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中编辑:梦中佳人 在读:23007人
  一个本来普普通通的孤儿,却严禁不被卷进被收养自己的八大家族沿续三代的纠纷中,谎言如潮,真相莫测,好像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非常大的秘密。废旧的运河茅屋、神秘的的地下洞穴、惊为天人的地下世界,和最后恢宏大气、怪异莫测的秦陵神墓......死苏在一次我所在的家乡小城地处苏北地区,位于长江三角洲内,自隋朝起,小城上游便开通了闻名遐迩的京杭运河,这一条运河就是小城的血脉,故水文丰富,景色优美,除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在我的家族中是被严令禁入的,任何人都被勒令不准涉足一步,否则其后果要比坐老虎凳还要遭罪。我的家族就是这样霸道的,在这个法治社会,他们依旧能自立家法,充当当地的治安者,可谓是一手遮天。毕竟小城地处较偏,天高皇帝远,更何况我这家族里老一辈的人...

生落饮  生落虐长生  生落城堡  生落续写  生落花生吃了有什么好处  生落cp  生落铁  


生落最新章节



生落精彩情节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劲风已直扑我的面门,这下躲闪是来不及了,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面前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我却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待想反应过来,竟然迷迷糊糊的晕倒了过去。

  当声响一点一点的远去时,我才感到一丝的宽松,因为双脚又回到地面了。正当我想和刚才抱住我的人说句话时,我下意识用手往前一摸,这才发现,背后什么都没有,只感受到一堵光秃秃的墙,再把手从墙上缩回去时,我用大拇指抹了抹其他手指,才发现指甲缝里竟粘着粘稠的液体,刚想靠近鼻口闻一闻,那股冲人的腥臭味熏得我连打三个喷嚏。就在此时,原本静谧的小屋被我这三个突如其来的喷嚏给打扰了,似乎唤醒了藏在这里的“东西”。

  一进里屋,迎面就撞来一阵阴风,差点吹歪了我的鼻子。潮湿的空气中混合着一种奇异的香味,我实在从未闻过如此醉人的味道,以至于当时我差些晃了神,角落里不时发出“吱吱咯咯”的声响,断断续续,仿佛小鬼在窃窃私语。尽管如此,初生牛犊不怕虎,小孩儿肥胆大破天,越是离奇诡异的地方,我越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于是我的脚步从小心翼翼转而三步并作两步,想一探这茅屋深处。结果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本来从外部目测一下这茅屋不过一小门小户,按理说在这黑漆马虎的破屋子里,我一路狂奔总该磕到哪儿,可是一刻钟的时间快过去了,我仍是什么都探不到。这时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是幽幽蹦出来一句大人们曾经讲过的话:“鬼打墙!”想到这里,豆大的汗珠划过我的前额,顺着鼻梁一直滴进了我的嘴里,可我的嗅觉似乎被阴霾一样的恐惧给笼盖了,感受不到又酸又涩的汗滴。就在我试图挪动僵住的身体,往回去的路线奔跑时,远处大门处本应有的一口光亮霎时消失了。“吱吱咯咯”的声响也戛然而止,空气中那股异香似乎飘得更浮躁也更浓郁了,我幼小的身心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和压抑,又是这么一瞬间,黑暗处一只冰凉的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吱吱咯咯”的声音旋即又起,像一道索命咒,直逼我的命门。

  所以,这个地方,只要未经八大家族的允许,尤其是八族之首赵家,那位赵宅大院里呼风唤雨的爷,没有他的口令,就算是土地爷都不敢住进去。纵是如此,这个神秘的地方在童年时仍是激起了我无限的好奇心。今日,在我仍穿着开裆裤这年,有位叔儿——我叫他全叔,他一下领我到了这个禁地,就算他不推我,我自己都想变只蛾子钻进去,其实说了这么多,这个神秘的地方只是相当废弃的旧茅屋,屋前有块四分五裂的花岗岩质平阶,已经深陷棕黄的烂泥中,屋子是没有大门的,但里屋隐隐约约有块屏风一样的东西。四周的窗户也是残缺不堪,烂的烂,碎的碎,抬头看时,屋檐铺着一层厚厚的青幽色的苔藓,看起来这屋子年代久远,估计是民国时期留下来的,可为什么不让进呢?当时心智尚未成熟,也想不出那么多花花肠子,好奇心撑肥了我的胆子,驱使着稀里糊涂的我进去了,就在回头瞥了一眼时,淡淡的夕阳下全叔正阴沉着脸,眼里充满了不怀好意的笑意,这种感觉很不好,我打了个哆嗦,头也不回就扎进了里屋去。

  紧接着我感觉到另一只胳膊也是一凉,也被搭上一只手,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是一只手指奇长,指甲也奇长的“鬼爪”。我试图挣脱时,那两只手竟直接一把将我拦腰锁住,然后往里一揽,我的脚也开始不安分了,但立马被另一双脚半绕着又往里一缩,这样我的双脚几乎要悬空,却突然一下扑入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我的一只左耳是抵在那上面的,所以一起一伏的心跳从那东西中发出时,我一下子就惊喜极了,那是个胸膛!我在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怀里!喉咙中刚想发出一丝声响,但顿时被那人的手抵住了声带,生生的把话咽了回去。黑暗中“吱吱咯咯”的声音不知何时变成了“嘎吱嘎吱”,似乎有东西从不远处正向我们移动过来,直到沉闷的声音几乎快贴上我的耳膜时,我忽然觉得我在那人的怀里陷得更深了——他将我抱得更近了。

  等到有人打开这茅屋时,只见我趴在地上不省人事,旁边却正直挺挺的躺着一具散发着恶臭,形容蜡黄的尸体,只能看到白色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身旁昏迷的我。这当然是后来其他乡邻告诉我的。因为自从这件事过后,我发现家里再也找不到全叔的踪影,所有人也都不再提过,就连那具尸体的事情也被悄悄禁了口风,没有人敢拿到台面上讲,好像全叔和我在那间茅屋的经历像蒸汽般消失了,没留下一点痕迹。

  我所在的家乡小城地处苏北地区,位于长江三角洲内,自隋朝起,小城上游便开通了闻名遐迩的京杭运河,这一条运河就是小城的血脉,故水文丰富,景色优美,除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在我的家族中是被严令禁入的,任何人都被勒令不准涉足一步,否则其后果要比坐老虎凳还要遭罪。我的家族就是这样霸道的,在这个法治社会,他们依旧能自立家法,充当当地的治安者,可谓是一手遮天。毕竟小城地处较偏,天高皇帝远,更何况我这家族里老一辈的人都是当年杀鬼子的好手,在共产党里怎么说都是响当当的元帅级人物,当年八大英豪举小城区区数千人之力抵小日本的铁脑壳以及数万精锐部队,将小日本的最后一支主力军打得七零八落,这才保全了我小城的安危,解放了中国这最后一个城市。于是,那八位前辈因这赫赫战功声震中央,但他们凭借很快就滋生起来的势力联合当时的领导人将这些事迹作为国家机密记进了秘密档案,基本除了当年和他们同辈的本地人,很难再到任何地方,任何记录,任何人的嘴中套听到这些事迹,我们这片水土的孩子从小听他们老一辈的故事长大,由于文化水平普遍偏低,这些个英勇事迹最后都传的神乎其神,其中不乏有哪位太爷单手拦下敌人十余发迫击炮弹之类的。话说回来,他们如此低调的行事,不图功名倒是很受当时的领导人所推崇,于是随着民主法治这一观念几乎遍地都深入人心的时候,我的家族却早已悄悄建立起了自己的“国法”,由于家族对小城的影响和做出的贡献巨大,以及家族里还有不少乡绅、名流,加之中央的态度也比较放松,本地政府从而也就对我们家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基本上,只要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政府是不会干涉我们家族的事情的。

  但那次经历却是吓得我不轻,给我的心灵留下了严重的创伤,我变得身体越来越虚弱,整天就像丢了魂儿似的,只能靠药物来维持精神,后来我被送往了大城市读书。大城市里有几个家族里混的风生水起的名流,四年来我被精心照料,虽说气色有所好转,但并没有本质上的恢复。每当安静的时候我就会常常一个人看书,这倒越来越符得我的真名——苏生。

  • 钧一发&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劲风已直扑我的面门,这下躲闪是来不及了,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面前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我却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待想反应过来,竟然迷迷糊糊的晕倒了过去。

    2021-04-14 08:59:1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