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校园甜宠 状态:完本编辑:捱过春秋 在读:26704人
  柴门篷户,生活……艰苦。母丧母亡,留下的弟妹一箩筐。复活长姐,则表示压力是动力……街边上的几间铺子都早早的关门了,唯有转角处的一间肉铺子,上面还摆着几刀肉,几根筒骨,零零碎碎的。。...

长姐为大  长姐田园免费完结阅读  长姐她软玉温香(重生)  长姐不荒唐  长姐如后妈六零  长姐她富甲一方  长姐难为  长姐如母  长姐穿越啦  长姐似母  


长姐最新章节



长姐相关资讯

长姐精彩情节

“镇东周家大少爷。正是因为热孝才得趁热孝成亲啊,要不然,得再等三年。”郑屠娘子一脸的得瑟的道,显示她的能奈。

“东西屋合并?我怎么不知道,再说了,不管以后怎么样,现在,我家的就是我家的,你把鸡蛋放回去。”李月姐用手揪着荣延小子,那眼睛死死的瞪着李荣延,她二叔二婶打的可是好算盘啊。

“是元妈妈呀,倒不是我不洗刷,是昨儿个,那镇尾李家的月姐儿来我这案子赊肉,说她小弟病了,馋肉馋的紧,元妈妈,你也知道,李相公上个月走了,留下六个子女,治病又欠下不少的钱,月姐儿是长女,几个弟妹都朝她要饭吃呢,赊肉给她家,那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不过呢,我那婆婆叫灵水寺的几个大和尚给说的五迷三道的,说是啥……”

“来东屋一下,你阿奶有事跟你说,好事儿!”方氏这会儿一脸笑容的道。

而今一切不过才开始呢,李月姐儿抬起头,眯着眼儿,看着天上的的蔚蓝,嘴角翘了翘,每每想着上一次,五弟病故,三妹和四妹一个自卖自身,一个嫁给了一个傻子给二弟换回来一个媳妇儿,没想二弟那媳妇儿进门,却嫌家里穷,跟人跑了,再就是最后大水漫堤间,二弟和宝儿小妹被大水卷走,当时自己被软禁在周家后院,有力使不上啊。

李二叔站在边上,瞅着李老头正斜靠在门框边上,定定的望着他,也觉得脸面发烧,恼羞之下,就抄起放在院子里的扫把,朝着李荣延的腿就是一阵子死打。

而随着李荣延这一声大叫,立刻的,从东屋里冲出几个人来,领头的李金凤,李荣延的大姐,今年十五岁,比李月姐小一岁,是柳洼镇出了名的花骨朵儿。

东周是指就是镇东的周家,据说有人在京城里做官,至于几品,镇里的人谁也闹不清,只记得有一回,周大人回家的时候,本省的知府大人亲自来问候,那县里的县父母大人更是站在末流,总之,镇上人都知道,周大人那官儿大到了天边去了……

上一次,她就被逼没法子,嫁进了周家,而没多久,周老爷子就过世了,而她也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幽禁生活,直到干河水库决堤,水淹柳洼镇,然后她又意外的又回到了起点。

“嫁人?她这不是还在热孝中吗?嫁给哪家?我怎么没听说过?”郑屠娘子的话让元妈妈一阵惊讶。

当然这话,郑屠娘子不会说出口,这会儿却是接着元妈妈的话,口气一转道:“我家婆婆是好心,不过,月姐儿却是有志气的,说是不白要别人家的东西,就跟我说好了,让我把过年的器具交给她洗刷,算是以工代赊,这倒是帮我解决难题了,我家死鬼男人和几个小子尽胡闹腾,我侍侯他们都侍侯不过来,婆婆每日里吃斋念佛,那俗事是一点也不沾手的,这一大家子的,那事情多的能让人发颠的,这不,有月姐儿接手,我现今儿也不过跟我那婆婆常挂嘴上说的那样——偷得浮生半日闲。”

“李家老头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逃难过来,入赘李老婆子的,在家里说话不响的,闷不啃声的,实在是窝囊,他这样子,能为那几个小的做什么主?而李老婆子,咱们镇谁不知道,偏心眼偏到天边去了,打小就不喜欢李大,后来,李大娘子进门,那受的气啊,就别提有多多了,那李大倒底心疼着娘子,最后要求分家出去,跟李家婆子撒破了脸面的,李家老婆子对李大这个儿子,跟仇人似的,李家婆子哪还会顾着李大的几个娃儿,她巴不得把李大家的财产全巴拉到李二家去。”郑屠娘子又巴拉巴拉的道。

而西郑,指的是镇西的郑家,也就是此刻正侃着八卦的郑屠娘子这个郑家,郑家没出多大的官儿,也没有周家那样良田千倾,不过,郑家在乡间凶名赫赫,郑老爷子当年是府城第一刽子手,如今郑家的子孙们,有做刽子手的,有做屠夫的,也有跑马帮耍镖手的,总之一个个都是狠人,凶人,因此,尽管郑家比不上周家的权势和财富,但依然同周家并例为柳洼二虎,总之都是普通人家即使不巴结也不敢得罪的人家。

街边上的几间铺子都早早的关门了,唯有转角处的一间肉铺子,上面还摆着几刀肉,几根筒骨,零零碎碎的。

“那是,这镇上谁不知你是里里外外的一把手。”那元妈妈应和着,这一条街,就郑屠家日子过的最好,平日里大家言语都讨好些,只盼买肉的时候能便宜两个子儿。

再加上前面半边院子,以及院边上的厨房和柴房,总的算来,也还算宽敞。

“周家?本镇的周老虎?不可能!”元妈妈直摇着头。这门不当户不对的,周家是绝对不会看中李家的,元妈妈虽然没见识,但这点还是肯定的。

一个扎着油腻腻围裙,膀大腰圆的妇人站在肉铺子里,背靠着黑不溜丢的圆柱子,胖而泛着油光的手一甩一甩的,正往那嘴里丢着喷香的南瓜子儿。

“郑屠娘子,好悠闲啊,这大年边儿,也不洗刷洗刷呀?”这时,肉铺子对门出来一个婆子,手里端着个木盆子,哗啦一声,一盆黑呼呼的水倒在雪地里,薄薄的雪顿时染上乌黑,然后全化成水。

“听说周老爷子快不行啦,周家打的是冲喜的主意。”郑屠娘子抬抬下巴得瑟的道。

  • 嫁人了&嘛,哪

    “至于李月姐儿……”这时郑屠娘子又舔了一下唇继续道:“她这不,快要嫁人了嘛,哪里顾得了几个弟妹。”

    2022-02-10 11:04:24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脖子&两人聊

    “可不是。”那郑屠娘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伸长着脖子看了看四周,碎雪的天气里,行人虽然来来往往的,但都是匆匆而过,没谁在意这两人聊八卦的妇人。

    2022-02-11 06:28:49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手,&。

    郑屠娘子学着家里老太说的话,拉拉杂杂说了一堆。挥着胖胖的手,说的口沫横飞,又扮着苦脸,生怕别人传她偷懒似的,把家里的事说的跟要砍头似般的难。

    2022-02-11 07:39: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啊,我&为啥要

    “怎么不可能啊,我这可是内幕消息,昨天花媒婆来我家里吃酒,吃醉了说的,你道周家为啥要娶李月姐?”郑屠娘子神叨叨的道。

    2022-02-12 09:32:19详情点赞(0)回复(0)
  • &屠娘子

    “嫁人?她这不是还在热孝中吗?嫁给哪家?我怎么没听说过?”郑屠娘子的话让元妈妈一阵惊讶。

    2022-02-12 09:26:06详情点赞(0)回复(0)
  • “李家&这对缺

    “李家不是还有李月姐儿嘛,李月姐可是大姑娘了,她做为长姐,也能撑起门户了吧,再说了李家那二老不是还在吗?真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对缺心眼的这般算计?”元妈妈撇着嘴道。

    2022-02-11 11:51:4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