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

作者:包包紫
类型:总裁豪门 状态:完本编辑:愁蝶未知 在读:9859人
  【宠文,1vs1,有男主】重生在害死自己的女配身上,是种什么感觉?虞朝暮表示,拿走女配的一切,就是对女配最大的报复。她不光要继承女配的钱、女配的哥哥。还要继承女配的一切,于是她继承了一大群的娃......虞朝暮:“来来来,生活所迫,负担沉重,现在出售吃的喝的用的各类物资等等。”雨要落下来了,而且看样子不小。。...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男主是谁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作者包包紫 小说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txt下载百度云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下载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全文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百度云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 包包紫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txt下载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免费阅读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 小说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最新章节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相关资讯

论如何在末世里越过越穷精彩情节

宫罗城里,灰黑色的天空中,不时闪过一道惊雷。

雨要落下来了,而且看样子不小。

水泥筑造的简陋屋檐下,人来人往的,不时看看跪在风中的虞朝暮。

她浑身被汗水浸得透湿,怀里抱着一个正在发着高烧的,两岁儿子。

众人来来去去,看着她,以及她怀里满脸通红的星儿,眼中一片麻木,毫无同情之色。

虞朝暮低头,姣好的面容上,一片怜惜与愤恨交杂着,扬声,问着屋里无动于衷的男人,

“你再不给你儿子强化剂,他很快会熬不过去,要变成丧尸了。”

屋内没有声音,屋檐下的人们,听到了,也跟没有听到一样,依旧行色匆匆,该干嘛的,继续干嘛去。

虞朝暮咬牙,这就是她曾经拼死维护的团队精神,她没用了?自从重润雨来了后,整个团队,就只以重润雨为中心打转。

就连她的老公沈澜也不例外。

只以为讨好了重润雨,就能得到重寒煜的庇佑?

别人什么心思,虞朝暮管不了,要发达要无忧无虑的安稳生活,那是人之所向,她不怪任何人。

可是星儿是沈澜的儿子,他感染了末日病毒,沈澜手里明明有一支强化剂,为什么不肯拿出来,救救他自己的儿子?

就算是虞朝暮,沈澜在末世之前的发妻,抱着儿子跪在地上求他,他也不动于衷!

虞朝暮心里恨啊,低头,看着怀里的星儿,却是不自禁的红了眼眶。

末世来了,面对成千上万的尸潮,无论何种绝境来临,虞朝暮都不曾落下过的脆弱眼泪,此刻,却是一滴一滴的落在星儿潮红的小脸上。

她抱紧了怀里小小的儿子,咬牙,

“来,星儿,妈妈带你去拿强化剂!”

天空一道惊雷炸开,闪电的白照亮了这片绝望的天地,不过一瞬的时间。

虞朝暮不再跪了,她抱着星儿小小的身体起身,单手,亮出一把长剑。

如果男人靠不住,女人,就只能自己靠自己!

她是一个金系异能者,早已习惯了刀枪不入,她的心被伤了一次又一次,也早已习惯了百毒不侵。

星儿危险在即,她已经给了沈澜最大的体面与最后的通牒。

剩下的,就只有抢了!

长剑一出,虞朝暮抱着儿子,直接冲进了沈澜的房间,空地上,全是沈澜团队里的人,曾经也是虞朝暮生死护着的人。

看他们,个个大惊失色,迎着虞朝暮上前来。

雨落下,一颗一颗砸在地上,溅起一朵朵黑色的水花,虞朝暮一边杀,一边厉声喝道:

“冤有头债有主,我今日只想为我的儿子讨一支强化剂,不想死人,你们让开!”

她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人呵,不惧刀枪,无畏鬼神,但对方哪一个,又不是从尸山血海里,一同爬出来的人呢?

沈澜沉痛的声音,从房中传来,正入了在外厮杀,虞朝暮的耳里,

“朝暮,你不要倔强了,星儿是末世后出生的孩子,一出生就是个普通的孩子,他的抵抗力就到此为止了,放弃吧,我早就说过,强化剂只有一支,应该留下给有用的人,上午时候,我已经把强化剂给了重润雨。”

屋外厮杀成了一片,虞朝暮曾经的队友,挡着虞朝暮进入沈澜的房中,有人扬声直白道:

“朝暮,你也听到了,重润雨的哥哥是青龙大城里的第一高手,我们要去青龙大城,还用得上重润雨,你不要再任性了。”

众人围攻中的虞朝暮,抱着怀里体温越来越烫的星儿,停了下来,雨落在她和星儿的身上,孤寂寥落。

她抬眼,看着这一圈儿挡住她,阻止她接近沈澜的人,一个个的,一张张的面孔,曾经是那么的熟悉亲切,现在,又是这么的,这么的让她感到憎恶!

曾经同生共死,如今刀剑相向,为的,也不过是想在这末世之中,讨个安稳日子!

冰冷的雨越下越大,把虞朝暮和星儿,浑身打得个透透的,她眼中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红着眼睛,透着倔强!

只是面上已经湿润一片。

突然,狂风卷着大雨冲了下来,虞朝暮昂头,看着苍天疯狂大笑,风笔直的扯着她的长发,她转身,一跺脚,抱着星儿朝重润雨的方向跑去。

沈澜的房门大开,他在屋内沉声大喊,

“拦住她,她要去找重润雨拿强化剂!”

众人追着虞朝暮而去,沈澜在众人之后,冲虞朝暮扬声大喊,

“你去了也没用,强化剂已经被重润雨服用了,星儿命该如此,你要认命!”

物竞天择,生存劣汰,所有熬不过末日病毒的,都会成为丧尸,就像沈澜自己说的那样,就算星儿依靠这支强化剂,撑过了这一关,可星儿依旧只是一个普通人。

普通人,在末世,就是供人鱼肉的廉价货色,沈澜不需要星儿这样一个败笔,成为他的软肋。

远去的虞朝暮,头都没回的直冲重润雨处,她当然听到了沈澜的话,但却并不认同。

看,男人和女人,对待孩子的态度,就是如此的不同。

沈澜只关心物竞天择,星儿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所以沈澜不要星儿了。

可是星儿,对虞朝暮来说,就是她的孩子啊,他普通也好,是个异能者也好,他只是虞朝暮的儿子,仅此而已!

所以虞朝暮要救星儿,尽管对方是重润雨,青龙大城重寒煜的妹妹,那又怎么样?

强化剂服下不到24小时,放出重润雨的血来,喂给星儿喝,一样能给星儿强化体质的效果,虞朝暮只需要重润雨给她一点儿血而已。

重寒煜又怎么样?不过是看着自己的妹妹,把别人一个幸福的家庭,搅和得支离破碎,一个助妹为虐的垃圾,虞朝暮为了星儿,不怕他!

风里雨里,虞朝暮义无反顾的,朝着重润雨冲了过去……

一阵厮杀声响起,重润雨的住处热闹非凡,惨叫的声音在风雨中遥遥传来,不绝于耳。

虞朝暮顶着重压,单手抱着星儿,长剑指着人群之后的重润雨,倾盆大雨中,强势中,带着一抹哀求,道:

“重润雨,沈澜给你,团队给你,我所有的晶核都给你,你只要给一点血,一点点的血就好。”

重润雨苍白着脸,梨花带泪的躲在众人后面,摇头,有人给她拄着伞,她身上滴雨未沾,一直往后退去,哭道:

“不要,朝暮姐姐,你不要害我了,我体质本来就不好,这个年月,要我割血放给你儿子喝,岂不是让我成为丧尸的标靶?不要,我不要。”

丧尸对待血腥味很敏感,一个人受了伤,就是几里远的丧尸,都会循着血腥味找过来。

这年代,脆弱的普通人都怕受伤,更何况是重润雨,她是个普通人,更是个怕死的普通人!

才不要身上无缘无故的多个伤口。

要知道,面对尸潮来临,团队最先丢下的,就是来月经的女人,和受了伤的人呢。

虞朝暮目光沉沉的看着重润雨,

“你给我一点血,我护你周全的到重寒煜身边去。”

“我不要!”

重润雨还是摇头,压根儿就没觉得这个条件有多吸引人,想了想,她又楚楚可怜的看着虞朝暮,

“就算你不护我,沈澜哥也会护我啊,我根本用不着你!”

好,很好!

虞朝暮还跟重润雨这种人废话什么?一个时时刻刻不忘玩弄心机的心机婊!都这种时候了,还在跟别人的老公隔空秀恩爱。

虞朝暮对沈澜,早已没有了什么期待,所以也并没觉得心中有多疼,或者又有多么的愤怒,

她只是觉得,重润雨都是这样了,重寒煜,又能是个什么好鸟?

可怜沈澜一生机关算尽,竟要去投靠重寒煜这种人,也不怕被重寒煜生吞活剥了。

虞朝暮单手抱着星儿,单手执剑,一路朝着重润雨冲杀了过去。

她是一个末世早期,就觉醒了异能的金系异能者,早已从尸山血海中,无师自通了层出不穷的格杀招式。

势无可挡。

重润雨面色苍白的一路往后退,周围守护着她的人连连发出哀嚎,她一惊,手腕便被近身而来的虞朝暮,一把抓住。

金色的刀光一闪,重润雨的手腕上传出一道钻心的疼痛。

她吓得尖叫出声,定睛一看,虞朝暮已经抓着她的手腕,割上了一刀。

雪白的腕子上,一刀触目惊心的红,鲜红的血液,正流淌下来,一滴一滴,落在黑色的尘土里,湮没无踪。

虞朝暮眼中闪着狠戾,在众人再次围攻而来之际,她用力抓住了重润雨的手腕,将滴着血的手腕,凑近了星儿的小嘴唇。

“重润雨,我说过的话,说到做到,你救我星儿一命,我的男人,给你!这辈子,下辈子,沈澜都给你,我不要了!”

一字一顿的,虞朝暮说出了这样的话,她低头,看着重润雨的血,一滴一滴的落进星儿的嘴里,虞朝暮终于松了口气。

猛的,虞朝暮只觉得空中落下一物,朝着人群袭来,她抓着重润雨的手腕,抬头,只看到雨中一道风幕,实际上什么都没有。

落下的是什么?虞朝暮和众人都还没搞清楚状况,突然间,虞朝暮只觉人群中一道火光冲天。

有人朝着人群丢了一个炸弹!

炸弹的威力很大,等虞朝暮反应过来,她只来得及将星儿抛出火海,然后一低头,在火光气浪中,看见对面的重润雨,跟她一样被火海气浪卷上了天。

谁放的炸弹?冲着她来的,还是冲着重润雨来的?

虞朝暮最后停留在脑子里的,就只有这最后一个疑问。

一偏头,火海之外,沈澜挺拔修长的身影,从远处冲来,脸上带着从不曾有过的惊骇,接住了他弃之如敝屣的星儿……

“朝暮!!!”

沈澜吓得睚眦欲裂,抱着星儿,朝着火海里的虞朝暮冲了过来,

“朝暮!不~~”

【身体素质与魂力强度匹配成功!】

【身体素质合格,魂力不稳,无法绑定!】

金属音在虞朝暮的耳际响起,她躺在床上,一惊!

星儿!爆炸过后,星儿怎么样了?

躺在床上的虞朝暮,猛的睁开了眼角,头晕脑胀从床上坐起身来,这才恍然记起,她已经重生了,回到了末世之前。

方才是什么声音在她耳际响来响去的?

虞朝暮浑身虚弱的,用手撑着自己,左右看了一眼,并未发现这间房里有什么声音在响。

许是她的错觉了!

虞朝暮的脸色有些苍白,初时对于自己重生回来的各种情绪,如今都已经淡化了很多,她对什么事情都不感兴趣,对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好奇心!

曾经的爱与恨,伤与痛,都成为了上辈子的事情,这辈子还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所有的一切,对虞朝暮来说,都成为了一场笑话。

唯一留在虞朝暮脑海里的,就是对星儿的担忧与挂念。

星儿才两岁,又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从出生时起,就得不到沈澜的半点重视,沈澜早就已经放弃星儿了。

大爆炸时,即便星儿被虞朝暮抛出了火海,沈澜接住了星儿,但能不能活下来,机会十分的渺茫。

那个小小的星儿,才两岁大小,虽然喝了重润雨的血,得到了强化剂的加持,但能不能抵抗住末日病毒,最后会不会变成丧尸,不得而知。

沈澜那么嫌弃星儿,他会让星儿活下去吗?沈澜把最后一支强化剂,都可以给重润雨,他会怜惜失去了母亲的星儿吗?

更何况,重润雨跟着虞朝暮一起,被炸死了,重寒煜如果追究下来,沈澜会不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虞朝暮的身上,故而累恨星儿,虐待星儿?

床上的虞朝暮,想着星儿被烧得通红的小脸,心中钻心一般的疼痛,她侧了个身,眼角掉下心痛的泪水来。

重生?有什么用?虞朝暮一点儿都不想重生,她根本就感受不到半分重生的喜悦。

她不想接受现实,接受她已经重生了,一切重来,再也照顾不到星儿了的现实。

虞朝暮哭着起身,看着镜子里,属于重润雨的那张脸,此时此刻她,也难怪她一点儿重生的喜悦都没有了。

她是重生了没错,但是并没有重生到自己的身体里,竟然重生到重润雨这个心机婊身上?!

镜子里的虞朝暮,面无表情的拍了拍镜子里的脸,挺美的一张脸,皮肤白皙细腻,年轻稚嫩,眉目顾盼有情,可清纯可妖娆,摸上去,身上的皮肤也是紧致有弹性。

难怪能迷得沈澜晕头转向的。

虞朝暮恨恨的捏了捏重润雨的胳膊,一股钻心的疼痛,传入虞朝暮的大脑。

她拧眉,果然是穿进了重润雨的身体里,疼痛感如此强烈,还是一具极为普通的身体。

这样的身体,怎么对付末世的来临?

虞朝暮的心里乱得很,一瞬间,心中什么样的情绪都被翻涌了出来,对星儿的担忧,对沈澜的恨,对重润雨的嫌弃,各种都有,就是没有可以重来一次的喜悦。

一个普通人,长相还非常漂亮的普通女人,在末世里,想要完好无损的活下去,难度系数十颗星!

她了无生趣,生无可恋的回身,趴在床上,在床头找到了重润雨的手机和身份证。

然后又是上传身份证,又是对着手机摄像头人脸验证的,花了点儿时间,终于解开重润雨手机的锁。

虞朝暮打开重润雨的wx,搜索到了自己本体的wx号。

看着自己本体的wx号,虞朝暮有了些精神,便开始想了想,她既然能重生进重润雨的身体,那重润雨本人去了哪里?虞朝暮的本体现在又怎么样了?

用重润雨的wx,添加了虞朝暮本体的wx后,虞朝暮坐在床上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她的本体通过好友验证。

本体大概还奔波在找工作的路上。

毫无疑问,虞朝暮陷入了一种迷茫状态,她不知道自己重生之后,能有什么用,现在还是在末世之前,社会稳定,人与人之间,有着道德与法律的双重约束。

作奸犯科的事情很少,罪大恶极的人很少,并不像在末世里一样,遍地都是。

在末世之前,每个人都是和善的,都是谦让的,都是文明礼貌的。

而在这个时期,虞朝暮的本体,大概还在和沈澜谈着恋爱,找着工作,准备结婚。

婚后很快,末世就会到来,他们在末世很多年才有了星儿,然后沈澜遇上了重润雨,虞朝暮开始和沈澜离心。

所以虞朝暮重生进了重润雨的身体里,还是在末世之前,她能做什么?

她挂念星儿,担忧星儿,但绝不会跑去跟沈澜睡一觉,再跟沈澜生个儿子出来。

即便是重生回了自己的本体里,难道虞朝暮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跟沈澜结婚,在末世里跟沈澜假惺惺的相互扶持,上床,生下星儿?

不,虞朝暮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让沈澜碰自己一根头发,沈澜这个男人,真是让虞朝暮觉得憎恶透了!

可是星儿怎么办呢?虞朝暮根本就放不下这个孩子,即便已是上辈子的孩子,即便已经物是人非,虞朝暮每每想起她的星儿,心头就会钻心一样的痛。

可怜的小星儿,胳膊那么的细,力量那么的小,小心脏在最后,微弱缓慢的,却依旧挣扎着在跳动,他最后怎么样了?

被抛出了火海之后,星儿是变成了丧尸,还是宛若一颗顽强的小草,坚强的活了下来?

虞朝暮坐在床边,抱紧自己,擦干了揪心的泪水,她无能为力了,面对命运,渺小如她一般,即便再如何拼命,都无法自由穿越前世今生,回到上辈子,去救她的孩子。

这样的认知,让虞朝暮感到绝望,末世本就让人绝望,这样的情感,虞朝暮并不陌生。

她默默的,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好大一会儿,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虞朝暮扭头,看了下来电显示,是沈澜打来的。

沈澜?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