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结编辑:愁蝶未知 在读:4558人
  心若菩提,两岸花开;心若浮萍,隔岸花繁;心若沙尘,满岸花败。当我们背上行囊,躞蹀在岁月的路途。也许经常会停驻很沉重的步伐思量来找寻自身迷失了的灵魂。也没人心甘情愿墨守成规的沿着生命的轨迹默然般旋转,直自韶华浅逝;为了那般花样的人生,没准寂寞孤独的孤独的,兴而今今日,却是在这里面临生死的抉择,梁枪也生死未卜。但心思想起三子千城离别时,真诚期待。“我答应过你,会带着敌军的残旗凯旋。千城,放心。”在他内心更加坚定这样活着的信念,他努力回想当时克敌之策,故技重施无疑是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他回身下后走去,与此暗中布置,众人齐声相应。穆柯安排襄氏兄弟护送公主马车,向神秘深处因隐藏,虽然道路陡峭,形式险恶,而且不经意走错,就生死相隔。但已是无法避免的办法。...


终南阙最新章节



终南阙精彩情节

  女孩也察觉到什么,“这吗?你不是还有事要去找你的父亲,我们还是赶紧去找他吧,什么五弦下次见到你再说,可好。”

  “公主?你是靖临公主?”

  “你是我戟下第一个人。”

  穆千城没有想到身前这个与自己同龄之人,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好似有一段不可触及的故事,不让人知道,也不得而知。

  眠殇认识这把画戟,便是可以号令天下,一统三军的虬龙戟。真的会是穆柯。

  “古有昭君出塞,细君和亲,只要为了国家,我什么都干呀。”

  黑衣人没有一人归来。眠殇却丝毫没有感到诧异,在他心中找有一个答案,就算违背天意,也不能伤害到梁莞尔。显然梁枪的死,使眠殇丝丝悔恨,在他眼里,自己作对的只有樊老儿一人,师傅始终就本该是这场战争的局外人。原本只是不想让他卷入这场战争,却没有想到他如此坚决,已死明智。眠殇想到此,他终于改变了主意,只有穆柯答应将虬龙戟交于自己,他便可放他生路。他纵身一跃,潜入红木林。此时红木林万籁俱寂,眠殇深处陷境。但他愿意这场交易,突然墨影晃过,眠殇找有防备,提起黑赤刀向起砍去。黑影大惊,连得几个后空翻。晃悠悠的停住脚步。眠殇定神一看,竟是十三四岁的毛头小子,不禁哈哈大笑:“毛头小贼,你不怕我取你小命?”“穆千城愿领教你厮功夫。”眠殇低头想来,这小毛贼,居然姓穆,定然与穆柯有关,不如夺其小子。也方便相谈条件。见他头盘红巾,一身刺客服好生俊俏,有一番大将之风。“小子,穆柯是你什么人啊?”“你认得我父亲,但我依然知道你不是个好角色!”“哦,我都要听听你这小孩心思,若是讨喜,我定收你为徒。”“放肆”穆千城提起宝剑向眠殇刺来。眠殇躲避即时,宝剑迎着刀刃,竟然断掉。“小子,好是骁勇,不过学艺不精,定是你父亲没有好好教你。我倒要好好教你做人之礼。还有,我并不是什么坏人,只是我们阵营不同,各位其主。”“还在狡辩……”穆千城将残柄投掷出去,转身便要向树林深处跑去,眠殇微微嬉笑,雕虫小技。翻手便去擒他,突然,一丝寒气从身后逼来,眠殇深知不好,定是有人偷袭,莫不是残臂穆柯。他仰面倒地,戟杆从上方穿过。

  叶影婆娑,花海摇曳。繁华美丽而又充满窒息的枯萎。

  望着来人,一身青蓝玄铁铠甲,一个苍鹰面罩,只见一双威风煞凛的眼神,身轻如燕,却力能扛鼎。眠殇好生佩服,“想必这便是残臂将军……”但细心一望,早知道穆柯在效力朝廷时,断了左臂,可是身前这个人双臂健在,又如此身手矫健,气贯如虹,定然不是穆柯,那又会是什么人。

  “行了,不要说了,这是够了,好心被驴踢了。快扶我起来,怎么还不快点,这里是危险地带,”

  你胡说:“我本便是这是三少,何来檀源之说?你分明在胡说八道。你是何居心?”

  “你叫穆千城,虽然我没见过你,但是我刚才见到你的父亲了,他好生威风,和我父亲…父皇真是明君良将。对了还有你的哥哥檀清,他孤言寡语,好生不热闹。”

  突然,万鸟惊飞,百雀齐鸣,莫不是在遮面人龙戟下逃脱的坏人,又追赶过来。千城急忙加快了步伐,向前敢去。突然一个不小心,双脚腾空,从山崖滑落下来,屁股搁在了一块巨石上,着实疼痛。他刚忙站起,揉着快要摔成几半的屁股,“哎呦。”

  “嘻嘻,嘻嘻。”千城分明听到了女孩的嬉笑声,“谁?”

  “哦,好啊,不过,你先把你的衣服弄干净些,本公主从来不和脏脏兮兮的人呆一块。对了不远处,有个小溪,那只好,本公主陪你移驾咯。”

  “公主不怕?”

  “从来没有人敢对本公主这么说话,哼。”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说到心坎里去了。”穆千城抬头望着遮面人,可那样的眼神分明有着丝丝泪光。

  话音未落,一席黑影从梁剑身边插过,猛然倒地。便是穆柯的柳燕飞刀所杀。

  “哦,是吗?听说公主通宵音律,做得《五弦情瑟》,今日能得见公主,能否与我详细解答一般。”

  •   正&在此时

      正在此时,前面的树林中出现了一个高大身影,渐行渐近

    2021-01-18 01:18:20详情点赞(0)回复(0)
  • &没见过

      “你叫穆千城,虽然我没见过你,但是我刚才见到你的父亲了,他好生威风,和我父亲…父皇真是明君良将。对了还有你的哥哥檀清,他孤言寡语,好生不热闹。”

    2021-01-17 01:01:26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还要&。”

      “我看你像一个好人,却为什么还要蒙着面了,莫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秘密。如今见我穆三少,道是要你说出个好歹来。”

    2021-01-18 10:35:22详情点赞(0)回复(0)
  • 自己,&决定只

      千城越来越起疑,但念到她不惜生命,救了自己,现在自己又受伤,断然不是坏人,决定只试探试探,并不刻意伤害她。

    2021-01-19 04:39:43详情点赞(0)回复(0)
  •   “&。”

      “哦”,千城将女孩轻轻扶起,准备掸去女孩身上的灰尘,“行了,乱动什么,死开。”

    2021-01-17 12:40:51详情点赞(0)回复(0)
  • 方赶去&。雨意

      千城一丝微笑,什么也没有多想,一心望前方赶去。显然千城并不能支撑女孩的重量,女孩也只能卡在千城的脖子上,千城忍痛,步履蹒跚。雨意已过,月色正浓。

    2021-01-18 06:34:44详情点赞(0)回复(0)
  • 和你哥&么安静

      “你怎么和你哥哥一样,都那么安静,怎么算得上将军之子呢,在我记忆中,将军后代都是初生牛犊,胆识超群。你虽不爱说话,也不能像你哥哥那样畏畏怯怯吧。”

    2021-01-18 01:55:01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一&死罪。

      “对啊,就是本公主。”前面的女孩缓慢走了过来。你这小子,大逆不道,出言污蔑本公主,还不给本公主行礼,我一定禀报我父皇,判你死罪。”

    2021-01-18 12:38:0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