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闺杀

作者:面北眉南
类型:武侠仙侠 状态:完本编辑:诗酒止步 在读:14870人
  上一世出身贫寒世家,却因身体的原故让她被保护好的很好,也严禁不渐渐地好习惯了端庄大方恬淡的性子。这一世(名门,却母亲早亡,父亲忽略,后母故意刁难,祖母冷谈。人人都道王三娘柔亮温厚,却不知道她也曾无数疼爱集一身,也曾刁专骄横,蛮不讲理娇纵。面对自己一干粉墨登场的鬼魅魑魅你争我斗互相相互倾轧,她只看作办公室职场硝烟面对自己一波波来势汹汹的敌视势力,战但是和?这是个问题!爷爷说,的话非要造成伤害一个人,要灭其报仇之力,才能断其报仇之念。爸爸说,手段也可以狠厉,态度肯定要柔和。奶奶说,要学会饶恕,切记轻意与人为敌。若不是战不可以,便不死不息。妈妈说,不穿着薄软清凉的玄色杭绸褙子的李嬷嬷嫌恶的瞥了那劈柴的婆子一眼,掏出帕子印了印额角并不存在的汗珠冲...

名门闺杀全文阅读  名门闺杀全文免费阅读  名门闺杀好看吗  名门闺杀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  名门闺杀讲的什么故事  名门闺杀男主角是谁  名门闺杀txt下载  名门闺杀txt百度云网盘  名门闺杀无弹窗免费阅读  名门闺杀  


名门闺杀最新章节



名门闺杀相关资讯

名门闺杀精彩情节

常嬷嬷把孙氏最后一绺头发盘进了发髻里,低头打量了一下孙氏穿着的那件崭新的松花绿织金松竹花纹的褙子,从一个红漆镶珐琅三层首饰盒子最下面的那层屉子里找出了一套与松花绿颜色接近的嵌碧玺金头面来。

“老太太今天带这套头面如何?夏天看着也清爽精神。”常嬷嬷躬身问道。

“喲,李嬷嬷您早啊。”那媳妇边打招呼边笑容满面地道了个万福。

福顺家的忙自己伸手打嘴,“瞧我这张嘴,忙起来晕头转向说话也颠三倒四起来。”

李嬷嬷连忙上前把把手搭在孙氏的太阳穴上轻轻按起来,动作很是熟练。

孙氏说,“昨日长青家的告了假,我午睡醒来找人梳头。这身边的丫头嬷嬷平日里看着千伶百俐,竟没一个能把头梳得让我满意的,还折了我两根头发。还是甘松想起来常嬷嬷会梳头。找她来一试,果然不错。也难为她这些年这门手艺还没丢,我就让她以后还是伺候我梳头,那长青家的你另找个差事与她。”

孙氏点点头,对水红袄儿的丫鬟吩咐道:“甘草去外屋把常嬷嬷叫进来给我梳头。”

“卯时三刻了。”

那丫头一溜烟去了,没多会而便领着一个穿着三等婆子崭新黛绿色背心的嬷嬷进了倒罩房。

王显有一兄名王宏,就是青城县长乐大街王府的老太爷。这王宏与其弟的性情可谓截然相反。王府中的一些老奴曾经笑传,两兄弟在冲龄之时曾一同拜师于当地一位名儒,弟弟王显每日鸡鸣而起发奋苦读,哥哥王宏却要睡到日上三竿然后提着竹竿去西郊的田地里钓蛤蟆。据说那位一世清名桃李满园的名儒在弥留之际突然从病榻上跳下来仰天长笑,笑了一盏茶时间后又大哭起来,最后被一口没换上来的气噎死了。青城人都说那位名儒最后是想起了王宏这个考秀才时醉得十桶水也没泼醒的学生气死的。

李嬷嬷满意地点点头:“你下去吧。再跟荷香院那边说一声,老太太免了他们今日的请安。收拾好了直接出门。”

福顺家的撇撇嘴道:“可不是。也不想想咱们这些做奴婢的也不容易,每天候到三更半夜才歇着,这簟席还凉着呢就得起身了。也不体谅体谅咱们的难处,就算咱们伺候着是本分,那也得按着尊卑顺序来吧?所以说这没娘的孩子啊,就是……”

赵嬷嬷这么想着白芷已经进了院子。

李嬷嬷恭维道:“这天下从哪儿去找老太太这么疼孙儿孙女的祖母啊?难怪人家都说咱们府上的少爷小姐那都是佛祖座下的仙童们下凡的,都是有福气的,老太太更是个有福气的。”

赵嬷嬷听了这话气得脸色发白,“岂有此理!这是要反了!我去找老太太做主去!我们小小姐就算没了娘也是王家正经嫡出的主子!没得让个家奴骑到了头上的道理!”赵嬷嬷迈腿就要往正院去。

李嬷嬷见她问这件事,便端着架子道:“我既然允了你女儿进老太太的院子,这件事就八九不离十了,你好好办差,我自然不会亏待。”

荷风院

初夏,卯时未到,晨光便已遍洒位于济南府青城县长乐大街的王府各个院落,连堆砌在大厨房外院墙边的那一堆刚从柴房里搬出来的柴火上的蛛网都纤毫毕现。正撸着袖子叉腿劈柴的粗使婆子抹了一把额头上已然淋淋的汗滴子,往手上吐了口唾沫再搓了搓便又拾起右手边的斧头劈了起来。

李嬷嬷以目询问打着扇儿的丫鬟,那丫鬟轻轻摇了摇头。李嬷嬷便束手恭谨地站到了塌尾,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大约过了半盏茶时间,孙氏睁开了眼。孙氏眼睛细长,配着那微微上挑的眉便带着一丝凌厉。

  • 易走眠&精神。

    孙氏舒服地叹了口气,闭眼让李嬷嬷按捏了一会儿便拍了拍李嬷嬷的手道:“现在起吧。这年纪大了,晚上容易走眠,早上到没了精神。”

    2022-01-11 02:25:08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老年&弛但是

    正是知天命之年的孙氏,平素保养的很好。头发青黑,不见一根银丝,皮肤虽然有着老年人的松弛但是还很白皙,皱纹只隐隐出现在眼角与眉头。

    2022-01-10 09:56: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太太这&要起了

    李嬷嬷脸上总算露出了点笑意,却是受了那媳妇的全礼。只见她缓缓掏出一个鎏金的怀表,打开表盖看了一眼然后问道:“福顺家的,老太太这时刻就要起了,厨房的膳食都预备齐全了?”

    2022-01-09 08:32:05详情点赞(0)回复(0)
  • 齡院的&,从我

    孙氏笑了笑,“你去找个松齡院的嬷嬷跟车一起去,让她去帐房领一百两银子做法事。再帮我给寺里添五十两香油钱,从我私账上走。”

    2022-01-12 08:11:43详情点赞(0)回复(0)
  • 忙应声&手法轻

    李嬷嬷忙应声,接着拿起象牙梳,手法轻柔地帮孙氏把头发梳顺。

    2022-01-11 07:37:54详情点赞(0)回复(0)
  • 您瞧瞧&故意埋

    李嬷嬷接过蓝衣丫鬟手中的物什亲自伺候孙氏洗漱,一边笑道:“老太太您肯定是不常照镜子,您瞧瞧您这头发,这面色,您说自己老是故意埋汰奴婢吧?”

    2022-01-09 11:27:41详情点赞(0)回复(0)
  • &儿的丫

    打着扇儿的丫鬟笑着应和,“是这个道理,奴婢晚上也是睡不踏实。”

    2022-01-11 08:03:43详情点赞(0)回复(0)
  • 乳羹端&老太太

    李嬷嬷点点头,“这以后还得按着规矩来。小主子做错了事,咱们做奴才的直言规劝也是本分。叫个丫头把羊乳羹端过去吧,我去老太太屋里看看。”

    2022-01-11 02:45:38详情点赞(0)回复(0)
  • &咱们做

    李嬷嬷满意地点点头,口中却说:“什么养老送终的话就不要说了,咱们做奴婢的哪有那个福气。还有那荷风院的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老太太还得给他们让路?这是哪家的规矩?”

    2022-01-09 10:15:4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