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

作者:鲜榨小羊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北溟有鱼 在读:3048人
  [直球糙汉×甜软娇女]穿成八十年代被赶回小渔村的假千金,楚迎雪在致富路上疯狂试探。 大哥宠溺她,二哥偏向她,三哥恨不得一步不离她!从小摊贩到大厂房,楚家发财啦;娘亲竟然是名门望族流落在外的小姐,楚家发达啦! 沈衡只想靠搬石头养活一家,谁知道来了个娇里娇气的小姑娘,说他看起来就生财有道,要跟他合伙做生意?! 色令智昏,沈衡表示你说是啥就是啥! 楚迎雪:我只想钱钱。 沈衡:我只想亲亲。 一个馋钱一个馋人,可怕的合作关系出现了!楚迎雪醒过来,嗓子干的要命。。...

穿成年代文团宠真千金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鲜榨小羊免费阅读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作者:鲜榨小羊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下载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79章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 小说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笔趣阁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鲜榨小羊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免费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免费阅读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最新章节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相关资讯

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精彩情节

浑身软绵绵的,像是漂浮在空中一样。

楚迎雪醒过来,嗓子干的要命。

“你醒了?”

入眼的是一个男人,面黄肌瘦,更显得他眼睛又大又圆,但眼底的眼袋显露着他的疲惫。

“我……”楚迎雪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像火烧的一样。“水……”

楚长乐看了楚迎雪一眼,但还是转身去给她倒水。

楚迎雪看着男人的背影,感受到了他的厌恶,顺便打量了一下她所在的地方。

泥墙、木窗。

头顶是可以看清房梁的黑漆漆的顶棚,身底下是硌人的床单,已经洗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和床单一样补丁摞着布丁的是这个男人身上的衣服,楚迎雪甚至怀疑那是好几块碎布拼成的。

“给你。”

男人的眼神有疏离、有不满,也有无可奈何。

楚迎雪被他扶起来,喝了一口水,缓解了干涸的喉咙。

“谢谢。”楚迎雪点头向他致谢。

她的客气似乎并没有缓解面前的人的情绪。

“请问我现在在哪里?是你救了我吗?”

楚迎雪只记得自己被私生女妹妹推下了游轮,想来是飘到附近不太发达的小岛上,被当地的人救了。

可真是福大命大!

看面前的人应该生活的很清贫,楚迎雪心道回头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你说什么?你不认识我?你又在耍什么花招!是,我们楚家给不了你以前那样富贵的生活。二哥说会帮你写信寄给陆家,求他们接你回去!”

刚醒过来,被人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

但楚迎雪现在感觉自己被一棒子打晕了头。

什么二哥?什么陆家?

“抱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可能是认错人了。”

楚迎雪歪着脑袋,认真看着楚长乐,不像在说谎。

“你说什么?”楚长乐听到楚迎雪的话,眼神里闪过惊慌,冲着门口高喊:“二哥!二哥!陆迎雪她好像傻了!二哥你快来!”

楚迎雪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

你才傻了!你才傻了!

不一会儿进来一个凤眼的男人,高高瘦瘦的,比这个男人要白净些,穿得却还不如那个男人体面,两条裤腿都不一般长,露出的脚踝上有很多细小的疤痕,脚上踩着草鞋。

来人想必就是他口中的“二哥”。

“你又在搞什么鬼?”

这男人看起来就带着戾气,说起话来语气果然刺人。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是谁!我的意思是,我是楚迎雪,你们口中的陆迎雪和我不是……”

楚迎雪整个人坐起来,要跟他们说清状况。

却在坐起来的时候发觉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她三千多的美甲变成了圆润光秃的原声指甲,手臂变得更加纤细了,在手腕处竟然多了一颗小痣。

楚迎雪搓了搓,发现这并不什么污渍,真的是长在身上的。

“我……”楚迎雪眼神闪过慌乱,“可、可以给我一张镜子吗?”

楚长乐看了看二哥。

她刚才说,她叫楚迎雪......是吗?

楚长安点头,示意楚长乐将桌子上的镜子拿给了楚迎雪。

镜子中的脸精致灵动,眼睛如天上的月亮一般,皎洁澄澈。

漂亮的像仙女似的脸令人心旷神怡,但这不是她!

楚迎雪心里如晴天霹雳。

看来她并不是被海浪冲到小岛上大难不死,而是已经溺死在海里,灵魂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体之中!

“我,我好像失忆了。我不记得自己了……请问,你们是谁?”

楚迎雪在说谎,但是她的慌乱和无助都是真的。

这个陌生又艰苦的环境令娇生惯养长大的楚迎雪很没有安全感。

她穿成谁了?不会是这个落后的地方还在提倡什么兄弟共妻吧?她是这两个人从什么陆家买回来的媳妇儿?!除了这两个人,还有一个大哥!我的老天爷呀!

楚迎雪上高中的时候小说看了不少,想象力十分丰富。

“二哥,这怎么办?”楚长乐看向楚长安。

“失忆?”

显然楚长安也并不能冷静坦然应对,插着腰,在门口踱步了半天。

“对,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们可以跟我说一下,我是谁,我在哪,你们又是谁吗?”

楚长安端详了一下楚迎雪的神态,见她是真的又慌又怕,沉着脸将事情原委缓缓道来。

当初产房的一场乌龙,楚迎雪跟他们兄弟三人失散了十八年。

楚迎雪被一个到镇上做基层工作后来回到城里升官发财的一家人报错了,因为在下雪天出生,所以起名陆迎雪,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真正的陆家大小姐却被楚家抱回,起名叫楚云云,命运完全被置换。

而就在一个月前,楚云云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个消息,一改原来的乖巧可怜,不听哥哥的劝阻硬要去城里找亲生父母。

村里人都以为她发了失心疯,但是没想到楚云云跑出去一个月之后,竟然真的有人送回来一个城里的小姐,说这才是楚家老四。

从天堂跌落谷底的陆迎雪无法接受自己是这个破落户家的女儿的事实,又哭又闹,最后一头扎进了海里。

“……”

楚迎雪听了楚长安给她讲的故事,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楚长安语气中对她的厌恶。

“你想回去尽管离开,我们又不是呛着非要留你下来!”楚长乐补充道。

楚迎雪暗道她怕是已经得罪了陆家,不然就算不是亲生女儿,好歹养了十八年,陆家也不会把她送回乡下。

她宁死也不回城,其实是回不去了。

楚迎雪不知道一个月前她到底和陆家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稍一推敲就知道自己的处境。

不过楚迎雪拍拍胸脯自我安慰,还好只是当他们的妹妹,而不是他们的媳妇儿!

而且根据楚长乐所说的她的出生年月,她不仅穿越空间,还穿越了时间。

现在是改革开放初期,一个单纯、热烈又充满希望的时代。

这个破败的家是楚迎雪现在唯一的落脚点,她必须留在这里。

“二哥,三哥。”

楚迎雪知道了楚长安和楚长乐的身份,便如此称呼。

上辈子楚迎雪没有哥哥,暂时还不知道怎么给人家当妹妹,只能尽量乖巧。

看着仰头乖巧叫自己哥哥的漂亮妹妹,这下倒是换楚长乐和楚长安不自在了。

特别是楚长乐,一张黑脸憋的发紫。

三、三哥?

“我真的忘了之前的事。但是我做的一定很过分吧,哥哥们对不起。”

小仙女能屈能伸,先把人笼络住再说。

楚长乐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看了眼自家二哥,楚长安也没说话,楚长乐只好摆摆手:“不是、不、不用道歉。”

楚迎雪立刻看出楚长乐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

刚才凶她的时候还口若悬河,能和说书人媲美。她叫个哥哥、说句对不起,就变成了个结巴。

楚长乐咽了咽口水,他们兄弟三个都是镇上数一数二的俊青年,就算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也有很多姑娘上赶着要嫁过来。

家里只有楚云云相貌平平,但当初他们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可当见到和娘长得近乎一样的楚迎雪,楚长乐一眼就认出这是他们的亲妹妹!

楚迎雪被娇养的细皮嫩肉,像是刚发出来的小葱背一样白嫩水润。

其实楚长乐第一眼很喜欢这个妹妹的,当天还去海里抓了很多螃蟹招待她。

但没想到楚迎雪后来闹得那么凶,那样的大小姐脾气和以前懂事的妹妹对比,他慢慢就对楚迎雪滋生了诸多意见。

楚长安缓了半天,皱了皱眉,冷声道:“我去找赤脚医生给你看看,长乐,你看着她。”

楚长安出门后,楚迎雪抱着膝盖叹了口气。

“你别难过,”楚长乐不如楚长安心思深,他相信楚迎雪真的失忆了,看着楚迎雪失落,作为哥哥的保护欲油然而生,“你道了歉,我们就不生你的气了。我们家境是不好,其实你想回到城里是应该的。等你的病养好,我们送你回去。想必你陆家的家人也舍不得你吧,你放心。”

“不了三哥,我不回去。”

楚迎雪看着楚长乐的眼睛:“我看着三哥很有家人的感觉,我们的眼睛长得好像。”

楚迎雪一口一个三哥,病中的样子像一只楚楚可怜的小兽。

楚长乐的眼睛像娘,当然和跟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楚迎雪很像。

这话真是说到了楚长乐心里。

有这么一个和自己长着同一双眼睛的漂亮妹妹,楚长乐真是做梦都能笑醒。

“你愿意留下来?”楚长乐欣喜不已。

然后又皱起眉头:“可……你失忆了,不知道家里的情况。我们生活的太苦了,你还是回陆家吧。”

“三哥要赶我走吗?三哥不是说不生我的气了么。”楚迎雪抬头看着站在她炕前的楚长乐。

“不,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是他们亲生的,现在也不认识他们。我现在,潜意识里是我叫楚迎雪,我想留在这。”

楚长乐看着楚迎雪泫泪欲泣的样子,没忍住伸手想要摸摸楚迎雪的脑袋安慰。

但是害怕冒犯这个天仙似的妹妹,手到空中又放了下来,垂到身边的胳膊写满了失落和无奈:“你想留下来就留下来吧,我们当然不会赶你。”

楚迎雪点点头,低眼盯着炕沿思索。

这个楚长乐还真是单纯的好哥哥,稍微撒撒娇就立刻倒戈偏向她了。

“可是大哥和二哥会原谅我接受我吗?”

那个楚长安看起来不太好骗,还有个没见过面的大哥楚长平。

“当然!大哥二哥肯定会接受你的,你是我们的妹妹啊。你别怕二哥,他就是凶了点,对谁都那样。”

楚长乐坐在楚迎雪炕边,跟她聊起家里另外两个兄弟。

大哥楚长平今年二十五,在村里算是大龄单身汉了,是个敦厚老实的老好人,十六的时候就开始出海,常年不在家。

二哥楚长安,二十三岁,也到了结婚的年纪。在兄弟里面最聪明,小时候上学成绩很好。

他们的娘亲在生楚迎雪的时候难产撒手人寰,五年后爹也在海上遇难,家里便没了支柱。

最大的楚长平只有十二岁,兄妹四个由他们的二叔抚养。他们二叔把大队发的补贴昧了去,只有一小部分用在了他们身上,待楚长平十八,就把他们四个赶出了门。

“家里虽然穷了点。不过你放心,你愿意留下来的话,我们三个一定不让你吃苦的。”

以前的楚云云也在三位哥哥的呵护下长大,他们尽力给她最好的。

那时候楚云云到了上学的年纪,二叔说只能供他们一个上学,楚长安那么好的成绩却选择了辍学,只为了把这个机会让给楚云云。

所以楚云云不顾他们的阻拦去找亲生父母,找到了竟然也不回来说一声告别,这挺让楚长乐寒心的。

楚长乐正跟楚迎雪说着,楚长安就带了赤脚大夫来。

“杨叔来了。”楚长乐立刻站起来立在楚迎雪床边。

杨维新是村里医生,没有经过专业培训是靠着拜师学的技艺,更别说有什么上岗证了。

治个感冒发烧破皮脱臼还行,要是大病,他的那些偏方管不管用全靠命运。

杨维新但作为村里唯一的大夫他依旧很受尊敬。

走到楚迎雪面前,煞有其事地撑开她的两个眼皮看了看,又让她吐出舌头。

楚迎雪全都乖乖照做,神色清明。

“你妹妹这是受了惊吓,脑子出现了问题,确实会出现失去记忆的情况,她只要能正常活动就没什么大碍。”

不知道他的检查手段是否靠谱,总之杨维新得出这么个结论。

“那还能恢复吗?”楚长乐看了眼楚迎雪,又看向杨维新,“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头会不会疼?”

楚长乐已经开始当一个关心妹妹的好哥哥了。

“如果有机遇,记忆说不定会恢复的,这个我也不好说。后遗症肯定会有一点,如果她头疼,你们就到我那儿去开点止疼药吃。”

杨维新说的模棱两可,全靠机缘。

楚长安出去了一趟,回来时手里多了一小袋地瓜。

大家都没钱,请村里的赤脚大夫出诊用粮食来作为诊费也很平常。

楚长安将杨维新送了出去,楚长乐又坐在楚迎雪身边:“杨大夫说没什么大碍,你放心吧,没事的。”

“嗯。”

楚迎雪乖乖点头。

但心里却很怀疑杨维新的技术,因为她根本就没什么问题!

她这记忆,是永远也恢复不了了。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