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道之路

作者:禅衣
类型:悬疑灵异 状态:连载中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在读:3649人
  ...


始道之路最新章节



始道之路精彩情节

  站在花凌身后的张湖捏着花凌的肩说:“话虽是那么说,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今晚把族中青年喊来,明早无论如何都要把他们送回去。”罗千点了点头,悄悄地出门,将青年喊来。

  花凌叹了口气,说:“武大哥都怪这些贪嘴的东西,昨晚吃坏了肚子,现在肚子直疼,我老公正因为这件事生着气呢!”武诺承走上前看了看那几个吃坏肚子的人,说:“这有什么气得,让他们在上面休息就是了。”说完走上前拍了拍张湖的肩膀,安慰着他。

  说完立即跳下土坑,刚靠近死尸,死尸嘴角上扬一些,罗千往后退了几步,喊到:“快回来,死尸活了。”

  夜晚,花凌点起煤油灯说:“那老头来历不明,身后的势力也是不可知晓的,这种人在现在时期还是不要惹,能拉拢过来是最好,今白天那个苏老敢许下扶助八大家族的许诺,若是真的,咱们就赚了!”

  罗千皱着眉头,从口袋中掏出一点朱砂,点在兽的头部两侧,说:“三清道尊,开光启灵。”兽立即没入土中,罗千长呼了口气,在一旁等待两者的回来。片刻,鸟双翼被折,兽全身血红的回来,罗千倒吸一口气,脸色煞白地哆嗦着说:“死……死凶。”

  龚无云转过头再看死尸时,与死尸面对面,龚无云还未喊出口,另一只死尸从背后咬住了龚无云的脖子,锋利的獠牙刺破了动脉,鲜血立即飙了死尸一脸,土坑顿时成为屠宰场,鲜血染红了土地,肉骨散落在土坑四周。杀戮完,死尸工工整整的站立在两旁,仿佛刚才未发生那回事。

  花凌使了个眼色给张湖和罗千,站起来说:“好!我赞同!”张湖和罗千也表了同意的态度,跟着花凌出去了。

  张湖脸色严肃的说:“别闹了,凌,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龚无云也看出了端倪,丢下铁锹,立即爬出土坑说:“苏老,你可没告诉会有这个?”罗千走进土坑,讽刺道:“刚才是谁说是凶是吉挖开才能知道。现在怎么怂了?”龚无云恼羞成怒走进罗千说:“他娘的老子会害怕?我他妈这就给你拎一个上来,给你瞧瞧!”

  苏仓吉喝了口大红袍,继续说:“仅仅是我祖上偶得的自教笔录就有预判未来,若是得到自教的教经,习得自教一二,便能……”苏仓吉像狡猾的狐狸一样,在恰当的时机,没有再往下说,留下八大家族的人胡乱猜想。

  天地之初,世无万物,唯有混沌。自盘古开天地,自神而成,命天地人水木兽六使,至天地之间,水使创百川外海,木使创草木百花,兽使创奇禽异兽,天使管天,地使理地,人皇制人,自然而生,自神而成。

  秦皇东巡路上,遇见一位游士,在夜晚时,于无形中遁入秦皇寝宫,对秦皇说:“尔毁百家之精华,绝天下之明理,本使奉敕令,革去人皇命。”说完便在秦皇眉心间一点,而秦皇片语难说,手足难行。

  龚无云将铁锹插入土中,说:“挖开看看不就知道了,是凶是吉,不是嘴上说的。”罗千面露窘态,对着大伙说:“各位,为以防万一,我想先去再拿些东西。”唐烨摇了摇扇子,冷笑道:“可别是害怕了,找借口逃跑。”

  待罗千回来,众人正在挖最后一层三合土。“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鬼东西!?”众人看去,顿时都倒吸一口气,个个脸色苍白。好半响,李格才道:“这是死尸封门!这笔买卖可……”花凌冷笑了一声说:“怎么?害怕,怂了?”

  苏老愣了一下,说:“后事当然准备好了,若我们有不测,我的子孙会无条件扶助你们的子孙,不过若能到墓中,墓里的东西得我先选。”

  自秦皇五湖四海寻找长生不死之药,方士、道士层出不穷,夏商周时期的巫师,另教遭受重大损失。自此道教一统,可有一个教自从夏禹称王,便藏伏起来,只一脉相传。

  中午烈日当空,一行人来到太湖洞庭东山一处荒草地,苏仓吉指着一处长满草的梯台土堆,说:“我们就从正门进去,虚位在太湖当中,难以挖掘。”胡同走上前,看了看说:“这封土堆倒像是秦时的墓葬。”龚无云卷起袖子说:“先挖开再说别的吧!”

  第二天,大清早便听到张湖恼怒地吼道:“没用的东西!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叫你们饮食注意点,明天就要下斗,我……我他妈打死你算了!”

  四周寂静的连心跳声都听得见,“咔”地一声,吓了众人一跳,往土坑看去,土坑下方出现一个口子,众人都望着对方,不敢再轻举妄动。

  花凌适时拦住张湖说:“哎!你打死他就能让其他人好起来?他们终归没见过大世面,你跟他们生什么气!”张湖的声音顿时引来了其他家族的人,武诺承扯着大嗓子说:“怎么了这是今天可是要下斗的呀!闹这一出是什么意思?”

  花凌拦住龚无云说:“先别急,让我家表弟看看。”罗千从袋中掏出一张符纸,念到:“奉王母娘娘敕令,青鸾引路,麒麟测吉。”符纸立即被罗千折出一鸟一兽,放在土堆上,鸟立即消失,而兽却在土堆上一动不动。

  • 龚无云&,青鸾

      花凌拦住龚无云说:“先别急,让我家表弟看看。”罗千从袋中掏出一张符纸,念到:“奉王母娘娘敕令,青鸾引路,麒麟测吉。”符纸立即被罗千折出一鸟一兽,放在土堆上,鸟立即消失,而兽却在土堆上一动不动。

    2021-05-03 11:53:34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话。&,示意

      黑衣人报告完情况,站着不再说话。屏风内的人挥了挥手,示意黑衣人退去。玩弄着手上的石牌说:“木使新出,力尚不足与石牌共鸣,不如我来帮帮你。”

    2021-05-04 04:10:18详情点赞(0)回复(0)
  •   李&说的倒

      李格看着那些人说:“武大哥说的倒是轻松,没了张家、花家和罗家的那些人,我们的行李就得缩小一半,不然那些行李谁背?”武诺承一时不知所措看向胡同。

    2021-05-06 07:52:20详情点赞(0)回复(0)
  • 被清风&,苏仓

      安徽太湖,湖面被清风微微吹拂,有了些许老人的皱纹。八大家族和苏仓吉站在湖边,苏仓吉望向一望无际的太湖说:“这第一站便是太湖。”

    2021-05-04 08:40:35详情点赞(0)回复(0)
  • 眉头,&凌翘着

      罗千紧锁眉头,看向旁边的花凌和张湖。花凌翘着腿,语气沉重地说:“别胡思乱想!哪个墓是善茬?!”

    2021-05-03 07:56:53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连心&妄动。

      四周寂静的连心跳声都听得见,“咔”地一声,吓了众人一跳,往土坑看去,土坑下方出现一个口子,众人都望着对方,不敢再轻举妄动。

    2021-05-05 05:13:0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