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武侠仙侠 状态:连载中编辑:花前月下 在读:16667人
  在丛林法则的仙侠世界,一个无名小店的店小二,如何在机缘凑巧的情况下,被打破旧的法则,逐步建立新的法。。。。 诸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诶,这么热的天气还有人来吃饭?林小二丢下手里的活儿,一路小跑的到前堂。。。“嘶”等林小二看到来人,吸了口凉气,一个锦衣玉面,手持折扇的翩翩公子坐着,腰间挂一坨雕着着奇怪的动物的玉,那玉晶莹剔透,明显是上等货色。平时店里来往的客人中都是些苦哈哈。“明显的有钱人怎么来这家破店吃饭啊,有钱人不是一贯去小镇上的那个春香楼的吗?”心里嘀咕着,口上问道“客官要吃些什么?这么热的天气,先来碗酸梅汤吧,小店的酸梅汤那可是方圆十里的一绝啊。。。”还没等林小二把自认为天花乱坠...

诸法空  诸法归天  诸法无常、诸法无  诸法因缘  诸法实相  诸法无我  诸法无  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我佛大沙门常作如是说  诸法空相  


诸法最新章节



诸法精彩情节

  良久,那个玉面男似乎走了,周扒皮坐在前堂,这可不是周扒皮的风格啊,周扒皮是走到哪儿,叽叽喳喳到哪儿的人啊,很像一个娘们儿,在这一点上,林琛可是极为瞧不起他的,虽然林琛自己也想学到他泡李寡妇油嘴滑舌的功夫。

  天刚朦朦亮,林琛躺在床上,以前的这个时候,总会被周扒皮给叫醒,去炼着那些稀奇古怪的武功,然后去准备饭菜,打扫卫生之类的。周扒皮刚刚走了,他以为自己走的悄无声息,不想林琛已经醒了。林琛听着周扒皮远去的脚步声,心里默默的说”周叔,再见”。

  林琛翻身起来,桌子上放了张小纸条。“小琛,周叔走了,店里还有三百两银子,在我床下的小箱子里,把店铺经营好。给你留了把兵器,在废灶台里搁着。有缘再见。周绝”。林琛奇怪了,第一次看到周扒皮写的字写的铁画银钩的,如此猥琐的人竟然写的一手好字。一看到兵器两个字,林琛眼睛一亮,顾不上去伤感什么的来往。他可是对那些大侠的故事仰慕已久,有一把属于自己的武器,似乎就离大侠更近一步了。

  “周叔,怎么了”看到周扒皮一言不发的坐在前堂,林琛难得的叫了一声叔,虽然周扒皮养大了他,林琛却一直是以“周老板”称呼的。“林琛,我有事要出趟远门了,短则一年,多则可能不会再回来了。”周扒皮头一次和声细气的说道,林琛的鼻子一下子酸了起来,林琛平时虽一直埋怨周扒皮,但怎么着也有十年的感情,说是半个父亲不也为过。“这个店就交给你了,我教你的功夫要好好炼,会有一天再见面的一天的”。平时周扒皮交给林琛一些稀奇古怪的武功,可林琛除了力气大些,打架方面一直没进展,连街头的牛二都打不过,打架的原因就是为了名字里的都有个二字。所以林琛一直认为周扒皮交给他的那些武功纯粹是为了有力气干活的,好继续压榨他。林琛听周扒皮这么说,感觉那个什么秀才说的叫伤感的玩意就缠上自己了。“哦,平时多帮你李婶干些活。”额,好不容易酝酿的情绪被周扒皮这句猥琐的话给憋了回去,就像憋了一个喷嚏样难受。

  “诶,大叔,我们这是去哪儿?”在天上灌了好久的风后,林琛忍不住问道。“到了你就知道了。”中年男酷酷的答道。林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继续吹着风。要说这六月的天气,吹吹风该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可持续这么吹着还真吃不消啊。诶,你说为什么折磨犯人的时候不把他带到空中给吹上几个小时,再坚强的汉子也会招了的吧,这招不错,记着,以后说不定有用的上的时候。

  林小二跨进李寡妇家时,果不其然,周扒皮在那谈笑风生,逗的李寡妇花枝乱颤。要说这李寡妇啊,也是这个小镇上的一绝,长的风韵犹存,自从十年前死了老公后,一直未嫁,靠一个豆腐摊养活了自己和小女儿,周扒皮也算她的大客户了,一直很照顾她。说来周寡妇平时对林小二挺不错的,有什么好吃的总喊上他,这可是周扒皮也不常得到的待遇啊。一想到李寡妇的小女儿赵妍,林小二就吞了口唾沫,那也是一棵水嫰的葱啊,可惜就是平时不怎么理他,这又牵扯到一个公案,有一次林琛偷窥李寡妇母女两冲凉,被赵妍给逮住了。赵妍追着林小二打,追了半个镇。还是李寡妇劝住赵妍的,而且林琛觉得李寡妇对于被偷窥一事似乎并不怎么生气,对于自己的魅力的表现,李寡妇在他这个小屁孩面前似乎有些没羞没臊了。一有机会就调戏小林琛,林琛都有些怕她了。连一个月偷窥三次的频率都改为一周一次了。林小二还安慰自己说是良心发现了,所以减少频率的,可不是怕她了。

  “周绝,我们这儿没这个人啊?哦,你是说我们店长周扒皮吧,都快忘记他的真名了,他到隔壁的李寡妇家去了。。。”“周扒皮?”玉面男像吃了一个苍蝇一样吃惊。。。半天才反应过来,“哦,就他,你去叫一下,就说蓬莱故人来访。。。”“蓬莱,什么破名字,这么难听”林小二腹诽到。

  林琛躺在床上,默默的数着时间,因为今天晚上有一项重要的活动,也是多年来林琛同学最重要,最喜欢的活动:偷窥李寡妇母女冲凉。嘎嘎,林琛同学为了这一活动,可是煞费苦心啊,长时间的研究李寡妇母女的冲凉规律才得出的。林琛同学默默的躺着床上,竖起耳朵听隔壁李寡妇家的动静。嘣的一声,林琛终于听到隔壁水桶的声音,好动静啊,这声音表示前戏终于开始了。林琛蹑手蹑脚的趁着月黑风高,偷偷地摸到与与李寡妇家仅隔的一道的墙下,轻手轻脚的把那个熟悉无比,立功无数的那坨土块拿了下来,透过这个小洞,李寡妇的院子的大部分景色出现在林琛的眼里。李寡妇正撅着如水蜜桃的臀部在井边打水,透过贴身的布裙,丰满而不失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

  “不要害怕,小朋友,我是好人”一个中年男子站在林琛的面前,让人奇怪的是,似乎总看不清他的长相。“问你个问题,不要撒谎,你撒谎我会知道的。。。”林琛同学年龄随小,但怎么着也是小镇上自认的一条好汉。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林琛却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想象的那没害怕,听到这个人明显唬小孩的话,“还用我是好人”这么俗套的开场白,难道是第一次绑架人?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得笑了,表面上严肃的乖乖的眨眼睛,表示自己听话。中年男笑道:“小朋友胆子还挺大的,不信?唬小孩?你刚才那会儿是不是在想快脱啊,快脱啊,小小年纪就沉迷女色,呵。”“啊”,林琛这下子可真的被吓到了,这中年男竟然真的知道他在想什么。“我问你,北野王周绝的破天刃在那?”“北野王?周绝?破天刃?”林琛想着,“店长那个猥琐的家伙吗?北野王?没见过他有什么武器啊?”“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了。。”中年男说道,“不过你竟敢说北野王猥琐,看来你和他关系不浅啊,那就随我走一趟吧。。。”

  林琛扒开废灶台里的灰,一把和灰差不多色儿的刀现了出来。看着这把所谓的刀,林琛一下子郁闷了,说它是刀吧,细细的窄窄的,没这么坑人的刀吧,说它是剑吧,哪有剑只有一面刃的。而且这家伙好像是个锈的,虽然上面没有锈迹。那钝钝的刃,不黑不灰的颜色,奇形怪状的剑身。“我就说了,周扒皮能留什么好东西给我.‘哎呀,林琛果断把这玩意继续埋在灰里,这玩意儿拿出去会被人笑死的,哪有大侠那这么掉份儿的武器的。而且刀刃又钝,还没把人砍死,估计自己也急死了。嘿,过几天去镇上的王铁匠那里去打把剑,王铁匠手艺好,价钱也公道,这不是有钱了,三百两啊,林琛可是头一回有这么多的钱。

  良久,良久,吹的林琛同学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终于到了。一间深山里的大宅子,要说一间宅子出现在其他什么地方不让人出奇,而一间宅子出现在深山老林里,不得不让人出奇了,这的多少人才建的起来啊。一看到中年男,仆人就迎了上来,看着这几个仆人,林琛总感觉怪怪的,他们表面上看上去和普通人毫无区别,可就是感觉怪怪的感觉,感觉不像人??“不用猜了,他们是妖。”“啊,妖精?这世上真有妖啊。妖精不都是很漂亮的吗?没看见他们长得很出色啊,而且而且妖精怎么还有男的啊?”经历了一路飞翔的待遇,遇到妖林琛同学也不大惊小怪了,颇为淡定的问道。“你听评书听傻了吧,这世上什么不是阴阳共生的?”中年男耻笑林琛了,林琛可最受不得人耻笑了,不过又打不过别人。哎,人在低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哎,那个大叔,他们不会害人吧。”林琛又想起什么了.”“他们?法力不够,不被人杀就不错了,更何况有奴隶契约,他们不敢。,另外,我也那么老吗?你再叫我中年男看,可是要尝尝噬心虫的味道?”中年男有些怒了,额,还是叫大叔吧,这人可是会读心的。诶,嘴里不让骂,心里还不让骂,咋碰到这样的主啊。不过想来这世界上竟真有妖精啊,那也就是说有那种像九尾狐妲己一样魅惑众生的美女妖精啊,要是去弄一个小萝莉妖精养着,那就。。。嘎嘎,林琛得意的笑着,这太邪恶了。嘎嘎。。。

  林琛在院子里炼了一趟周扒皮教的稀奇古怪的武功,感觉自己的气力似乎又大了不少,身上热乎乎的,这功夫林琛从五岁就开始练了,数来也有七八年了,可惜除了打熬气力,没啥好处,打架也用不上,噢,如果有好处的话,不知道很少得病算不算?继续去生火,做饭,新的一天,开始了,而且这店属于自己的了,以前是为周扒皮打工,现在可是自己当老板了,赚了的钱都属于自己的了。林琛仿佛看到白花花的银子像自己砸来。让银子来的更猛烈些吧。

  “脱了,脱了。。。。”李寡妇慢慢的脱下布裙,一个曼妙的背影出现在昏黄的光线下,虽然对李寡妇的身材已经很熟悉了,但每次看到都会让林琛同学激动不已,“快脱啊,快脱啊”林琛在心里默默的为李寡妇呐喊助威。正所谓乐极生悲,当小林琛同学正热血澎湃,激动不已的期待进一步大戏时,一张大手捂住他的嘴,“呜呜”林琛同学条件反射的挣扎着,背后的那人用什么东西捅了他的肩膀一下,林琛立马全身瘫软,像一块烂泥巴一样。任由着背后的人拖死狗样拖到前堂。

  中年男把林琛夹在腋下,“啊,啊”中年男竟飞了起来,难道他是神仙,和黄大仙一样,林琛又被吓到了。神仙啊,那可是传说中的人啊,可望而不可即的。“嘿嘿,看来北野王什么都教你啊,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啊。。。”在空中飞着,看着脚下一排排的屋子飞速而过,小店也越来越远,隐约还可以看到李寡妇家的灯火,“再见了,小店,再见了,李寡妇,赵妍,再也不能偷看你们洗澡了。。。”

  林琛同学新的一天就这么平淡无奇的过去了,第一次当老板,第一次赚到得钱直接往自己兜里揣,可新鲜感这玩意,就像远处的美女一样,一接近,就会发现原来美女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美好,比如美女脸上长了颗痘,皮肤有点粗糙,说话带着口方言。而且少了一个人后,林琛发现自己忙的像条狗一样,又是端菜上水,又是收钱擦桌的。林琛在策划着如何把李寡妇母女给骗到自己的店里给自己帮忙,或者干脆把她们的小豆腐摊给收购了。

  炎热的六月,连狗都找个阴凉的地方睡觉的天气,一个似乎十三四岁的店小二,在厨房里择菜,而雪上加霜的是,不远的那个灶台还若有若无的散发着热气。店小二手没停,嘴也没停,一直骂骂咧咧的:“该死的周扒皮,这么热还让我择菜,怎么不热死啊,猥琐的家伙,自己跑到李寡妇家去快活,还不让本林少爷休息,这么多菜。。。”“伙计,伙计。。。”

  诶,这么热的天气还有人来吃饭?林小二丢下手里的活儿,一路小跑的到前堂。。。“嘶”等林小二看到来人,吸了口凉气,一个锦衣玉面,手持折扇的翩翩公子坐着,腰间挂一坨雕着着奇怪的动物的玉,那玉晶莹剔透,明显是上等货色。平时店里来往的客人中都是些苦哈哈。“明显的有钱人怎么来这家破店吃饭啊,有钱人不是一贯去小镇上的那个春香楼的吗?”心里嘀咕着,口上问道“客官要吃些什么?这么热的天气,先来碗酸梅汤吧,小店的酸梅汤那可是方圆十里的一绝啊。。。”还没等林小二把自认为天花乱坠的演讲说完,玉面男打断了他的话“不用了,我找个人,周绝是住这儿吗?”

  “周老板,有人找,他自称是蓬莱故人。。。”周扒皮从林小二跨进李寡妇家门时,眉头就皱了下,一听这话,更不高兴了。林小二一看自己坏了店长风流快活的好事,一下子高兴起来,连天气似乎都凉爽不少。“哎呦。小林子来了,吃婶的奶不?”林琛自认为脸皮不薄的人,脸一下红了,而且对于小林子这个名字可是相当不满,这么听的像是评书里太监的名字。“不了,我还要干活了”听到林小二傻乎乎的回答。李寡妇一下乐欢了,周扒皮也“啃啃”的笑着。周扒皮和李寡妇道声别,走前似乎还恋恋不忘的看了一眼李寡妇沉甸甸的胸部。嗯,林小二自己也偷看了一眼。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