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独醉江湖

作者:君惜少年
类型:历史军事 状态:完结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22348人
  百无一用为书生?从历史另一个角度可以看出,书生是整个民族精神世界的继续领跑者,本书是借主要原因是以宋为历史背景的小说,以一个非常优秀书生的传奇,用昨天我们的视角当一会书生,去追寻书生的梦。本书在历史人物及历史事件的处理上有跨过,高兴就好切记较真儿。在平静偏远的江南小村子里,一个平凡贫穷的农夫家里诞生了一位小男孩,这让忠厚父亲的脸上既挂满了幸福又带着丝丝的忧虑。当父亲抱着小男孩在屋子里来回走时,门外传来了和蔼磁性的声音:“请问有人在吗?我是路过的书生讨碗水喝。”父亲轻轻的把手中的小男孩还给了母亲,推门一看惊呆了,打量这位书生丰神俊朗,白衣胜雪是个一等一的英俊男子估摸着三十岁刚出头,那种含笑内敛的儒雅藏在了骨子里。男孩的父亲惊了...

我是一届书生独醉江湖歌词  江湖书生相对应的名字  大江湖之红叶书生下载  江湖烟雨再见书生  大江湖之红叶书生  江湖书生是什么意思  独醉江湖下一句  独醉江湖什么意思  一介书生独醉江湖  我是一介书生独醉江湖  


书生独醉江湖最新章节



书生独醉江湖相关资讯

书生独醉江湖精彩情节

  中灵呵呵一笑说道:“弟子定当努力。”行完弟子礼,然后就走开了。老头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李煜身旁对李煜说:“别看他恭恭敬敬的,说了句弟子定当努力,只怕是考上状元的心思都有。”李煜点了点头:“先看看吧。”

  就在农夫犯愁的时候来了一队人马,这队人马中间有一官轿,就听旁边有人窃窃私语:“看啊江陵府刺史刘大人又来求能不能让他儿子来这读书。:”正说话间轿子停在了庐山书院大门口,走下了一位胖胖的官员,对守卫的统领拱了拱手低声说道:“还请通传书院的李煜先生,就说是故人来访。”统领不屑的撇撇嘴道:“刘大人这里可是开国皇帝都聆听过教诲的地方,先皇写的为国举才可是写在大殿上的金匾上。能到这里读书的人至少也得是三品官的子弟或身价千万的巨富商贾的后人,刘大人您这五品刺史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刘刺史似乎很坚持,统领手一挥不情愿的让手下去找李煜来见。

  中灵收拾好了行李,随时等着师傅的吩咐就去参加科举考试。中灵想了想:“还是和隔壁的奶奶以及慧儿打声招呼吧,师傅是个从不拖泥带水的人,说叫启程那我就的得拎着行李马上走。”中灵想到此立马跑到老婆婆家,刚到门口就喊:“慧儿,奶奶,我要参加科举了。”慧儿走了过来对中灵说:“中灵哥哥记得你对我说过科举可难了,有些人头发胡子都白了都考不上秀才的。”中灵对慧儿说:“切,我可是小神童哦,那些人怎么能和我比?只是我考科举这段日子就不能和你说说话了,我会想你的?”慧儿听到这两只大眼睛瞬间就落下了金豆道:“中灵哥哥,我也舍不得你,你说过考科举就是要改变自己穷人的身份,让你的爹娘风风光光过上不用吃野菜的好日子,你去吧,我会想你的。”说完就跑开了,任凭中灵怎么喊都没有用。中灵摇摇头来到了老婆婆身边,说了些贴心的话,之后和老婆婆挥泪告别回到了住处。

  一晃又过了五年

  第二日清晨李煜和一个年过四旬的中年人,来到老头住处。李煜指着这位衣服华贵却皱巴巴的中年人说:“这是林家庄的林员外,他今年是要考秀才的,中灵这一路你要和林员外相伴了。”中灵乖巧的说了:“是”。李煜也不废话,就让林员外和中灵出发了。

  此后,林员外和蔡中灵结伴来到荆州准备科举考试,一路上林员外对蔡中灵可以说照顾有加,而蔡中灵也是个古灵精怪之人,对林员外经常说些溢美之词,中灵心想:“不知道你是什么目的讨好我,我说几句好话就算报答你对我的锦衣玉食了。这买卖太划算了。”两人拉近关系的想法到是让他们相处相当融洽。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钱坐,酒醉还在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中灵五岁了,和其他江南水乡的娃子都一样,打架、游泳、抓鱼,可不消停。说来也怪中灵家里哥哥姐姐都是老实的孩子,就是最小的中灵可以说是闹翻天的那种。而且做什么事情都是有条有理,比他大个三四岁的孩子都服中灵,这五岁的小毛头俨然成了这里的孩子王。

  李煜又和老人说了两句就走了,老人来到小中灵旁边,对小中灵说:“这个村子以前是个比较大的村庄,人丁也比较兴旺,因为打仗村里面年轻点的汉子都上战场了,剩下的多是孤儿寡母,住在我家旁边的那一户就剩下了一个瞎了眼的老婆婆和一个与你差不多大的小孙女,你每天带点食物去他们家。”中灵抬起头,看着老人布满皱纹的脸心想:“这个老头子心肠倒是不坏。”中灵点点头答应了。

  李煜很快就收起了白绢布,对农夫说:“这是您的儿子,叫蔡中灵?”农夫说:“是的,李先生。”李煜又对农夫说:“都说十年寒窗苦,您舍得儿子和您分离,又愿意把您的儿子交给我十年?”农夫看了看身边的儿子,满脸的不舍道:”李先生,我的儿子交给您,希望您好好教他。”李煜点了点头对农夫说:“兄台,既然有师兄的推荐,您又愿意舍儿十年,您的儿子我收下了,他能成为我的弟子但是他要想进入书院还是要按规矩来,我会在附近村庄找个地方将他安顿下来,十年后能否进书院还是要看他自己。”农夫留着眼泪的点了点头。

  老实的父亲慌慌张张的将家里最好看的青花瓷碗拿出来擦了又擦,倒满了清水放在书生面前,书生一点也没对穷人有什么傲慢,不紧不慢的喝完了水。站起了身子恭敬的向农夫行了礼:“多谢,兄台!”农夫倒是脸红了,忸怩了半天对书生说:“您是教书先生吧?您应该认识字吧!”书生听完呵呵一笑:“我算不上个称职的教书先生,不过字倒是识得些,兄台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农夫红着脸说道:“我们家三代都穷,除了我爹会写自己名字其他人都不会,你能不能给我这个娃子起个名字。”书生呵呵笑了笑:“好吧,这不是什么难事我答应了。”农夫听完高兴坏了,千恩万谢起来。

  书生似乎做了很大的决定,抬起头拿出自己的笔墨研了一会儿,又拿出书囊里一块白色绢布很正式的写上蔡中灵,旁边赋诗一句: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李贺笔。然后郑重的对农夫说:“你想不想你的孩子成为读书人,让他识文断字?”农夫又惊又喜高兴的像小鸡一样的点着头。书生拿着这个白色绢布包好,送给了农夫说:“上面的三个大字就是孩子的名字,我懂一点看相之术你儿似乎有大际遇,也有大磨难,日后绝非池中物。如果孩子五岁之后就将他带到庐山书院离你们这向西南大概八百里路。到了书院你找一个叫李煜的他会给你安排的。”说完这些书生飘然而去。

  一天李煜教完课程,对小中灵说:“我教给你的那些东西,如果都会了你是可以考科举的,就不知道你能走多远。”小中灵恭敬的对李煜师傅说:“弟子也不知道有什么结果,如果师傅让弟子去科考,弟子定当全力以赴。”李煜笑着对中灵说:“不要以为你有着近乎过目不忘的本领,就狂到没边,这样吧先考童生再考秀才,本来今年皇上恩科时间上的安排今年可以考完童生考秀才,考完秀才考举人,甚至都能考完秀才考进士。我看你也就止步于秀才了吧。”

  农夫眼睛都眯成了线,发自内心的对书生说:“您取的名真好听,我们这除了三十里外的吴员外家,我们的名字不是叫张三棍就是王二狗的,方圆三十里除了吴员外家我们都不识字啊?我父亲会写自己的名字还是一位好心路过上京赶考的书生教的,当年父亲可是在咱们村唯一一个会写字的。”书生听了这番话紧紧的皱了眉头,独自沉吟了半晌,农夫及家人又不敢吱声了。

  经过一夜农夫与妻子的商量农夫艰难的做出了决定,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试。农夫卖了家里几乎能卖的所有东西,带着小中灵一路坎坷,来到了八百里外的庐山书院。农夫问着路人牵着孩子来到庐山书院大门,见到了他从未来见过的气派,这可比自己那的吴员外家里的大的多,高贵的多。更让农夫没想到的是门口竟然有不少士兵站岗,农夫两难了,他想去问问这儿有没有叫李煜的人,又怕自己被这些当兵的给抓起来。

  书生了笑着抬了抬手,问及农夫姓蔡之后就仔细想了起来,农夫及其家人立马屏住呼吸生怕打扰了书生。书生有点出神的看着远处带着点点残雪的青山,静静流淌着绿色河水以及眼前红白相间灿烂的桃花轻轻点点头。书生和煦的对农夫说:“你们这景色钟灵毓秀,孩子俊秀可爱,希望他以后能不偏不倚造福苍生,就叫他蔡中灵,兄台以为如何?”

  在平静偏远的江南小村子里,一个平凡贫穷的农夫家里诞生了一位小男孩,这让忠厚父亲的脸上既挂满了幸福又带着丝丝的忧虑。当父亲抱着小男孩在屋子里来回走时,门外传来了和蔼磁性的声音:“请问有人在吗?我是路过的书生讨碗水喝。”父亲轻轻的把手中的小男孩还给了母亲,推门一看惊呆了,打量这位书生丰神俊朗,白衣胜雪是个一等一的英俊男子估摸着三十岁刚出头,那种含笑内敛的儒雅藏在了骨子里。男孩的父亲惊了半晌,缓过神来连忙说:“请进,请进。”书生儒雅的笑笑,细心的把自己不太大的书囊带进了屋里。

  林员外说:“我叫林修原,小弟弟你怎么称呼。”中灵老气横秋的答道:“我叫,蔡中灵,林大哥您比我大您可要照顾我哦。”林修原答道:“自然自然,李煜师傅对我说你是他的第一位入室弟子,年龄比较小可是没想到这么小。”蔡中灵回答道:“师傅眼光如炬,说我颇具慧根,因此破例收我为徒,况且有志不在年高,林大哥今年科考我们也给师傅长长脸。”林修原怎么样也是个精明的生意人,面对着十岁小男孩滴水不漏的回答愕然了。背后直冒冷汗不会这小子此次考试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吧。毕竟是李煜的首徒,从今天起要抓紧时间巴结这个小屁孩了。

  农夫看着高兴可是心里却是憋着的,庐山书院他倒打听过了。为了这事农夫特地跑了一趟三十里外的吴员外家,在大门口等了三个时辰硬是等到了给吴员外家教完书的老夫子。当农夫问老夫子庐山书院在哪里?怎么走?老先生两个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老先生对农夫说:“当朝官员不一定是庐山书院出来的,但是从庐山书院能出来的一定是当朝官员。能进庐山书院的非富即贵,而且还要选拔,我看你就别想了。”农夫最后是执拗的问了庐山书院的路线,满面愁容的回到家。

  • 换酒钱&日复日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钱坐,酒醉还在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2021-02-25 02:14:39详情点赞(0)回复(0)
  • 手交代&儿子不

      李煜与农夫定下十年之约,随后给了农夫二十两银子作为回家盘缠,农夫拉着中灵的手交代了好半天,在儿子不舍的哭声中离去了。

    2021-02-27 11:33:4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