药汁时,还特意将她那双粗糙的手拉了余妈妈白嫩的手,感激地笑了笑。

看来水果蔬菜吃得太少,缺乏维生素。她摇了摇头,将菜团子放在一块结了厚冰的石头上,用柴刀的刀背使劲砸了几下,菜团子顿时四分五裂。做人要惜福,即便东西不好,吃了总比不吃的好,这还是早上出门时芳儿偷偷塞给她的。她笑眯眯地把这唯一可以果腹的东西吃了下去,虽然刚入胃的时候冷得她打了个寒颤,但很快就给这具小小的身子添了一丝暖意。

蓝衣妇人冷哼了一声:“你先下去,不要吵着我家小姐。有什么事,等她醒过来以后再说。”明明她是客人,偏偏她才像主人。

  • 菲在那&里喃喃

    却听明菲在那里喃喃地道:“妈妈,我有件事一直不明白。”

    2022-05-13 02:44:11详情点赞(0)回复(0)
  • 屋漏偏&为毒蛇

    可惜好景不长,六年后,蔡夫人染了时疫,一命呜呼,屋漏偏逢连夜雨,蔡老夫人也跟着病死了,所有人都说三小姐命硬,克死母亲又克死奶奶,视她为毒蛇猛兽。

    2022-05-11 05:25:11详情点赞(0)回复(0)
  • :“什&么事?

    小孩子的问题总是很多的,余婆子心不在焉地道:“什么事?”

    2022-05-11 06:40:16详情点赞(0)回复(0)
  • ,结果&,来人

    吴家先前还以为三小姐要翻身了,很是吓了一跳,结果发现一个规律,来人若是听见三小姐笑了,胖了,转身夺了银子就走;若是听说三小姐瘦了,哭了,银子必然就会多。

    2022-05-12 10:52:08详情点赞(0)回复(0)
  • 猜到了&轻易便

    吴家的婆娘自来是个聪慧的,一来二去便猜到了二姨娘的心思。于是二姨娘什么都不说,轻易便达到了目的。三小姐小小年纪,便尝尽了人世间的百般苦楚。

    2022-05-12 05:21:55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不&。是不

    又听明菲突然笑起来:“我知道了,道长说我要享福,是真的,可不是,我现在有了母亲,就真的开始享福了。是不是,余妈妈?”

    2022-05-14 09:11:50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场大&夫送了

    生病是常事,两年前那场大病更是险些连命都没了,如果不是吴家的小女儿芳儿可怜她,偷偷让人给她的亲哥,十二岁的蔡家大公子送了信,蔡家大公子去拉着蔡老爷苦苦哀求请来了大夫送了药,只怕三小姐已经不在了。

    2022-05-13 02:56:5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